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700|回复: 1

苍龙公子:社会主义“怀璧之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9-6 00: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一篇文章中有一句话,说“你搞社会主义,你搞共同富裕,你就是‘普世价值’的公敌”。有朋友问,这话怎讲。

  大道至简。正好,见仁见智,我个人觉得,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了,我们看纷繁复杂的国际时事,我们看虎踞龙盘的资本主义,就不会有烧脑感觉,就会简单一多半。

  以下正文。

  历来的美国总统,只要一上任,开篇就要昭告天下,自由资本主义的两大天敌,是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

  所有的自由世界的政治正确,都以这个为“宗”。

  为什么呢?因为法西斯主义把一切国家和人民的财富当成私产,而共产主义要把一切财富分配给普罗大众。法西斯讲的是打土豪收田地,共产党讲的是打土豪分田地。

  后来,他们发现,自由资本主义发展到了巅峰后,其本质和法西斯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这个时候,它们若有所思,把矛头直接对准了共产主义。

  奥巴马说,如果十几亿中国人都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那将是“我们的灾难”。

  奥巴马说这话时,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肤色、种族,和他一样肤色、种族的还有千千万万的非洲裔普罗大众挣扎在贫民窟里。

  所以,不管什么样的人,只要进了常青藤这个苟苟营,进了自由资本主义的一丘河,出来的,基本都一样,都是批量复印的香蕉人、烤白薯。

  你看,奥总统的话,我们从来不陌生,当年的蒋校长就这样说过,要是泥腿子翻了身,我们都死无葬身之地。

  蒋校长又说,日本人无非是要我们的国,而共产党却是要我们的命,所以,攘外必先安内。

  这就是为什么,他要奉行“退无可退,再退一退”爬墙虎政策,断尾求生,割出了东三省,退出了华北,退出了华东,甚至把首都南京拱手交给鬼子糟蹋,要不是汪精卫先行一步,中国最大的汉奸指不定还是谁。

  所以,他不但杀了成千上万的共产党人,还下令刨了许多共产党人的祖坟,不但要断共产党的香火,还要断了共产党的风水。

  所以,日本投降后,他还和刽子手私相授受,招安倭贼,铲除共匪,宋江打方腊。

  然而,蒋校长大错特错了。

  日本人不但要亡他的国,还把他的国土变成屠宰场,把他的子民当成祭品。

  而共产党人,却把他家的祖坟列入文物级的保护清单,把他一手栽培出的刽子手,全部送进功德林进行人性改造。

  如果祖上有知,蒋家先人也一定会潸然泪下。

  言归正传。

  蒋校长一句“共产共妻”,就忽悠走了一大批人进入铲共行列。

  奥总统一句“王侯将相唯我有种”,也让世界一大批人“如梦方醒”。

  中国无罪,但你搞社会主义,就是大罪。

  非洲的酋长、中东的王爷、南亚的王室、欧洲的皇家,自由世界的鼎立三足,他们都要琢磨,如果社会主义成了灯塔,如果共同富裕成了普世价值,世界的财富都分配给了普罗大众,那他们还去统治谁呢,不能作威作福,不能过人上人的生活,他们的优越感体现在哪里呢?

  呵呵,别说这些王爷酋长们,就咱们,也会有人在想,要是工农大众都坐得起私人飞机、家家都别墅住有游泳池涮,走到哪里都是黑压压的前呼后拥,这特么还有王法,还叫公平么?

  而奥总统当然还有更深的一层意思:

  如果十几亿中国人都走共同富裕路子,还有谁能把那些海量的财富集中起来,还有谁能把这些财富输出去呢?

  看看,奥巴马信奉“软实力”,原来嘴皮子功夫也是功夫,人家一句话,就把当今世界的“主流精英”们一网打进了反共阵营。

  继续听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9-6 21:3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篇。

  所以,搞社会主义,走共同富裕,不但是中国的“大罪”,还是中国的“原罪”。

  能打仗,能打胜仗,就是岳飞的原罪。

  人家秦桧就是以“投降”为职业,靠“投降”求得荣华富贵,你还要“直捣黄龙府”,你不断人富贵路么!

  但是,这个罪名,又不能叫“怀璧”,只能叫“莫须有”。

  现在我们再回味一下,从阿拉斯安克雷克开始,近两年,我们经常耳熟能详的,就是美国人说的“基于实力地位和规则是国际秩序”,这下听懂了吧?

  这就是,美国人苦口婆心、语重心长地给中方讲,这个世界,这个社会,上等人过上等人的生活,下等人过下等人的生活,上等国站在上等国的层次,下等国站在下等国的层次,各有各的轨迹,平行而不交叉,这个才叫永久的和平和发展,这个就是规则,这个就是秩序,是规则,是秩序,我们就要共同维护吧!

  所以,美国这么一乍乎,国际社会陡然觉得升华了认知。

  原来,文化和文明的核心要素竟然是意识形态,而意识形态的差别,居然是一切政权治理本质上的差别。

  思路决定出路,认知升华了,现在出效果了。不但国际,甚至国内,基于认知上形成了舆论潮流和站队效应,形成了中国的“社会主义孤岛”共识,形成了我们“四面楚歌”大环境,形成了“红旗还能扛多久”的崩溃论。

  我们有自己的独特的、区别于国际社会的意识形态,这是个大客观。

  我们从不输出自己的意识形态,这是个大主观。

  有了这个大客观和大主观,那么我们是如何应对的呢?

  简单说,就是突出重围,在孤岛上立上一个灯塔,再把她点亮。

  点亮灯塔的火种,就是“人类命运共同本”。

  我们点亮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灯塔”,同时也敲响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钟声。

  按照辩证唯物主义哲学说法,矛和盾总是对立统一体。

  我们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因为,相对应的,在当下的世界大环境中,还存在着一个“反人类共同体”。

  至于这个“反人类共同体”,我们不展开说。

  为了把这个道理讲明白,特别是要让西方人能听得懂,我们请出了马斯洛。

  马斯洛把人类需求分成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爱和归属感、尊重和自我实现五类。

  咱们追求的共同富裕,按照马斯洛的分类法,那至少得是第三个类别以上的。

  而我们世界目前面临的、特别是广大第三世界面临的共同问题,恐怕是第一个或者第二个居多,吃饭问题有没有解决、战乱问题有没有解决、瘟疫问题有没有解决、殖民问题有没有解决,所以人类的生理问题和安全问题,仍然是当今世界的主要问题。

  至于“爱”、“尊重”、“自我实现”,能不能实现,什么时候实现,这得问问那些自诩为这个世界的顶层设计者们。

  这样,欧美想用“共同富裕洪水猛兽论”把咱们变成茫茫大海中的一座漆黑的孤岛,而咱们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火种点亮了第一世界、第二世界、第三世界被剥削者、被压迫者、被殖民者的灯塔,并敲响了钟声。

  灯光微弱,却很坚定。

  钟声悠长,却很自信。

  从这个角度出发,“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大战略。

  而“一带一路”、“上合金砖”,是大战术。

  共产主义社会是人类共同追求的理想社会,这一点毫无疑问。

  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这一点也是毫无疑问。

  让世界人民走上社会主义道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一点更是毫无疑问。

  最后两句话:

  我们今天的社会主义是中华民族九死一生奋斗出来的;

  世界上从来没有救世主。

  继续听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24-3-4 20:53 , Processed in 0.07813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01-2023 dacankao.com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