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087|回复: 2

右而左:硬着陆,还是软着陆?——一个独立观察者的政治经济学视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16 21: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这是《人中漫步》经济话题下的一个即兴衍生帖,不录入《人中漫步》而单列。帖子由【领秀帮主】的评论引出。一如既往,因为他的疑问和思维具有广泛的代表性,所以这个贴并非单对这位博友,而是对众与其具有同样疑问和思维的博友(如他的观点没有代表性,我就不会做这个帖子了)。

  我一再声明过,我的博文不是要和任何人争长论短,非要显示自己的正确,不过就是给来我咖啡屋的博友一些不同的看问题的视角做参考。这是因为,在我看来现在有一种不好的现象,即无论左的还是右的声音,无论是主流的还是非主流的声音,都太在意“语不惊人誓不休”。我国近代历史迎接西方撞击而发生大变未变之际,出现过《盛世危言》,郑观应因此而流芳百世。如今许多人就不顾现实中发生着什么,仿郑观应对当下中国做盛世危言痛苦状,博取名利。

  中国当下社会问题的确太多,需要批评和批判,需要批判者,需要真正独立于任何利益团体控制并不为世俗名利观所束缚的独立的批判者。但是,现实中我似乎看不到多少这类批判者的声音,“自由之意志,独立之精神”存在于陈寅恪死去的精神世界里,少见于现实政治学者、人文学者和经济学者的笔下。对于中国经济发展到当前状态该负重要学术责任的吴敬琏、厉以宁之流是如此,后来居上者如许小年、向松祚等如此,那些貌似为民请命的非主流的郎咸平、宋鸿兵如此,那些以人民代言人自居的如张宏良、唐如松、卢麒元者也还是如此。主流媒体和非主流媒体同时担当了对大众的洗脑职能!

  在房地产和中国宏观经济问题上,到底是左的批判更赢得“民心”?还是右的批判更赢得“民心”?到底是主流的批判更激进?还是非主流的批判更激进?各位博友自己去判断吧。我看到的是游荡在网络世界关注中国经济(大多数其实也是关注自己财富缩涨水——这无可厚非)的受众,不同程度被他们同时洗脑了,在很大的程度上,被他们牵住了思想和思维的鼻子,以致于在他们后面鹦鹉学舌,行动迟缓。这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在翘首以盼中国房地产会如当下绝大多数预言家们预言的硬着陆(不要误解,这个“行动迟缓”,可不是鼓励谁冲进房市投资,当接盘侠啊)。

  2

  在《人中漫步》(5-8)中,我批评了几位搞危言耸听的流行写手,认为“是泡沫就会破灭,我同意。但是破灭的方式,我是完全不认同现在的市场预言家们的”。我把房地产这个部类放在特色宏观经济的视野里考察的,不是孤立看待它的,认为政府手里不但捏着丰富的资源还有多套可用的调控工具,足以调控当下泡沫经济软着陆——这是通胀引领下的泡沫经济破灭的中国模式。

  赞同我这个判断的就不必再在这里提了。有位【领袖帮主】是不同意的,要和我商榷。他认为:“房地产只有崩盘,别无出路”?理由是:【政府对土地财政的“钢需”,是决定高房价的关键。高地价,高税收,和金融系统的大力支持,决定了高房价下的高利润。资本的本性就是哪里利润高,往哪里去。银行金融系统与房地产的捆绑,决定了房地产的利润的顺利兑现。这样的现实,政府离不开,金融离不开,百姓被离不开,政府即便投诉再多的钞票,也都还是流向高利润和无风险的房地产。即使政府把钱偷到他出,利润也是无法兑现,资本逐利是本性。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只有崩盘,别无他途】。

  读者应该对这样的论证很熟悉,为什么?因为现在网络到处都是主流和非主流,左的和右的经济学家,以及一般写手写出的此类言论!这正是我非要写第1节,郑重其事交代“媒体对公众搞盛世危言的洗脑,而许多人确实被洗脑而缺乏独立之思想,自由之意志”的原因。

  这里先要指出的是,【领秀帮主】对我的意思所做的演绎不能代表我的原始观点。他说“右而左认为政府会让其他物价涨起来,相对房地产涨的少一些,高房价的问题也就解决了”。我告诉他这个演绎我可以接受,水涨船不高(加大船的吃水)。但是,他又说:“在右而左看来,政府有能力来平抑高房价,只要平抑了高房价,中国经济就会走出泥潭,驶入另一条快车道。因为政府手里有的是“工具“资源”。或者说有的是钱】。我告诉他:这个是你自己的演绎,不符合我文内的逻辑。他对我的这个回复不同意,贴出我的两段原始文字,说是根据其演绎出来的结论。我让他把他的演绎往那段文字底下一放,让其他人看看是不是我的意思就行了!

  那当然不是我的意思,首先,我既然说软着陆可以实现,就不会认为软着陆后可以“驶入另一条快车道”!软着陆的目标是告别不可持续性的通胀刺激下的泡沫化的高增长,不然为何要(软)着陆?只要特色政权还在,我思维里是没有“另一条快车道”的,我以往就说了,特色经济不是到了危机中,而是到了换挡期(我认为官方这个换挡的说法是合乎实情的)。我一直认为,(以城市为中心的)现有需求的池子接近灌满了,经济体量也大了,增速放缓是自然而然的,高增长从此一去不复返了。这方面的系统观点可以参阅我的《“能人”黄奇帆可以拯救中国经济吗?》(可惜这篇文章在博客是部分被管制了)。第二,我历来不认为特色政权会改邪归正,他们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是不会走上什么“另一条道”的,只会一条道走到黑,不撞南墙不死心(死心死身之后,“变道”机会就来到了,我原来的预测是在他们通过混合所有制把国企彻底干掉后的一段时间内发生,大概在2030年之后。往哪里变?当然是非1西即3社。3社能不能战胜1西,我并不乐观,因为绝大部分民众是被1西吊足了胃口,仿佛西方现行极乐体制一旦光临中国,中国人全体就一步踏进天堂了,房价问题也会没有了,个个都会吃住在白宫那样的“商住两用”房子里,像克林顿那样,工作累了想搂哪个妞就把她搂了!所以,我只是说3社那时候有机会,现在就需要茁壮成长起大批的政委和指导员。现在情况有点变化,特色在搞做大做强国企,这是个新情况。我需要纳入考虑了)。第三,我说的资源和工具,可不单是钱这么简单。否则,我何不直接说钱呢!一个钱字,固然好使,但问题也就此简单化。现在许多的经济学家和网络写手,都是这样简单化,单在一个钱(或者纯经济层面)上做文章,不明白何为马列主义是讲政治经济学,更不明白特色政治经济学是从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变种而来,在当前是确有金刚不败之身的(这并不是说特色道路可以无忧无虑的继续,而是说他们在自我调整,可以渡过眼前的困难)。

  我指出【领秀帮主】的演绎不代表我的观点,主要的意思是告诫读者,读别人的文章,无论赞同还是反对人家的观点,首先必须要弄清人家的真实观点,不能错会。否则,彼此交流会浪费太多精力和时间,彼此的思想还得不到提高,原本严密的思维还被搞得支离破碎。

  3

  有一个情况,我希望我的无论持什么立场的读者都要清楚,那就是在任何社会问题上,包括经济问题,在最基础的材料方面,都可以找到不少的共同认识,就拿这个宏观经济(房地产纳入其中)为例,就拿我和这位【领秀帮主】的观点为例,他用来论证他结论的那段话来说提到这样的意思:政府对土地的需求,高地价,高税收,金融系统对房地产的支持,高房价下的高利润,资本的本性是哪里利润高,往哪里去,政府印钞。这些说法对不对,我认为基本都是对的。这就是共同认识。

  【领袖帮主】还说:【通胀就像吸毒者,只有死路一条,看看民国在大陆最后几年的通胀就已经知道蒋家王朝败局已定。货币只是商品交换的等价物或具有等价物职能的法定纸币,资产阶级却把货币当作支配商品交换的神,以为通过控制货币发行量就可以解决经济危机,这是宗教幻想。房价高涨是因为……】

  他说这是别人的观点,问我同意不同意。由此我可以推测,他赞成这些观点,搬来证明他自己的观点,反对我的观点。我从中抽取两个意思:通胀像吸毒……,蒋家王朝搞通胀经济。这两句所反映的对不对,对!这也是共同认识。

  那么我和他的不同在哪里?这是最关键的,是决定结论的。做个菜,原材料都一样,但都是带着泥和废料的,对原材料的处理和选择不一样,烹饪的方法不一样,端上桌子的菜,那是很不一样的。自己喜欢的调料拼命往上撒,那是要掩盖原汁原味的,可能鱼翅变成了粉丝味道,鲍鱼变成了蘑菇味道。

  那就来看他把以上我也同意的不少东西放在一起后怎么说:

  政府对土地财政的“钢需”,是决定高房价的关键。——这是一个非真命题!

  高地价,高税收,和金融系统的大力支持,决定了高房价下的高利润。——这也不是一个全真命题。

  银行金融系统与房地产的捆绑,决定了房地产的利润的顺利兑现——这是非真的主观判断

  资本的本性就是哪里利润高,往哪里去。——在彻底开放的自由系统中成立,在政府干预的封闭或者半封闭的经济体系中不成立。

  这样的现实,政府离不开,金融离不开,百姓被离不开,政府即便投诉再多的钞票,也都还是流向高利润和无风险的房地产。即使政府把钱偷到他出,利润也是无法兑现——这个结论非真。但它用于了以下的总结论: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只有崩盘,别无他途。

  【领袖帮主】以上用于论证的论据没有一个真命题,其结论当然为假。以假的结论做前提,得出总结论,当然也是假的(这个假意思是不成立,非是其他意思)。就这样,领秀帮主把鲍鱼做成了蘑菇,把鱼翅做成了粉丝。问题出在哪里?就是他把“其然”和“其所以然”的关系处理错了!

  我在回复他时说:【泡沫总会破,我说过了,同意,不同意的是破灭的方式。通胀像吸毒,没错。问题是特色经济和蒋的法币时代没有类比性。现在无论主流和非主流论调,都是不顾分析的对象之间的差别和存在的条件,在生搬硬套。换句话说,对特色经济和政治的关系不了解。对对象的认识错了,分析的工具错了,结论能正确吗?】

  泡沫总会破——这是“其然”!为什么会破,以什么方式破?这是“其所以然”。我们都同意“其然”,但各有各的“其所以然”。再如:“通胀像吸毒”,这是“其然”,而“只有死路一条”,这是他的“其所以然”,不是我的,因为在我看来,吸毒的人多了,都死在吸毒了吗?肯定不是!自觉和被强制戒毒成功的,有没有?有。毒品还有不同类别,少量吸大麻能死人吗?不会,上瘾都不会。可见,知“其然”不重要,知“其所以然”才是根本。不幸的是,看看我们主流媒体,看看一般网络,包括经济学家的文章,学术著作,政治家的讲话和报告在内,在论述历史和现实的时候,有几篇不是谈“其然”头头是道,谈“其所以然”却尽是胡说八道。此风源头在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具体落实在不久之后形成的《决议》和以其为标杆写出的帕蒂的党史!

  4

  以上可能有读者看不明白,而且可能还会有读者说,右而左你这都是形式逻辑的东西,形式逻辑要不要,要,但关键的是需要唯物主义辩证法才行。

  如果真有读者这么问我,那他就太冒失了!马列的唯物辩证法是形式逻辑和辩证逻辑的统一。以上分析已经是包含了形式逻辑和辩证逻辑在内的。在确定哪个命题或者判断是真还是非真的时候,辩证逻辑需要的材料我已经考虑进去了。

  以【政府对土地财政的“钢需”,是决定高房价的关键】这句为例,我说这是一个非真命题!为何?在当前经济道路选择下,政府对土地财政的确存在需求(我替帮主完善一下,这主要是地方政府,不是中央政府,例如中央政府不卖土地,中央政府没开征房产税,照样腰板硬硬的)。但是,它这个需求并不是“刚需”,“刚需”是经济学家们根据地方财政一定程度对土地交易收入依赖得到的主观判断。必须看到,有了这个收入,地方财政可以对其他不认真,没有了这个收入,地方政府就要做别的功了!此其一。其二,地方政府的一个简单的补足财政亏缺的办法,是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公债来筹资!如果中央政府在这个方面略一松动,那么地方财政资产负债表就会是另一个样子。当然,当前地方政府债务超过20万亿(或者按照其他人的统计学,说是多出两倍三倍也可以)已经巨大,所以狮子吼们说这个数字太大了。这个债务问题,此处不论,我只是说有这么一种可以筹资的办法,其以中央政府背书做担保,即使是坏账也不必担心,有消除的办法(此处不论)。现在,假设这个债务的确到了“要拖垮中央政府”的程度了,中央政府不能再放松地方公债发行,那么中央还可以调整税收分成,弥补地方财政。要知道,分税制是朱镕基搞的,在地方是不得人心的,所以地方政府才不得不依靠房地产收入来过上纸醉金迷的日子(包括大兴土木之类的所谓建设项目挥金如土)。如果让他们不再纸醉金迷了,没有地方土地财政,甚至减少地方公债,地方政府照样过得体体面面,建设照样红红火火。所以,这个【领秀帮主】所谓的刚需实际不是刚需,而是奢侈消费,是地方政府的虚荣需求,面子需求。我只对这一句话做个扼要示范分析,其他的几句话留给读者做作业吧。

  此处必须说明几点,第一,在开放的系统下,任何经济学模型分析的参数,都远远少于实际的变数。所以,对以上句子的分析也只能是说个几点而已。第二,开放系统总是能量变化的,这就给控制系统的人提供了回旋余地,所谓经济管理,尤其宏观经济管理,管理者的优劣就在于是否能争取最大的回旋余地并利用好它。但即使如此,我作为一个理工科人士,依然不认为西方经济学是严谨的科学,我由来认为书斋里的西方经济学家和他们的中国追随者,本质上是一些自欺欺人的算命先生和玩数字游戏的低劣者,包括诺贝尔经济学得主也莫不如此,他们需要这样一个游戏证明他们高人一等。西方经济学的本质,我在《“能人”黄奇帆,能够拯救中国经济吗?》一文里说过了,就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然后搞出无数的参数、曲线、模型和天花乱坠的理论,以显示他们的经济学是高深的学问,玩的就是那个变态的自恋。第三,以上分析是在现有道路选择这个前提下谈的,这个道路是一个半开放的系统,而现在的狮子吼们是把它当做全开放的系统对待和分析的。这从反映到【领秀帮主】言论中来的思想看得清清楚楚。所以他们的结论是那样的不符合实际,这已经为过去若干年无数的预言家的预言破产所证明。实际上,即使在现有道路下,也不是没有调整甚至大调整的余地,半开放系统的口子再收紧一点,那么特色政府的余地就更大了,说政府对土地财政的“刚需”,就更加被证明是个非真命题了。

  最关键的是特色中央政府行为和中央财政的判断(中央财政问题此处不谈,我对于它的判断与我此文的结论不冲突,故略)!现在重视国有大型企业的支柱作用,这就是他们行为的一个调整。对这个调整,IMF立即指手画脚了,说这个是倒退,是远离了中国改革目标,中国将不能转型为消费型经济和服务型经济,中国经济的增速会很快降到3%,拖累世界经济(参见昨天华盛顿邮报报道)。为什么这么个调整就让西方人包括IMF急了呢!这难道不值得思考吗?我认为,其本质就是一点:不把中国变成一个完全的开放的自由经济体系,中国经济就总在可控之中,不会有硬着陆这个事情发生。而这不符合西方利益,不是西方需要的。所以,他们就要找中国政府里的决策者做他们的代言人,实现他们的目标。这是我为什么在文章里拉出周小川示众的一个原因。

  至于【领秀帮主】谈到的蒋家王朝的悲剧,温铁军最近从经济学的角度对那段“历史事故”做了个似是而非的论述,读者可以作为历史材料去看看。在我看来,蒋介石之败根本不是败于什么通胀经济,而是其他,主要是败于政治(不展开)。这一点【领秀帮主】需要认真对待。作为对比参考,为什么当时的延安那么苦和穷(到了西柏坡还是一样)可以渡过去?那个国民党监狱里培养的社会主义经济学家薛暮桥到底有何秘制?谁都可以去研究一下,我就不多废话了。还有刚解放,上海经济危在旦夕,陈云他们用了什么办法稳住了上海,然后稳住了全国?这些都是历史的借鉴,可以回头看看。至于当时的蒋介石政权和现在的特色政权,那就完全没有办法比了,他当时有天量的外汇储备吗?他有特色政权那么多对应纸币发行的黄金和其他贵金属或者一般生活必需品做储备吗(不必要对比绝对量,只对比比例就可以)?有独立和统一的中央政权和至少表面稳定的社会基础吗?有一支独立的各兵种齐全的基本可以维护国家主权安全的军队吗?有完备的各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吗?不一一列举了。都没有是吧?那么怎么能拿蒋介石的通胀经济来类比现在的特色通胀经济,并得出同样的结论呢?

  关于“另一条快车道”,还需要补充一下。我之所以说可以软着陆,一个依据是把GDP目标调到现实水平,放弃在2022年再翻一番的目标,那么软着陆就基本在握了。至于低增长后带来的就业问题,只要把国企抓在手里,根本就不是个大问题。特色已经从朱镕基的“抓大放小”中获得灵感,朱镕基把国企小的都放了,只留下大的了。现在特色中央,对私人企业也运用了抓大放小,只把大的抓在手里,其他小的,要死要活,他们不管,因为这些小企业的主要就业者是农民工,农民工此处丢工作,彼处找,找不到的,就回农村暂时避过,少数人闹事的,武警伺候。

  国企就不同了,剩下国企全国有14000多家,这是特色的命根子,他们终于懂得必须抓在手里,其中央企是112家,朱镕基当年定的核心央企是59家(可见其宁缺毋滥,不凑60家的数字)。这些大央企一般几万甚至几十万职工,他们是组织纪律严明的训练有素的真正的马克思经典理论中的城市产业工人——无产阶级,他们要闹事那就是天崩地裂,而只要稳住他们,特色中央就会为软着陆赢得回旋余地。而农民工回乡,正是特色求之不得的。现在特色中央,按照温铁军的说法是在搞三大平衡:东西地域平衡,城乡平衡,贫富平衡。那么,农民工回乡,不但符合城乡平衡的需要,还符合平抑当前城市房价增长过快的需要,赢得城市民意。可能一般读者没有太注意到旧房改造区的货币安置手段。它是消化现有商品住房的一个替代方法,效果还是有的,而且它在消化库存的同时,减少的安置房的建设,就是改变了供给侧状态,对平抑当前房价高涨也有好处。

  现在央企内部在搞新的改革,其方向是“总部定编”。这虽然是老生常谈,但多少年基本没有落实,因为过去是高速发展期,钱太好挣了,养闲人很轻松,没有人真正把定岗定编当回事。现在增速换挡了,钱不好挣了,要动真个儿了。例如中粮在合并中纺后,提出总部定岗200人的目标,其他都要下地方公司去搞地方公司的实业。那么,这样的措施特色中央政府同样可以用到公务员制度改革。现在6000万公务员多太多了,赶下基层,当初级劳动力,不去的滚出公务员队伍,自谋生路。有人说,做得到吗?当然做得到,8000万帕蒂成员,很大部分要他们杀爹娘,卖祖宗他们都干,信不信!邓小平改革导致的人性异化,政治异化,文化异化,道德异化,从很多帕蒂成员中一目了然,什么腐败和无耻勾当不是帕蒂自己干的,老百姓想腐败腐败得着吗?所以拿帕蒂的“党纪国法”来改革公务员制度,别不信改不动。实在不行不是还有邓小平的“谣言治党,腐败治国”的公开法宝赶他们下吗!

  好了,不多啰嗦了,以上是个简单的定性论述,可以引入的参数还有很多,不太把各位绕晕了。再次重申,这篇帖子不是写给【领秀帮主】个人的,所以没有用与【领秀帮主】商榷之类的谦词。但是,我希望这位帮主读过此文之后,至少要清楚,我文里的“资源”和“工具”和他说的钱可不是一个意思,至于其他内容,愿意接受多少,我是不在乎的。有了这无数的工具和资源,还愁宏观经济不能软着陆,房地产不能软着陆?

  (顺便恐怕需要对这个性质的软着陆有个时间交代,不然恐怕有人说我自相矛盾,因为我上篇文说了:这样模式的泡沫破灭是没有具体的时间点的。这个意思是说,在今后一个时期内,2特不是因为经济硬着陆导致的社会危机和平让权给1西了,我这个软着陆的预言就是实现了(至于和平让权给3社,除非太阳西出,3社非革命不可能再行掌权)。若是30年后或者100年后,出现了1西领导的纯正的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硬着陆,引发3社革命,那与我这个“没有具体的时间点”是没有啥关系的。我考察的是当下的特色经济和房地产,不是考察未来几十年的什么经济和房地产)。

  右而左

  2016-08-1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9 17:5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选择个最差最坏最不要脸的制度  不需要谈 浪费精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31 10: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毋庸置疑,中国的房地产既是中国快速发展之路的必经路径之中点,也是中国获得发展成果与必须承受或付出的过程。关键是一个合理可承受的度或区间。相信中国高层决策者是非常清楚的。从发展至今的现有国力和综合条件看,坚信中国房地产决不会硬着落。这个泡沫并将一定在持续发展中被消化。现在正是持续再发展的关键阶段,当冲破持续再发展的瓶颈之时,即是打开消化中国房地产泡沫之窗之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大参考

GMT+8, 2022-8-18 06:37 , Processed in 1.125137 second(s), 21 queries .

lv包 美股交易 ava爱华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11-2021 dacankao.com 广告QQ:3037457936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股票行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