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97|回复: 0

徐吉军:莫言的《丰乳肥臀》,当代真伪善恶鉴别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3-5 21:2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莫言的作品,几乎是一个风格,其中《丰乳肥臀》是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成名作。

  这部作品之所以得到诺奖评委的青睐,是因为他几乎一路丑到底,黑到头,基本没有出现剧情反转。

  一切正常人所见到的世间真善美在莫言的笔下都是黑色状态,因为莫言就是要塑造一个罪大恶极丑到极致的人间。

  这个人间,是中国而不是西方世界。

  所以,诺奖评委喜闻乐见,就发了一个大牌子给他。

  我们一起看看莫言的诺奖作品《丰乳肥臀》到底写了啥!

  一、罪恶的中国人

  在莫言的这部小说中,中国战乱不断,周围的人凶狠残忍。

  以主人公上官金童的视角来看,哑巴五兄弟作恶多端。

  后来哑巴加入了革命队伍也是杀人狂魔,是双手沾满鲜血的恶人。

  奶奶是封建礼教的罪恶代言人,父亲是一无是处的懦夫怂蛋包,村民是助纣为虐的王八蛋。

  他的奶奶上官吕氏疯了之后在驴粪堆里打滚,最后死于他母亲之手,仿佛这种弑祖情节理所当然。

  二、慈悲的瑞典爹

  在作品中,莫言给主角上官金童找了个瑞典牧师马洛亚当作生父。

  上官金童的母亲生了九个孩子有七个爹,最后的双胞胎就是马洛亚牧师代表上帝给上官鲁氏赐福而怀孕的“双胞胎小杂种”。

  上官鲁氏带着双胞胎孩子去教堂洗礼,牧师马洛亚关上大门,转过身,伸出长长的胳膊,把我们搂在怀里,他用地道的土话说:“俺的亲亲疼疼的肉儿疙瘩呀……”

  或许在莫言看来,这段令人作呕的场景塑造了一个慈悲有爱的洋爹形象。不过,正常人都会感觉,一个无耻牧师的形象跃然纸上。

  这位瑞典牧师,利用牧师身份淫乱乡里,与诸多女人有染。跳楼临死前为主角和双胞胎姐姐取了“金童玉女”的名字,充分展现了伟大的父爱!

  莫言为何写瑞典洋爹?是不是有意迎合瑞典诺奖评委?

  自始至终,上帝和天父一直是金童母亲的精神支柱和终极信仰。

  讴歌上帝,赞美天父,贯穿全书。

  莫言是不是基督徒?是不是共产党员?

  这个问题恐怕有必要搞明白。

  三、善良的日本皇军

  在莫言的笔下,日军虽然是侵略者,但却光明正大。

  日军在正面交战中杀光了所有的抵抗分子,发现了正在分娩的中国女性之后,派军医温情款款的帮助中国女人接生,并救活了主人公姐弟俩。

  莫言如此塑造日军,在作品中对日本鬼子感恩戴德,感谢皇军对他们全家的不杀之恩和再造之恩。

  显然,莫言不是不会赞美,只不过他赞美的是日寇,是日本北海道风情,绝不是中国和中国人民。

  四、有骨气的汉奸

  在莫言的笔下,日军侵华的岁月里,沙月亮和司马库等人组织的抗日游击队以可笑的开局出现,第一次战斗中一个日军也没有打伤,自己就死了十几个!

  沙月亮组建起黑驴鸟枪队抗日,第一件事就是在大栏镇作威作福,征收钱粮。

  五名鸟枪队队员打伤了马洛亚牧师,并强征教堂当驴圈。然后见色起意,轮暴了上官鲁氏,也就是主角的母亲。马洛亚牧师为此从教堂顶上跳下来自尽而亡。

  莫言描述的抗日队伍不仅没有打击日军,反而扰乱老百姓正常生活。

  沙月亮娶了大姐,共同带领鸟枪队抗日,战败后走投无路,投靠日本人,当了汉奸。后来被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俘虏,劝降未果,上吊自杀。

  莫言塑造的这位曾经抗日的汉奸头目,非常有骨气,宁可自尽,也不与共党为伍。

  看到这里,本人(汉唐智库,徐吉军)忍不住想问:

  莫言你对共产党到底有多大的怨气啊!

  五、爱民如子国民党

  司马库是大栏镇豪门司马家的顶梁柱,后来加入国民党,成为抗日别动大队的大队长。

  抗战期间,司马库逃的无影无踪。

  日本人投降后,司马库带着抗日别动大队杀回大栏镇,一通乱枪赶跑了蒋政委领导的共产党铁路爆炸大队。

  司马库心慈手软,只打死了十几个人,其他人缴械后全部放走,埋下了被共军反攻的祸根。

  莫言这样写道:

  “司马支队的人毫不吝惜子弹,他们的汤姆枪和盒子炮把大量的子弹倾泻在河水中,打得河中像开了锅一样。如果他们要消灭爆炸大队,足可以杀个人芽不剩。但他们施行恐吓战术,仅仅打死打伤了爆炸大队十几个人。几年之后,当爆炸大队改编成一个独立团杀回来时,司马支队那些被枪毙的士兵和军官,无不感到委屈。”

  司马库占领了大栏镇之后,杀了几十口猪,宰了十几头牛,挖出了几十缸酒。把肉煮熟了,用大盆盛着放在大街当中的桌子上。肉上插着几把刺刀,任何人都可以前来随便吃喝。以致有人吃多了酒肉撑死在街头。

  在莫言的笔下,国民党真是爱民如子啊!

  除了善待老百姓,司马库努力引进西方文明,在当地发电,放电影,进行跳伞表演,各种宴会,一幅歌舞升平的岁月画卷。

  一年后,蒋政委带着独立团反攻回大栏镇,趁着放电影围攻司马库的部队,不顾平民死活,占领了大栏镇。

  司马库作为俘虏,被送往上级军区,渡河时跳河逃生,后来潜伏下来。

  爱惜乡里,深得民心,义薄云天,豪气干云,就是国民党司马库的形象。

  六、共军抗日,花天酒地

  在莫言的笔下,日军、国军、伪军、共军,这四方力量只有共产党的抗日队伍祸害老百姓。

  1、不择手段

  蒋政委和鲁队长,试图利用大姐和沙旅长生的婴儿做人质,来要挟沙旅长接受抗日改编。沙月亮宁死不屈,上吊而死。两相对比,谁是好人?

  2、影射革命队伍

  原文这样写的:

  蒋政委抄起大木勺子,搅动着绿豆汤,问老兵:“加红糖了没有?”

  老兵说:“报告政委,没弄到红糖,弄了一罐子白糖,从曹家弄的,曹家的老太婆舍不得,抱着糖罐子不肯撒手……”“

  好啦,分给弟兄们喝吧!”蒋政委说。

  3、淫乱乡里

  铁路爆炸大队的号手马童因为长得俊,认了二十多个干娘,淫乱乡里,被枪毙。

  马童被枪毙后,他的爷爷,一位清朝举人过来送别孙子,拍着棺材板嘲讽共产党的军队:

  抗日抗日,花天酒地。

  莫言这样写的:

  四个小号兵当中那个名叫马童的最漂亮,咕嘟着一个小嘴,腮上两个酒窝,两扇招风大耳朵。他活泼好动,嘴甜得像抹了蜂蜜。他大张旗鼓地在村里拜了二十多个干娘。那些干娘们一见了他就双乳抖动,恨不得将奶头塞到他嘴里。

  马童被枪毙后,送葬的路上。

  来了一个骑毛驴的白胡子老头。在棺材边下了驴。老头啪啪地拍打着棺材,哇哇地哭,满脸是泪,胡子上也挂着泪珠。这是马童的爷爷,清朝时中过举人,文化水平很高。

  鲁大队长和蒋政委出来了,很尴尬地在老人身后站着。老人哭够了,回过头,盯着鲁和蒋。蒋说:“马老先生,您熟读经书,深明大义。我们是挥泪斩马童。”鲁跟着说:“挥泪斩马童。”

  老人对着鲁的脸喷出一口唾沫,道:“盗钩者贼,窃国者侯。抗日抗日,抗成一片花天酒地!”

  小说利用号手马童的死丑化抗日队伍,又借王班长的嘴说:“怪不得老举人说,‘抗日抗日,抗得花天酒地。’”

  在莫言笔下,共产党抗日,就是享受岁月静好,花天酒地。蒋政委娶了上官五姐,哑巴老大娶了上官三姐,这哪里是抗日,整个就是在享受人生。

  莫言笔下的共产党游击队,除了逼死了汉奸旅长沙月亮之外,没有与日军进行过一次像样的战斗!

  七、共军回来,如同天灾

  莫言对于日本投降充满了遗憾,他写道:

  “大街上欢呼跳跃着成群的士兵,士兵中央夹杂着一些懵懵懂懂的老百姓。日本鬼子投降,金童失去了乳房。上官来弟愿意把乳房供我使用,但她的乳房里没有乳汁,乳头上有腥冷的灰垢,想到此我感到极度绝望。”

  如果用春秋笔法来暗示主角金童的心理,或许就是影射日本投降让金童感到绝望。

  莫言一贯擅长影射,下文为证!

  在蒋政委带领独立团杀回大栏镇的前几天,莫言不惜重墨,描述周围环境的变化,乍看上去还以为要爆发一场天灾地祸了,读到后面好几页才发现,原来是共军杀回来了。

  莫言是通过描述空气和动物进行影射。

  莫言这样写道:

  “这是个载入了高密东北乡史册的日子,回想起来,那天的—切都不寻常。

  那天中午的天气闷热,太阳发黑,河中鱼翻肚皮,天上鸟儿倒栽葱。

  在打谷场上埋木杆挂幕布的一个活泼小兵发了绞肠痧,痛得遍地打滚,嘴里呕吐出绿色的汁液,这不正常。

  几十条黄花紫皮蛇排着队在大街上爬行,这不正常。沼泽地里的白鹳降落在村头的皂角树上,一群接着一群,压断了细小的树枝,满树白羽,扇动的翅膀,蛇一样的脖子,僵直的长腿,这不正常。

  村中以力大著称的张大胆把打谷场上的十几个碌碡统统扔到池塘里,这不正常。”

  共军杀回来了,世界一切变得都不正常了。

  这就是莫言的影射手法。

  如此糟蹋中共抗日战争的历史,对得起抗日战争中牺牲的烈士吗?

  莫言确实糟蹋了自己穿过的军装!

  因为他根本配不上这身国防绿!

  七、诋毁土地改革

  中国共产党领导农民开展土地革命,是中国革命成功的基础。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共产党领导广大农民废除封建半封建性的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的土地所有制,为广大贫下中农争得了地权。

  土地改革,直接伤害了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利益,却赢得了最广大劳动人民的拥护。

  谁赞成,谁反对,显而易见!

  为了丑化土地改革,莫言描写了一个指挥土改运动的共产党高官形象。

  原文这样写道:

  “一乘双人小轿,抬来了一个大人物,十八个背着长短枪的士兵护卫着他。鲁县长见了他,就像学生见了老师一样恭敬。据说,这个人是最有名望的土改专家,曾经在潍北地区提出过‘打死一个富农,胜过打死一只野兔’的口号。

  大人物清清嗓子,慢条斯理地,把每个字都抻得很长。他的话像长长的纸条在阴凉的东北风中飞舞着。几十年当中,每当我看到那写满种种咒语、挂在死者灵前用白纸剪成的招魂幡时,便想起大人物的那次讲话。”

  莫言丑化共产党的力度简直到了极致!

  通过主角的心理活动,将共产党的这位大人物,影射成为死神的形象。

  当然,不仅有政治影射,还有抹黑,土改运动的批斗会充满了滑稽色彩。

  为了证明革命坚定性,当场枪杀了司马库留下的一对孩子。

  这种残忍的行为,日本皇军没有做过,汉奸沙月亮的队伍没干过,国军司马库的队伍没做过,唯独共产党做的出来。

  这就是莫言对共产党的认知。

  八、丑化子弟兵

  解放战争开打了。

  莫言开始写主角一家跟着母亲逃亡,这一路,莫言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丑化人民子弟兵。

  上官金童一家在逃难路上,发现解放军强占了一位老太婆的家。

  原文这样写道:

  “一个穿着寿衣的老太婆平躺在开着盖子的棺材里。见我们进来,她睁开眼,说:“好心人,帮俺把棺材盖上吧,俺要占住俺的屋……”

  母亲说:“老婶子,您这是昨啦?”老女人说:“今日是我的好日子,好心人,行行好,帮俺抬上盖子吧。”

  天亮的时候,老太婆依然不动,母亲唤她一声,没见睁眼,伸手一把脉,果然死了。

  母亲说:“这是个半仙呐!”母亲和大姐把棺材盖子盖上。”

  金童一家继续逃亡,遇到给前线运粮的民夫,推着手推车,结果车轴断了。

  莫言这样写道:

  民夫王金说,“指导员,车轴断了……”

  指导员一看情况,越说越有气,他抬起那只格外发达的胳膊,对着王金的脸抡了一下子。王金“哎哟”了一声,一低头,鼻孔里滴出血来。

  “你凭什么打俺爹!”少年大胆地质问指导员。

  指导员怔了一下,道:“是我不经意碰了他一下,算是我的不是。但耽误了粮期,我把你们爷俩一起毙了!”

  莫言用细腻的描写刻画了一个欺压百姓的解放军形象。

  随后,莫言继续他的丑化和抹黑。

  指导员情急之下,看到了剃头匠王超的胶皮轱辘小车。

  为了征用王超的小车,指导员当场污蔑王超:

  “看你这样子,”指导员咬钉嚼铁地说,“不是地主,也是富农,不是富农,也是小店主,反正你绝对不是个靠出卖劳动力为生的人,而是个吃剥削饭为生的寄生虫!”

  不管王超怎么辩解,小车被征用了。民夫王金父子推着小车高兴地走了。

  金童一家在山脚下一棵橡树上,看到了剃头匠王超的尸首,他用裤腰带把自己悬挂在一根低垂的树杈上,树杈弯得像弓一样。

  在莫言的笔下,解放军指导员殴打民夫,强征百姓财物,导致百姓自杀身亡。

  莫言到底爱谁?

  小说已经透露了他的内心。

  金童一家在路外的一间看坟茔的小房里,从一个死了的解放军的身上得到了两根饱满的干粮袋,袋里装满炒面。

  莫言强调,这位士兵是自杀的!

  “他是自杀的。他把枪抱在怀里,枪口含在嘴巴里,用从破袜子里伸出的脚趾压住扳机。子弹把他的天灵盖都揭了。”

  除了自杀的死兵,还有溃逃的散兵,试图抢劫他们一家。

  缺乏战斗意志,缺乏战场纪律,没有群众纪律。

  这就是莫言描写的人民子弟兵。

  十、强迫寡妇改嫁

  当地解放后,共产党人民政府动员寡妇改嫁。几十位寡妇就像货物一样被挑走。

  金童的母亲上官鲁氏也被动员改嫁,竟然被强令嫁给了她的二女婿司马库的大哥司马亭。

  在这段故事里,莫言完成了丑化解放区的写作目的。

  十一、总结

  一个正常的中国人,只要认真读过莫言的《丰乳肥臀》,就不可能喜欢莫言。

  这是一本反攻倒算,颠覆中国革命史的诺奖作品。

  各种色情描写,夸张的畸形的心理,只是作者掩盖真实内心的表象。

  一部小说,怎么可能没有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呢。

  这本书,藏在色情和丑陋底下的,是政治。

  丰乳肥臀,不仅丑化了中国传统文化,丑化了中国人,还恶意抹黑颠覆了中国革命史,质疑中国共产党的光辉历史。

  莫言的成名,有时代背景,那个阶段,正是历史虚无主义肆意横行,蛊惑认知的特殊时期。

  莫言机缘巧合因为逐臭集丑文学而成名,但是他的作品没有任何历史价值。

  这是一本充满罪恶,充当了西方文化侵略急先锋的书籍。

  一部分中国人不懂装懂,拼命吹捧莫言,不是因为喜欢莫言的文学,而是喜欢莫言的政治观。

  这是时代的悲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24-5-20 21:27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01-2023 dacankao.com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