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048|回复: 0

枫叶君:巴黎的富有与屁民无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0 13:2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底特律美术馆三楼法国藏品展厅,一则说明吸引了我,它让我明白,经历过汽车工业黄金时代的底特律人,对于政治有着同样的敏感和洞察力。

  “在十八世纪,如果你喜爱追求奢华,并且钱对你来说只是小菜一碟,那么,巴黎就是你的不二选择。”

  “在全欧洲,巴黎是这个最富有国家中最富有的城市,是毫无争议的奢侈品中心。巴黎吸引着整个欧洲大陆追逐最新时尚的上流社会,也吸引着各路能工巧匠,他们的各种创新永不停歇,以满足他们顾客不断变换的需求。”

  “最富有的客人光顾独家奢侈品商人的商店。欧洲各国皇室经常派代表去巴黎购买,但是有时候他们会亲自去逛这些奢侈品店,偶尔还会化装前往。”

  “尽管贵族们在巴黎购物,然而,这座城市的绝大部分公民在极端贫困中煎熬。1789年,他们拿起武器推翻了王权统治。虽然法国大革命消灭了巴黎最富有的客户群,但是,这座城市很快又获得了作为时尚和奢侈品中心的名声,并且一直保持到今天。”
  短短的一段说明,让我在内心中涌起一股不大不小的震撼:的确,当年,富有的巴黎能亮瞎人的眼睛,但巴黎的富庶真的与屁民无关。

  现在,很多中国人喜欢谈富裕,“富了”这个词本来属于新晋上流社会,但是与富人相比,底层的人却更喜欢把它挂在嘴边。让人恍惚之中有萝卜吃出肉的感觉。

  或许,有些人的确有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又或许,他们身为学生,却并不真正懂得成绩的含义,于是抱着60分感受起过年的喜悦。

  在美术馆的作品说明中,有好几处提到同样的意思:在十七、十八世纪,欧洲只有富人才能请得起画师为自己作画,在家中,主人的画像常挂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有人还会挂上父母、祖父母的画像,而挂得越多,表示这家主人富有的家史越长久。

  在荷兰藏品展室,在一幅精美的油画中,一对富有的荷兰贵族夫妇正在用早餐。作品描述这样写道:画作展示出十七世纪荷兰依靠强大的海外贸易获得的国际触角,空座椅上摆着来自波斯的挂毯,盛牛奶的器皿是中国的瓷器,而侍奉他们用餐的是一个黑人男孩——这无疑是主人从非洲获得的仆人。

  一件艺术品的说明,不仅关注艺术本身,而且从作品向外延伸,进入更广泛的视野,看到作品所描述的时代,以及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们的社会和经济地位,这既是一种细致,更是一种眼界。

  很多人不断强调自己“富了”,但始终给人以比例失调的感觉,究其原因,不外乎是黑人男孩把富有荷兰夫妇的早餐想象成自己的,而自己不是被卖到荷兰,仿佛是被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商业帝国请到了阿姆斯特丹。

  当那些对着电视台记者大谈“富了”的人看看这几天的朋友圈,就会知道,真正的“富了”原来属于F,几天之内上缴了8.8亿,然后在随从护卫的陪同下,很有范儿地坐进豪华轿车,那一刻,“富了”的含义才得到精确的诠释,而一脸黝黑的,跳着广场舞的,展示退休工资单的,话痨一般喋喋不休的人们的“富了”,则被碾得粉粹。

  小C就像上面那些藏品说明的编写者,他看到了问题所在,所以才会说,伍月又开花了。对于所谓初犯,我在前面的《关于F的处理结果,这么领会行吗?》一文中讲过,不过是油条和面包圈的关系,说油条就有头,说面包圈就没头,把初查说成初犯,你又能如何?那如果不查呢?那就是从没犯过。

  成天叫唤着“富了”的人们,是看不到这一点的,尽管他们视力良好,但却就是看不出面包圈的精妙在何处,于是,他们就只配炸油条,自己的薪水凋敝得像11月的树杈,却仍能从几枚枯叶中想象出一片郁郁葱葱。

  不要说F的8.8亿,就是父亲的一场重病,就让一个自认为进入中产的大都市男人一夜破产。而很多做工的人,种地的人,常常因为突如其来的几万块钱的急需而愁眉苦脸,一筹莫展。

  可是,就是和他们一样,甚至论经济还不如他们的人,在天天喊着“富了”。这让人不得不相信,有时候,“富了”只是一种感觉,就像喝高了人觉得自己不是马上就要埋单的食客,而是整座豪华酒楼的主人。

  其实,不要说这些人,就是一些有名气,真正从事艺术创作并且取得相当成就的人,与F这样的市场风云人物相比,也真的是差得天上地下。

  前不久因病突然去世的歌唱家布仁巴雅尔,生前唱过很多优秀的歌曲,深受歌迷喜爱。奋斗了大半生,终于买下了一套200平米的新房。可遗憾的是,还没来得及住上,他就匆匆告别了人世,年仅58岁。

  200平米的房子,属于F的有多少?这笔钱,“富了”的人们可以帮忙好好算算,因为“富了”的人,通常算术很好,不然他们不会在审查完自己的财富后总是喜形于色。

  布仁巴雅尔是优秀的艺术家,他不会是那种喊着“富了”的人,他和F差在哪里,他心里明白,明白的观众也清楚。在中国,通常有个奇怪的现象,明白人说得不多,或者说得隐晦,而糊涂者却总是气宇轩昂,即便“厉害了”一时遭受挫折也压不住他们。如果明白人不仔细辨别朴素的行头,真的会以为他们就是F的同类。

  只可惜,他们连8.8亿的零头都没见过,更没有豪华车在税务局外面恭候,也就更谈不上有拎包的跟班,帮忙打伞的催巴儿。

  可是,现实永远教育不了某些人,这些人和“富了”们一样,并且在将来也会成为“富了”们中的一员。因为在智商这一项上,他们和“富了”们是最接近的一批。

  10月7日,F微博发文称:感受到你们的心心念念!想你们! 仅这一句,就刺激得众多粉丝夜不能寐:““姐姐我们也好想你啊!”“我们从未离开。”“路遥远,我们一起走。”

  鲁迅如果复活,听了这些暖化冰心的话,恐怕又要说:“呜呼,我说不出话。”

  然而,一个多世纪前,在巴黎,出生于将军家庭的维克多·雨果却把目光集中到与这座时尚都市并存的一部分人身上,他看到了因偷一块面包而被判五年苦役的冉·阿让,为抚养女儿而出卖头发和肉体的单身母亲芳汀,从小寄人篱下的私生女珂赛特,追捕冉·阿让,但最后意识到法律程序并不道德,内心的冲突使他无所适从,最后投河自尽的警察沙威,这些人的命运冲击着雨果,他为本书取名《悲惨世界》。

  世界悲惨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愚民太多。

  “姐姐我们也好像你啊!”想什么?是有艺术水准,还是有更高的德行?

  “我们从未离开”,最无聊的电影,看到最后出字幕时才抬起屁股的,全是傻子。

  “路遥远,我们一起走”,想走到哪儿去?这次的配额还嫌不够大吗?

  一群糊涂蛋。

  当然,也有人很怀疑F的真实粉丝力量。有人说,身边从没见过一个F的粉丝,但是每次看娱乐新闻,总觉得此人火得不行。于是推测,其实其粉丝其实很少。就是靠炒作维持知名度,“维持一个爷的高冷人设”。

  这就是资本的厉害,资本的腹黑,有钱我就推送,到处都有,你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看,你的心灵只能由着我腐蚀,直到你承认她就是某爷。

  一群混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更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永之胜

QQ|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18-12-15 02:34 , Processed in 0.130751 second(s), 22 queries .

期货配资 八字算命 期货配资 比特币 微商如何做 配资 大数据培训机构 外汇开户
广州白癜风医院 拆迁网 拆迁补偿 布谷飞 27报

Powered by 大参考 X3.2 © 2011-2017 dacankao.com 广告QQ: 3037457936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pk10开奖记录 北京离婚律师 P2P理财 代理记账 贷款计算器 厌氧胶 配资 配资 股票配资
手机查询网 广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广州好的白癜风医院 南宁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