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600|回复: 2

右而左:英国公投脱欧的政治影响大过经济影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8 19:5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本博很久以前就表明过一种态度:不再谈论国际问题,也不讨论1949年之前的共产党和毛泽东。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很早就注意到一种非此即彼的“简单主义”:一谈国际问题,坚持中国利益,就可能被贴上狭隘的民族主义标签;一谈西方的某些合理的东西,可能被贴上汉奸标签,一谈西方资本主义的不合理的东西,则可能被贴一个五毛的标签,被说成是在为特色主义场赞歌。一谈1949年前共产党,就可能被疑是为现在的帕蒂唱赞歌,一谈1949年前的毛泽东,就可能不知不觉地去帮助某些人完成其政治企图,把毛泽东改造成一个完全的民族主义者,而忽略其马克思主义者、社会主义的政治本色。这种“简单主义”完全不懂毛泽东说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

  我在2005年写过几篇中国地缘政治和中国所面临的国际问题的文章,收集在《右而左自选集》第二集里,那些文章如今读来一点也不过时,甚至很多事情,例如中俄关系,中欧关系,中国与伊朗、巴基斯坦、朝鲜、印度的关系都好像跟我那时预测的走向基本差不多。现在这篇文章是关于英国公投脱欧的,又回到国际问题了。我之所以重作冯妇,是因为这个事情发生在英国,却可能深刻影响甚至改变我们许多中国人这些年建立起来的许多观念,例如几十年来含义不清的“闭关锁国”是一个非常政治不正确的东西,可是现在英国人公投脱欧一定程度上就是闭关锁国,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呢?全球一体化是西方人(主要是美国人)从上世纪70年代就致力倡导的东西,在80年代初具世界性影响,在90年代简直就成为世界法则,我们中国政权航船驾驶舱的人简直几十年来都对它顶礼膜拜了,而现在美国人的亲密伙伴英国人则在逆这个政治正确的潮流而动,而且还很可能得到美国人自己的大力支持,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这样呢?

  我在2005年的那篇《信息社会,全球一体化,文明的冲突和人民币贬值》(注释:收集进自选集第二集时拿掉了人民币贬值这个部分,题目也略作修改,当然我给了一个拿掉的说明)指出:全球一体化就像是澳洲土著的回飞镖,玩的不好,出去转一轮飞回来就击中自己!现在,这个西方人击中自己的事似乎正在发生!于是,全世界不仅在反思新自由主义,也在反思这个全球一体化!实际上每次国际上有这个一体化的论坛时,总有那么一些人在会场外示威游行,却总是得不到重视,然而这次英国人公投脱欧,总算是一次是石破天惊呐喊了,世界不听也不行了!

2

  英国公投脱欧确实是一件世界大事。很多人因为自己已经成为“理性经济人”,就只是关注这件事的经济影响。例如,几天来到处是一种论调,公投那一天全球股市缩水3万亿美元(西方权威说的是2.7万亿),黑色星期五,这个恶巫黑天鹅起飞了,后面不知道带动多少个恶巫黑天鹅飞起来,世界经济完蛋了。我的一位家在澳洲自己在国内打拼的朋友还在第一时间问我:

  哥们,英国脱欧了,你认为澳元及澳洲房地产会有什么变化?

  我回复:基本不会有影响,该如何还是如何。今天全球金融市场过山车,是炒家们有意导发的恐慌的心理和行为造成,是一种过度的即时反应,傍晚开始市场已经开始自我修复,澳元白天跌了三分(本来也只是这几天炒上去的),这时已经回升了一分,又到0.7420(注释:这是当天傍晚我回复时的行市,当天夜里澳元实际回到了0.75水平)。各国央行都早在公投前做好了应对准备,一起采取了行动,向市场投放大量货币,稳定市场,并会继续投放货币,加大稳定市场的力度。因此短期对全球市场不会有什么不利,甚至是有利。当然对英国自己,无论即期、短期还是长期,都是不利的。澳洲和英国政治关系虽然因为传统还算密切,澳洲也还是英联邦国家,但澳洲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完全执行“军事上投靠美国经济上依靠中国”的基本国策,英国对澳洲的政治和经济的影响已不十分重要。澳元和英镑的确是一直同升同降,但今后会背离,或者同升同降的幅度会不一样,总体是澳元跌不到哪里去,因为澳洲有黄金、铁矿砂和其他多种金属作为支持,而且经济上背靠中国,而英国则只是靠传统的世界金融中心地位支撑,脱欧后其世界金融地位遭削弱,英镑就将雄风不再。此外,随着澳洲人口的快速增长,澳洲自身经济的独立性已经有一点了,只是对中国的依赖还很重,一时还不能摆脱,而英国脱欧对中国的实体经济影响不大,因为中英贸易只占中国对外贸易的3%左右,可以忽略。影响主要是体现在金融方面,尤其是人民币国际化是靠伦敦做桥梁的,现在这个桥梁弱化了。但是,中国与没有英国后的欧盟关系会加强,尤其与德国政治经济关系都会加强,德国的金融中心法兰克福今后有可能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新的桥头堡,甚至德国的杜塞尔多夫今后对中国也变得更加重要了。所以,英国脱欧对中国不是坏事,相应地,对经济还主要依赖中国的澳洲也不是坏事。

  在我写这文章的今天,我相信许多人已经看到,世界金融市场已经稳定下来了,即时的恐慌已经成为历史。可是,市场上依然到处都是无头苍蝇、无脑儿,他们只知道营营的叫唤,放大炒作者的噪音。他们只知道叫唤市场缩水了3万亿美元,却看不到这正是此前一周世界股市的升幅,物质不灭而已,那些无利不起早的炒家们通过这样的一个过程,把无脑儿们的钱装进了自己的腰包,而无脑儿们却在无限地放大炒家们有意制造的噪音,这无异于被人卖了替人家数钱。鉴于这样的一种情形,我还是请关注此事的读者注意以下事实:

  美国13日发生奥兰多枪击案,死亡50多人,英国17日发生枪击案,一女议员死亡,此后英国围绕继续留在欧盟还是脱离欧盟(留欧脱欧)的公投而进行的激烈宣传活动急剧降温,随后英国主流媒体所进行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主张留在欧盟的民意占了上风。接下来至英国23日公投开始的一周,世界金融市场一片欢歌,各主要股市涨声连连,外汇市场则是风险厌恶情绪骤降,美元遭遇抛售,各非美主要货币兑美元是一片上升。然而,24日公投实际结果与此前精英操控的民意调查结果南辕北辙,持续一周的世界金融行情180度逆转:各主要货币对美元暴跌,公投当事国货币英镑跌幅超过10%,欧元则正好跌去前一周的全部涨幅,除美元之外的最大的避险货币日元对所有货币巨幅上升,包括对美元也不例外,人民币也遭遇一定压力,跌破6.6。全球股市以结果揭晓前的高点为基础计算,跌去2.7万亿美元。

  这样一种前后一周发生的血淋林的事实,难道还不是炒家们的有意所为吗?那些自诩为公正、正义的良心媒体,有哪家不是在为炒家们做有偿服务?所以,可怜的无脑儿们还是打盆冷水浇浇自己的脸吧。

3

  在我看来这次英国公投脱欧的政治影响远大于经济影响,即使从所谓的精英的舆论中都可以感受到这一点(注:我自己非常反感泛泛的使用精英这个词汇,因为“精英与大众”的组合忽略了人的阶级属性,但为了照顾大家的习惯,我借用精英一词)。自24日来至今,我国各精英控制的媒体对这次英国公投的评论如喜马拉雅山的雪崩一样,遮天蔽日!但差不多都是声讨民粹主义逆全球化的潮流而动,是民粹主义的一次逆袭,有的则是无可奈何发出了“底层社会对精英阶级完成一次非暴力的阶级报复”。这样的舆论反映出精英阶级的色厉内荏。显然,他们是一如既往把问题进行了错误的归因,把问题简单化了,本质是继续当缩头乌龟,继续当鸵鸟,不敢正视真正的社会问题,最后也决不可能把当下世界性的社会不公、两极分化、阶级矛盾激化的问题解决掉,只会把已经很复杂的问题搞得更加复杂。

  英国是西方文化保守主义的国家,也是拒绝社会激进主义的国家。自1688年的所谓光荣革命建立君主立宪制的代议制(间接民主制度)之后,英国社会的发展和英国国力的积累都得意于保守主义,像关税保护的“重商主义”和为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的“功利主义”(不要简单从字面上去理解这种主义)都是后来产生于英国的保守主义思潮。所以自光荣革命以来历经300多年的变迁,英国国民总体是信任政府的,并确实以自己的制度为自豪,保守主义也更成为英国社会的主流。很多人欣赏的英国人的绅士风度恐怕也是得益于这种保守主义。然而到了全球化的当代,这种保守主义恐怕也成为英国落后于全球社会发展脚步的一个原因,昨日的第一流帝国就这样没落为世界二流三流国家了。这种没落恐怕还会随着脱欧而加快。

  英国精英们主张留在欧洲是对的!不管全球一体化有多大的问题,英国不能孤立自己。但保守主义毕竟发生了异化和变质,不再是精英主义者的独享资源,民众投票脱欧就是一种异化的保守主义。等待三五年之后脱欧的恶果出现(短期没有问题),英国社会会进一步发生分裂。只是等到那时英国人醒悟过来就以为时已晚,就像中国的老百姓当年赞扬邓小平是何等的发自肺腑啊,诅咒四人帮又是何等的咬牙切齿啊,等到几十年后自己沦为社会底层,冤仇无处诉,维个权还要遭到围堵和抓捕的时候,再明白邓小平原来是搞政治欺骗,四人帮原来是劳动阶级的利益代言人的时候,一切都为时已晚,还要被骂作民粹主义,谨小慎微表达一点爱国热情,则又被骂为狭隘的民族主义。

  据报道,已有超过270万的英国人要求第二次公投,但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说再来一次就再来一次,否则英国这个国家都成了流氓无赖了。

  英国创造了代议制的间接民主制度,英国人一直以他们自己的制度为自豪,可是公投脱欧(直接民主的一种形式)居然是出现在英国。这是足以引起对这种代议制民主的认真反思的。这种民主政治,不管多么美其名曰是代表的全体国民的,却在本质上排除社会底层在外,只是资产阶级统治集团内部的议事程序,与“全体国民”不搭界。不知道多少年了,西方资产阶级精英总在那里包说包讲(中国的精英跟着讲),甚至把苏联的崩溃也简单解释为独裁专制的失败,是西方民主制度的胜利,是里根主义、撒切尔夫人主义的胜利。在社会主义国家出现任何大小问题,内外的精英主义者都往那个社会主义制度上的缺陷上扯,然后得出一个资本主义万能论,而对资本主义社会内部的问题,则都是一如既往的蒙住眼睛,装着看不见。可是,现在就是在装也装不下去了。英国的制度如此,美国的制度又怎样?进而与英美接轨的中国的特色主义又怎样?历史是否确实终结于英美制度了?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真的即使一万年以后也决不会卷土重来?

4

  说政治影响大过经济影响是抽象的,以下我给一个例子看看具体的社会的人、政治的人是怎样受到此一事件的影响,于是也就明白了这个政治影响大于经济影响决不是一个抽象的判断。

  25日有个朋友发来一个东西,注明是“转发移英入籍前同事文”:

  英国,灾难性的一天,上帝保佑英国。

  刚从博彩公司回来,职员说他这个门市部没有人下注“脱欧”,都是留欧。脱欧,这个结果让所有人震惊。连倡导脱欧20载的独立党魁,在昨晚结束投票后也曾认定会输,他甚至发表了输掉的感言,他说:这一天将载入英国史册,及将开始下一轮“脱欧”历程,脱欧大佬自己都不看好。

  这次输在:

  一,卡梅伦太自信,他不应该想当然地发动公投,结果分裂社会。

  二;英国是阶级差距巨大的国家,精英阶层不了解下层百姓,过高估计下层百姓具有“真知灼见”。

  三;下层百姓受教育程度低,他们没出过国,他们只看到家门口的罗马尼亚吉普赛人拉琴乞讨,抢英人饭碗和白吃英国福利和医疗,下层百姓不了解“大是大非”,就看到眼前的一亩三分地,容易做出错误判断。

  下层百姓自私,除了不想要移民、难民,还恐惧“买单”欧盟穷国的债务危机。这些谬误都是因受教育程度低。

  四;英人的自私,此次暴露无遗。60%的英人为了避免与邻居碰面,他们甚至很少呆在花园,若偷窥到邻居正在出门,他们宁愿晚出来一会儿。所以,我常说绝不要请英人帮忙,除非买服务。

  五.由于受教育低,以及自私、小气、不厚道的民族性,因此,当有人“登高一呼”,不要外人来抢食,不要帮外人“买单”债务危机,即,绝不要帮助外人,损害自己腰包时,正中英人下怀。

  六,我常说英国下层百姓生活艰难,这一点是卡梅伦上流精英想不到的,这次就是教训。留欧派倡导的那些高屋建瓴的高论,底层百姓不买账,那些高深理论跟下层百姓无关。比如,我楼上邻居,她是留欧派,是化妆品导购,她说自2010年起,从未度过假期,没钱。她这样的典型工薪阶层都无钱度假,可想大批底层百姓更没出过国,底层百姓只有每月连温饱都难撑的日子。所以,脱欧,对于中高产阶层是致命的灾难,但对于下层百姓“无关紧要”。比如,我们考虑的常去南欧国家度假和旅游,以及退休后迁居南欧,以及英镑贬值……下层百姓都感觉不到。

  还有,卡梅伦说,脱欧后,英国只能独自面对俄罗斯以及伊斯兰国的安全威胁,“那又怎样”?底层百姓听不懂,俄罗斯、伊斯兰国距离他们很遥远,不能让外人抢食才是“硬道理”。所以,对牛弹琴。

  七;选战战略错误,低估了脱欧的民意,以为,英人都会“深明大义”,几乎所有人都犯了这个错误,就是以为英人受过良好教育,会深明大义。留欧派总以下层百姓听不懂的“高深道理”开导,最后两三天民意告急时,才匆匆告诫脱欧后的现实苦难,为时太晚。

  我们这些高教育者,都犯了这个错误。根本上不了解底层百姓,犯了盲目乐观的错误。

  八;一路的民意都是“留欧”,马后炮看来,网上民调也都是高教育阶层的民意,没想过底层百姓不上网,因此,底层百姓没有“话语权”,但,他们有极高的投票率。

  昨晚,第一开出的结果是桑德兰,就在纽卡附近,地铁50分钟,是英格兰东北部最穷的地区,我坚持跑过此地7年销售,居然没跑出过一单生意,贫穷得难以想象,昨晚此地第一个开出结果,脱欧高出22%,一个很不吉利的开盘。接着英格兰除伦敦外,全军覆没。我住的纽卡,留欧以1%的微弱险胜。

  其它英格兰所有地区留欧皆输,只有伯明翰50%对50%,持平。

  苏格兰留欧胜出,北爱尔兰留欧胜出,英格兰、威尔士大输。

  今天开始,英国将自我孤立于小岛一隅,独自面对所有困难。

  灾难性的一天。上帝保佑英国。

  现在,外面开始下雨,我的所有朋友都是“留欧”,我们输了,英国惨了。

  这个东西我不想也没有必要具体评论,我这位朋友是我一位多年的好友,也是大学校友。我看到他如何从一个穷博士奋斗为一个商业精英。多年来,我与之谈论任何政治经济问题,都基本是观点对立。我始终强调社会底层被忽略了,我甚至一再跟他说:我们这批60后是前后几代人中最大既得利益群体,我们没有遭遇40、50后经历的艰苦建设年代和所谓“浩劫年代”的社会动荡,我们也没有遭遇70、80后尤其是80后遭受的社会挤压;我们实际上占有本该属于前后几代人的社会资源,但是我们不能以我们自身拥有这么多的资源的时候所处的地位和过上的所谓体面生活,来证明这是最好的时代。我们必须把眼光看向市民、工人、农民,看向2.7亿农民工,以及许多现在毕业就失业的大学生。同样是大学毕业,我们当年是天之骄子,趾高气扬,事业一帆风顺,而他们今天夹着尾巴还要遭人踢,多少人根本就没有事业,能上大街买手机套赚上一大笔钱就很得意了。我们自己天天觥筹交错,接触的是商业精英、知识精英、博士教授、成功的政客和其他各色成功人士,最差的也是企业厂长之类。如果我们自己不主动去了解社会底层,我们将完全不了解还有另一个中国!我自己是主动创造机会,而你则是从来都是设法避开,不屑于和那些“无知”的人,那些衣衫褴褛的人交往。这就是我们两个人观点对立的起源,我身在5%,但为95%说话,你身在5%,只为5%说话。

  我的朋友当然对我的这些说法还是不同意的,尤其是说他只为5%说话的时候,他几乎和我翻脸,因为他认为自己是善良的,是为所有人考虑的,说他只为5%说话,是对他的污蔑。看到朋友发来的这个东西,我写了个短评给他,实际是借题发挥,对他做了又一次劝导:

  这显然是一个社会精英的自我反思,没有这次公投他或她不会有这样的反思。同样的不了解底层社会的所谓精英,在中国社会也是一样,从公共舆论所传递出来的声音,主要都是中国精英分子的,而他们的追随者利用网络无限放大了这些声音。底层的声音发不出来,即使借助公共媒体乔装打扮一番,也多遭到火眼金睛的精英主义的编辑们的删除或者屏蔽。但显而易见的是,中国的精英们和中国的权力当局,都已经感到了自身的某种危机,但他们却又一次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和选择:把一切反对他们的人都斥做民粹主义,并旗帜鲜明反对这个并不存在的民粹主义。实际上,这是一个把事情简单化了的伪概念,待到某一天中国社会爆发全面的危机时,这种刚愎自用与无比的傲慢,就会像英国的精英主义者一样暴露在世界目前。相比于占有社会主要资源包括话语权在内的所谓精英的利益,底层社会的利益更值得社会走向主导者甚至精英中的清醒者的关注。这是全世界性的问题,不然所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就会切切实实终有一天会发生。

5

  在我国关心这次英国公投脱欧的人是广泛存在的。有人是以阴谋论来看待它,说是美国的阴谋,依据是:首先欧盟是美国经济上的对手,美国早就想破坏他;其次英国近来与中国走得太近,美国不高兴。因此美国利用了英国人讨厌移民的情绪,策划了这次脱欧。有人甚至把美国13号奥兰多枪击案也算在了美国的阴谋上,这种时间上的先后关系是否意味着必然的因果关系或者必然的逻辑联结,我不敢胡乱下结论。

  在我看来,英国脱欧肯定少不了美国因素。只不过,这一次美国恐怕要失算了。英国加入欧盟却一直保持了自己的边界独立(去欧盟的签证进不了英国),保持了货币独立(英镑没有加入欧元区),只是一个资本进出自由。因此,素来和美国走的最近的英国留在欧盟,作为木马给德国和法国捣乱,其实更符合美国的利益。如果英国脱欧今后确实引发多国实际脱欧,那么美国削弱欧元地位的目标才能达到,否则这次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英国脱离欧洲后,第一,德国法国更容易形成一致意见,整合欧洲,而这本来就是德法主导建立欧元和搞欧洲一体化对抗美国的原始目标。第二,英国自身也要加强与中国政治和经济的联系,欧盟也是这样(德国总理已事先紧急来华做应对安排,中国给于了最好礼遇),这对于欧盟不是坏事,对中国则绝对是好事,增加了中国很多的政治和经济的自由活动空间和外交回旋余地。

  现代垄断金融资本主义的本质是金融资本为老大,体现在资本主义的国家利益上(为叙事方便和简化,姑且抛开各资本主义国家的内部运作不谈),就是努力使自己的货币成为世界货币,自己的央行成为世界央行,并通过操控自自己货币有序和有规律的升贬周期来席卷全球劳动者的财富,增加自己的国力,削弱别人的国力。这就必须需要一个全球化的自由市场,需要全球各国资本市场的同步开放,需要各个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市场的准入——这也就是美国不断施压中国,要求中国完全开放资本市场的原因所在。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与中国、与欧洲之争,本质上是在争世界货币的发钞权。

  在欧元成立之前,世界上是三大货币:美元、英镑和日元,美元是老大。欧元成立后,美元和欧元争霸,结果是英镑没落,日元加速崛起,获利最大(日元在2008危机后更成为比美元还走俏的避险货币,本次脱欧公投看的最明显,美元对日元之外的所有货币升值,唯独对日元是巨幅贬值)。现在出现了人民币这第五大货币,并已列入SDR篮子,考察期到今年十月,之后可能要实际进入篮子。美国从去年到现在这一年来都在打压人民币,希望它大幅贬值,这是通过高盛和索罗斯等华尔街大鳄做空中国,预估人民币贬值幅度来间接表达的。人民币只要大贬值,就不能最终通过IMF的考察,不能进入SDR篮子。

  这里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我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最近半年的活动。自去年8.11汇改以来,周小川在中国央行推行的政策遭到一定程度的批评。今年3月两会期间,周小川在与记者的见面会上带了几个副行长,其中包括现在很多场合代替周小川出席的副行长易纲。这在当时就引发了外界对他的职位的关注。他是美国前财长鲍尔森的门徒,而鲍尔森早前是华尔街巨头之一高盛的老板。这样的一个周小川在中国央行超龄又超龄服役,是极不正常的。有消息说,不久前中美高层经济对话,中国承诺准许人民币双向波幅加大,背后一个承诺是中国银行抉择人民币走向事先都要向美国汇报,获得同意后方能具体实施;凡是美元贬值的时候,人民币可以同美元同向运动,而美元升值的时候,人民币不得跟随美元升值。参加那次对话的是汪洋带队,周小川、刘鹤左右相随。

  24日英国公投公布结果的时候,周小川就在美国,是和IMF主席、美国联储主席在一起,那当然名正言顺是参加IMF的会议。他在讲话中向全世界发出哀嚎,抱怨自己在中国推行的货币政策,遭到很多中国人的误解,还说他这么多年在中国央行的努力,实际上大大促进了中国的对外开放。联想到这半年来周小川的时隐时现,有的重大的该出席的场合,例如上海陆家嘴会议,他居然没有出席,可以设想,周小川这半年来在国内是的确遭受了压力(但又不是靠边站了)。这次英国公投他恐怕是在和美国人共同商讨如何收获美国人所需要的成果。

  刚才说过,美国若是暗中策动英国脱欧并以为这对于美国的金融霸权有利,那恐怕是失算了。如果周小川个人地位在我国国内的确明显遭到削弱,那美国就失去一个极为着重要的内线支持,那也就是说认为美国失算就更加有依据了。人民币至今没有达到美国预期的贬值,所以美国策动,至少是支持英国脱欧,试图阻断英国作为人民币国际化的通道。这从设计和初衷来看,当然是釜底抽薪,但现在世界确实是多元化了,美国没有考虑到的因素比考虑到的因素还多,美国必然失算。我这个判断也还要到十月才能验证,昨天李克强还在力挺人民币稳定,我以为今后几个月守住人民币稳定应该问题不大,除非在发生类似政变一样的突发事件。10月人民币入SDR篮子,美国就是输了,否则就是赢了,如果是延长考察期,那就是鹿死谁手还不知道。

  在货币争霸这个问题上,美国是十个指头张开,按十个跳蚤,一个也按不住。这就是美国所面对的实际状态。那么这个状态如何传递到国家政治层面呢?这就需要中国建立一个真正的智库去研究了。

  (注:本文是本博作为旁观者的独立观察,以供关心此事的朋友参考,任何人请不要以为博主是在为什么人说话,当然你也可以说博主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右而左
  2016-06-2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28 20:3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坚决支持削弱同在央行的权力的,这一点上,我认为周是有很大问题的,

右而左可以多谈些国际问题,其实国际问题和国内问题是一体二面,何必一定要在国内问题上不依不饶呢,莫作苏试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17 08:3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夏 发表于 2016-6-28 20:35
我是坚决支持削弱同在央行的权力的,这一点上,我认为周是有很大问题的,

右而左可以多谈些国际问题,其 ...

同意。凭右而左先生的学养,可以将史学观点与国际金融一锅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大参考

GMT+8, 2022-8-18 07:23 , Processed in 1.500183 second(s), 20 queries .

lv包 美股交易 ava爱华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11-2021 dacankao.com 广告QQ:3037457936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股票行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