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460|回复: 0

去年亏了45%的基金经理,就别出来丢人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7-8 22:5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伊朗总统的选举结果出来了,改革派佩泽什基安获胜。这让很多看着美国在中东日益被动,期待美国霸权早日结束的人,感觉被浇了一盆冷水,有的说伊朗果然怂了,现在连伊朗要投靠美国的声音也有了。

  伊朗的这个总统选举结果,能够导致伊朗的外交彻底转向吗?这种可能性在现实中小到可忽略不计。

  伊朗在新总统上任之后,在外交方面会有一些调整,对美西方的态度有所软化,但根本方向不会颠覆,不会从反美阵营倒向美国阵营。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先做一个收益分析。

  现在的伊朗倒向美国阵营,它能得到什么?又将失去什么呢?在所得与所失之间,是正收益还是净亏损呢?

  现在的美国唯一所能够给伊朗的上限是取消制裁。除此之外,美国给不了伊朗更多。

  看看沙特都在为要不要跟美国签订安保协议而犹豫了那么久,美国那边软硬兼施,沙特都顶着压力到现在都没有签,现在的美国对原本亲美的沙特吸引力都严重下降。

  沙特还加入金砖组织,也成为上合组织的对话伙伴国,还加入到中国央行和世界清算银行合作的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项目,说明沙特都在减少对美国的依附。主要原因无非是以下几条:

  一是自从美国搞页岩油革命,从石油进口国变成石油出口国,美国与沙特的经济关系就从互补变成竞争。

  二是美国现在的军事实力受工业能力下降的限制,连胡塞武装都没有办法,沙特也不敢指望美国能给他提供安全保护,美国要和沙特签订的所谓安保承诺,其实和一张废纸差不多。

  三是世界现在有了新的选择,东方大国作为最大的能源进口国和最大的工业国,和沙特的经济互补性很强,沙特今后会更多转向东方,和东方大国发展更密切的经贸关系。在安全防务方面,东方大国才真正有实力满足沙特的安全需求。这恐怕就是美国国内开始拿911威胁沙特的时候,沙特国防部长来到中国的重要原因。

  上面沙特要疏远美国的三个原因,其实对伊朗也大体是成立的。

  伊朗会在这个时候,跟沙特逆向而行,加入到美国阵营吗?伊朗反美这么多年,伊朗的政要难道这次会比沙特的王爷们还要亲美,不顾一切加入到实力出现明显衰退迹象的美国?

  如果在巴勒斯坦问题还没解决的情况下,伊朗加入到美国阵营,抵抗之弧上的那些小弟,还能认伊朗作大哥吗?抵抗之弧的领导权现在是伊朗参与地缘政治角逐的最重要的主动砝码。抵抗之弧能走到一起,不光是因为现实利益,还有他们之间的意识形态也能协调一致,其中共同反以抗美的立场构成关键的一环。

  伊朗要是在这个时候倒向了美国,会被认为是伊斯兰世界的叛徒,比当年因为打输了中东战争和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变成亲美国家的埃及,更会让中东的穆斯林们看不起。因为,现在美国和以色列在中东处于被动,伊朗都不需要亲自出手,就可以让以色列遭到南北夹击,让以色列境内时不时爆炸声响起,火光冲天。

  美国因为实力下降,手上已经没有多少牌了。

  站在伊朗的角度,如果此时倒向美国,美国能够给他的,怎么算也不可能比他失去的更多。

  伊朗改革派当总统这不是第一次了,如果改革派上台,伊朗与美国的关系就会发生大转折,那早就转向了。

  伊朗与美国关系重新定位的决定权,也不在伊朗总统手里,只有哈梅内伊才有这个权力。

  伊朗的总统和美国的总统有一点很相似,他们都不是最高决策者。最高宗教领袖才是伊朗的最高领导者,有决定国家重大政策的权力,包括外交和军事决策,控制军队和国家安全机构, 并有权监督总统和内阁。

  以前美国处于巅峰期,伊朗被美国军事力量从伊拉克和阿富汗两面围困,那是压力最大的时候,哈梅内伊都没有在改革派当总统期间,让伊朗投向美国。作为一个成熟的政治家,他怎么会选择中东形势已经明显不利于美国的时候,倒向美国呢?在佩泽什基安当选前,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已对所有候选人发出警告,“依靠美国的人无法管理好国家”。这等于给新总统划下了红线。

  伊朗的改革派总统即使真的亲美到泽连斯基、米莱那种不顾一切的程度,有哈梅内伊坐镇,他也没这个能力;而且,伊朗的议会,现在也是保守派控制多数席位。

  何况,伊朗的改革派,也未必就等于亲美,更不等于就是极端亲美派。真正亲美情结那么严重的,在伊朗大概率也上不去,上去了也会被孤立。伊朗的这套体制对总统权力的制约能力很强,和美国也有得一比 。

  伊朗的国内政治派系虽然分为保守派和改革派,保守派又分为极端保守派和温和保守派,改革派也分为温和改革派与激进改革派,保守派和改革派轮流上台,施政纲领虽有区别,但都没有超出最高领袖控制的范围。

  伊朗新的总统与上任总统莱西相比,肯定会在内政和外交有一些变化,体现出伊朗改革派和保守派的区别,但这种差别不会超出伊朗保守派容忍的边界,毕竟国家的主要强力部门都在保守派手里。

  看看这次伊朗总统选举保守派和改革派的竞选主张,他们之间的差别也没大到一个要坚决反美,一个要投靠美国的程度。作为改革派的佩泽什基安,虽然主张多元外交,改善与西方的关系。根据媒体报道,他在2009年、2019年、2020年和2022年,伊朗国内发生骚乱时,立场并未倾向西方,公开指责这些情况都与境外势力有关,目的是推翻伊朗的“神权共和国”政权。

  刚当选的佩泽什基安确实在总统辩论发言中曾表示,他将会把“改善与美西方的关系”,视为解决国内经济问题的关键,也在“25年合作协议”问题上抱怨过中国,但并不意味着他就想对与中美的关系推倒重来。除了中国有大规模投资伊朗实体经济和基础设施的能力,美国那根本别指望。毕竟美国并不需要伊朗的石油,中国才是最大的石油需求方。伊朗为了平衡国内的高通胀,中国物美价廉的商品,才是伊朗的必需。

  而且,现在中俄同处一个阵营,共同对抗美国的打压与遏制。伊朗的外交方向要改弦易辙,还要考虑俄罗斯的因素。在新总统选出之前,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和代理总统都表示政府更迭不会影响与俄罗斯的关系。只要中俄肩并肩的关系不发生变化,伊朗很难投到美国阵营,那样做代价太大,从中俄这里失去的,将远远大于从美国那得到的,美国现在画大饼的能力那是世界第一。

  伊朗在中东是大国,只要条件允许,伊朗肯定也希望外交能够更加平衡一些,这确实是包括世界大国和地区大国在内共有的心态。这点倒没什么不好理解的。伊朗的改革派总统可能会在哈梅内伊允许的范围内,想办法争取美国减少或解除对他的制裁,尽快增加石油出口,实现经济和民生的好转。现在的伊朗被美国的制裁搞得经济很难受是真的。作为石油和天然气资源都很丰富的中东国家,伊朗的经济比沙特差距那么大,最大原因就是因为一个有美国的制裁,一个没有。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美国现在最有威慑的能力就是以金融为主的经济制裁。

  在伊朗新总统之前,改革派已经不是第一次想通过缓和与美国的关系,解除美国的经济制裁,并作为改善国内经济的关键,但到现在也没有成功。一是美国并不愿意看到伊朗国内的经济有根本改善,他们还想通过制裁伊朗,让伊朗因为经济困难产生的民生问题,引发政治变动,这才是美国长期坚持的伊朗基本政策。即使美国有奥巴马那样的总统,愿意与伊朗缓和关系,但也会限制在一定的范围。

  即便刚上来的伊朗总统对美国的期待真的比较高,那也要看美国的意愿;而且,在与伊朗的关系问题上,美国也说了不算,还得看犹太财团还有以色列的脸色。

  以色列以前一直反对美国缓和伊朗的关系。美国要缓和与伊朗的关系,必须得说服以色列同意,让以色列人做出这么大的改变,可太难了。除非以色列已经因抵抗之弧的打击到了快山穷水尽的地步。

  历史上,美国的伊朗政策,主要是一边夸大伊朗对沙特的威胁拉住沙特,一边通过拉沙特为首的逊尼派围困伊朗,所谓的“拉一派打一派”,以比较小的代价维持在中东的安全主导权。如果跟伊朗关系正常化,美国原来最经济省力的玩法就没法继续了。

  站在美国利益的角度,如果伊朗和美国的关系根本缓和,事实上也不太有利于美国与沙特签订安保协议,换取沙特对石油美元的支持。要让沙特同意签订安保协议,就要继续给沙特洗脑,更多强调来自伊朗的威胁。

  沙特和伊朗之间谁对美国更重要呢?自然是沙特。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称伊朗的选举“不自由不公平”,“将不会对我们的伊朗政策产生重大影响”。“我们不期待这场选举将会给伊朗的方向带来根本性的变化。”说明即使伊朗新总统向美国示好,美国也不一定给出积极的回应,更不大可能会在伊朗政权不发生更迭的情况下,与伊朗关系正常化。

  除非美国在中东的形势更加恶化,有求于伊朗,否则就要在中东一败涂地了,美国国内的政治才有可能允许对伊朗做出很大的让步。但形势要是发展到那个程度,伊朗还有必要投靠美国吗?

  何况,还有一个因素不能忽略,如果特朗普当选美国下任总统,大概率是要继续坚持对伊朗强硬政策的,他都能在奥马巴政府签订了伊朗核协议的情况下,选择单方面退出。

  因此,无论是从伊朗方面,还是从美国的角度,除非一方遇到了天翻地覆式的变化,比如伊朗的政治体制被颠覆,伊朗是改革派完全说了算,或者美国对中东就要彻底失去控制,以色列面临生存危机,否则,美国与伊朗之间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基础条件都没有。

  改革派这次总统选举的胜利,主要是因为伊朗的经济状况确实不太好,通胀率虽然有所降低,但仍然高达35%,失业率超过10%。这种情况,民众的求变心理都会比较高,但如果指望改革派上台就能从根本上解决经济的问题,也不现实;否则,改革派也不会一次次又被选下去,和保守派形成轮替的局面。温和的改革派还好说,要是激进的改革派,他们会的无非就是搞搞私有化,市场自由化,这一套早就被证明走不通。就连犹太人的老家以色列搞了私有化之后,从经济到军事都变得脆弱了很多。

  伊朗经济根本改善的希望,是密切配合中俄,加速去美元化,从根本上解除美国的金融制裁能力,这样全世界都可以大大方方与伊朗做生意了;否则,把希望寄托在单方面做让步,换取美国解除制裁,恐怕美国要的对价不是伊朗能付起的。即便伊朗要与美国谈,也要在中东通过抵抗之弧,把美国搞得被动到不行的程度,才有可能性,毕竟是美国是能不讲理就不讲理的国家。还是那个问题,如果美国都到了那么落魄的形势,美元也就差不多废了,伊朗也就不用再忌惮美国的制裁了。

  最近关于伊朗要改换阵营的言论,就跟说塞尔维亚总统背刺俄罗斯一样,有一些确实是认识问题,但还有一些人的目的就不那么简单了,性质属于挑拨反霸阵营的舆论战。

  大家也不必过于担心,中东的形势发展到这个程度,只要东大和俄罗斯不点头,包括抵抗之弧的行动,也不是伊朗一家想停就停下来的,美国想解套,没那么容易。

  美国的衰落肉眼可见,全球反霸力量,都应该放弃对美国的幻想,不要功亏一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24-7-25 16:58 , Processed in 0.26563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01-2023 dacankao.com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