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34|回复: 0

万小刀:“中国芯片开山鼻祖”,她竟对父亲做出这种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9-5 23: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被美国制裁芯片多年后,就在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访华时,华为Mate60 Pro突然上市,引发轰动,被美国人认为是扔在华盛顿上空的一枚“核弹”!

  华为连发布会都没开,直接上货,产品参数等都没有官宣,但网友表示这款新机用的是麒麟9000s芯片,妥妥的5G网速,这意味着,在美国的极限封锁下,华为突围成功,麒麟芯片回归了。

  消息之所以如此令人振奋,是因为中国苦芯片制裁久矣,这些年来被某些国家死死卡住脖子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芯片之痛,是企业的痛,也是国家、民族的痛点,其实,我们在芯片领域起步并不晚,也并不缺少出类拔萃的人才。

  1956年,我国紧跟国际最先进半导体研究的步伐,从一片空白开始,一度杀入了国际半导体领域第一梯队。

  而带领中国半导体“破冰”的学科奠基人,正是被称为“中国芯片事业的开山鼻祖”“中国半导体之母”谢希德!

  她不光是中国芯片事业的奠基人之一,还是新中国成立后,复旦大学第一位女校长,为该校改革发展立下汗马功劳,被誉为“中国的哈佛大学校长”。

  她的一生堪称传奇,也饱尝苦难。

  二、

  谢希德1921年出生于福建泉州,父亲名叫谢玉铭。

  很多人或许还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他是中国早期的物理学家,曾精准测定了氢原子光谱的结构,是“与诺贝尔奖擦肩而过的人”。

  可以说,在物理学领域,他是绝对的先锋人物。

  后来在20世纪80年代,已斩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杨振宁,曾与谢希德有过一段对话。

  他对谢希德说:“我刚发现20世纪30年代,其实已经有一些华裔学者,他的研究快要接触到诺贝尔奖,你知不知道一个叫谢玉铭的人?”

  谢希德回答:“我知道,他是我父亲。”

  虎父无犬女,谢希德年幼时就受父亲影响,常在父亲书房看书,上学后更是爆发出学霸属性,考试门门拿第一名。

  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谢玉铭经常对女儿说:“中国需要科学。”

  父亲的话被她烙在了心里,但也是这句话,为日后她与父亲彻底决裂埋下了伏笔。

  此后,她随父亲迁往北京,在北京贝满女中就读。上学期间,谢希德还认识了同样智商超群的曹天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短暂的相逢却成就了两人医生的缘分。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谢玉铭当即决定带着女儿去武汉避难,之后辗转到达长沙、贵阳等地。

  在战火纷飞之中,颠沛流离之际,谢希德遭遇了人生中最痛苦的厄运。

  三、

  或许是因为长时间东奔西走,她被确诊为右腿骨关节结核。这在当时堪称不治之症,如若调养不好,必将终身残疾,行动不便。

  为了治病,她只好辍学在家,每天躺在床上休养,但仍坚持读书写字。

  远在北京的曹天钦,在得知谢希德生病后,经常写信给她鼓励。在一封封写满关怀的信件里,两人的关系,也逐渐升温,变成了恋人。

  几年后,谢希德的身体恢复了一些,逐渐能艰难站立,便在老爸谢玉铭的安排下,插班进入到厦门大学数理系学习。

  在厦大读书期间,谢希德在日记里写道:国家正处于巨变中,人类的历史正在重写,中国的前途有待于这辈青年的努力。

  从厦大毕业后,她在沪江大学给美国教授任教担任助教,经教授推荐获得了到美国史密斯学院读研的机会,因此拒绝了男友曹天钦的求婚,此后她考入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博士学位,专攻理论物理。

  值得一提的是,曹天钦向谢希德求婚前,也当过英国科学史专家李约瑟的助手,为其写作《中国的科学与文明》一书提供过不少帮助,这份机缘也在多年后,救了他和谢希德的命!

  曹天钦眼看女友要追求更高的学问,于是通过李约瑟的推荐,也去英国剑桥大学深造,主攻生化学科。

  如此一来,两人距离越来越远了,但他们对彼此的爱意,并没有减退,反而越来越浓。曹天钦在英国读书期间,总给谢希德寄去明信片,称我最渴望可以早日共享生活,幸福地娶你为妻。

  谢希德收到明信片,笑得合不拢嘴。

  那时他们还约定,等各自拿到博士学位后,就立马回国结婚。

  但人算不如天算,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后,谢希德和曹天钦打算一起回国,却遭到美国的阻扰!

  四、

  新中国成立不久,抗美援朝战争爆发,美国突然颁布了一条法令,称禁止中国理工类留学生离境,钱学森等一大批科学家被软禁。

  已经一脚迈入美国乃至全球顶尖物理学术圈的谢希德,也成了主要针对对象,当时美国方面胁迫谢希德,要她为美国效力,但遭到谢希德严厉拒绝。

  此时此刻,要想从美国直接回到中国已经不可能了,只能想其他办法。

  谢希德与远在英国的曹天钦通信商讨后,决定自己去英国找他,而后“曲线救国”,从英国回到祖国的怀抱。

  不过,这个难度也非常大,碍于国际局势,先不说美国方面放不放人,英国方面也不可能随便接收她。

  最终,还是曹天钦主动找到旧友李约瑟,请求他帮助,称自己要在英国与女友谢希德结婚。

  此时已是皇家学会会员的李约瑟,听完曹天钦的请求后,马上去了英国内政部,以自己的名义为谢希德来英国担保。

  就这样,谢希德如愿到达了英国与男友相聚。

  1952年,31岁的谢希德和32岁的曹天钦,在李约瑟的见证下,正式举行了婚礼。

  短暂度过蜜月期后,他们决定回到中国。

  在菲律宾任教的父亲谢玉铭知道后,强烈要求女儿不要回国,但谢希德认为,祖国需要科学,自己必须回去报效祖国。

  最后,他对父亲说:“自古忠孝难以两全”,竟与他断绝父女关系,毅然从英国回到了中国。

  一回国,她与丈夫曹天钦,就马不停蹄投入到新中国的科研发展之中……

  五、

  曹天钦回来后,进入到中国科学院生理生化所工作,也就是现在的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他被聘为副研究员,开始筹建中国人自己的生化实验室。

  他对肌肉蛋白质、胶原蛋白质、神经系统蛋白质等项目的研究,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之后多年里,他更是成为了国家著名的生物化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谢希德则被邀请到复旦大学任教,因为早年生病腿落下了残疾,腿部不能弯曲,她每次只能站着上课。

  对此,她打趣说:“坐着讲课会影响气氛!”

  在复旦大学教学期间,谢希德眼看着校内师资匮乏,很多基础课无法开展,于是主动挑起了大梁,先后开设了普通物理的光学、力学、理论力学、量子力学、固体物理等七八门课程。

  当时新中国百废待兴,没有教材,她就亲自编写讲义,讲一门课,就亲手写一门教材。

  很快,她就接到了更艰巨的任务,正是这个任务,让中国快速步入芯片行业!

  1956年,国家制定了12年科学发展规划,立志要改变科技落后的现状,谢希德被邀请去北京大学,与另一著名物理学家黄昆一起,主持创立中国第一个半导体专门化培训班。

  半导体是二战之后诞生的新科技,决定着国家的未来,也成为各国科技的必争的科技高地。

  担任培训班主任的黄昆和副主任谢希德,深知这项任务的重要性,他们全身心投入到半导体研究工作中。为了聚精会神搞科研培训,减少干扰,谢希德竟将刚满5个月的独子曹惟正放在上海家里……

  当时,国内在半导体领域一片空白,没啥参考资料,主要参考资料只有国际物理期刊上的论文,谢希德就向黄昆提议,要不咱们自己编写一本科学而系统的教材。

  黄昆非常支持,自那以后,谢希德白天给培训班的学生上课,空隙时间就翻阅与半导体相关的文献,看到什么就写下来,最后系统地整合到一起……

  1958年,她和黄昆一起合著的《半导体物理学》终于问世了!这本书,堪称我国半导体领域最早的一本专门著作,更是之后数年里,我国半导体物理专业的学生和科研人员,必读的权威教材!

  它直接推动了我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

  在谢希德和黄昆的理论加持下,我国半导体产业也迅速跟上,还研究出了第一枚单晶硅,第一块半导体材料,第一只晶体管……

  值得一说的是,这个培训班出来的数百名学生,日后多数都成了我国半导体领域的栋梁之材。

  然而,就在这本著作问世后,谢希德又病了。

  六、

  她患上了肾结石,需要紧急做手术,所以随后返回了上海治病。

  但回来后,谢希德并没有休息多久,就又投入到半导体研究工作当中,她很快被任命为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的副所长。

  为了将自己了解的半导体知识传授给更多人,1959年,38岁的她还写了一篇《半导体的将来》文章,她提到,未来的二十一世纪,由半导体做成的材料,将广泛应用于无人飞机、汽车,甚至是AI智能上面。

  而这些,在今天,真的全部都实现了。

  只能说,谢希德先生太有远见了!

  那之后,她还联合固体物理学家方俊鑫一起,合著了《固体物理学》一书。这本书在此后近三十年时间里,都被国家教委评为“优秀教材”。

  因为像谢希德这样的人的无私奉献,当时我国半导体事业的发展,完全与日本处于同一梯队,并没有落后于世界太多。

  因此,人们都亲切称呼她为“中国半导体之母”!

  怎料,国内时局风云变幻,1966年,一场旷日持久的运动爆发,谢希德因为有美国留学经历,竟被关押了起来,她被就近关到学校的物理低温实验室里,一连九个月,都无法出来。

  更糟糕的是,这一时期,她刚刚确诊患上了乳腺癌,痛苦不堪。

  而她的丈夫曹天钦,也被关进了“牛棚”,生死不明……

  当时她家里的保姆不堪羞辱,自杀身亡,谢希德得知后,第一次叹气道:“我的命为什么那么苦?”

  但为了心中未完成的科研事业,她咬咬牙,劝慰自己,我要争取活十年。

  幸运的是,1972年,中国外交开始活跃,就在这一年,李约瑟访华,他向周恩来提出,想见一见老朋友曹天钦和谢希德。

  这次见面后,他们夫妻二人的状况也稍微好转。

  可重见天日后,谢希德却哀痛不已,因为她发现,如今欧美等国已经开始新的半导体研制,曾和我们同一梯队的日本,在半导体上,早已领先我们好几代了。

  那时日本一个半导体工厂的月产量,相当于我国当时600家半导体工厂年产量的10倍!差距竟然如此之大,令人堪忧啊!

  因此,谢希德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

  七、

  1983年,62岁的她被选为上海复旦大学校长。

  她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位女校长。

  自从担任校长后,谢希德不顾所有人反对,牵头开设了全新学科——表面物理学。

  这个学科在当时闻所未闻,很多人不看好,但她就是要开设。她介绍说,这个学科对钢材的耐腐蚀、新能源的开发,以及半导体器件工艺的改造和催化有着巨大影响。

  如此一来,半导体不再仅仅只是理论,而开始走向与实际相结合的道路。

  多年后,有专家评价说:谢希德这一学术转型的社会价值,不亚于她在上世纪50年代,对中国半导体学科的贡献!

  与此同时,她更是力排众议,对复旦大学进行系科细化调整,大胆打破只有文理两科的陈旧苏联模式,立志要将复旦大学变成一流院校,于是先后成立了技术科学学院、经济学院、管理学院等一系列学院,并在1986年,成立了中国高等教育界第一个生命科学学院。

  在她的推动下,到1988年,复旦大学真正成为了一所综合性大学!

  为了时刻不落后世界,她还打造中美交流平台,在学校成立了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亲自担任主任。

  这也是中国高校最早专事美国研究的机构,为中美的交流做出了极大贡献!

  在此期间,谢希德经常拖着病重的身体,一瘸一拐,前往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波兰等国家,几乎走遍了大半个地球,就是为了将最新的学术带回祖国。

  美国期刊《今日美国》赞誉她是:“中国的哈佛大学校长。”

  除了专注于学术,她也十分关注中国女性的命运,总是鼓励广大女生,要打破偏见和障碍,和男生一样投身科研去奋斗。

  为了帮祖国培养出更多优秀学子,谢希德总是鼓舞学生们出国留学,并亲自给他们写推荐信。

  她的要求只有一个,记得回国。

  这些学生们毕业后,真的都回到了祖国的怀抱,成为了中国各行各业的尖端人才。

  为此,两次荣获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巴丁盛赞谢希德是:“中国科学界最有影响力的人。”

  但这样一位伟大的女性,却在丈夫曹天钦去世几年后,再次饱受病魔的折磨,在1999年彻底病倒了。

  美国国会为了纪念她,专门隆重地在美国国会大厦升起了一面美国国旗,以此感谢她的无私付出。

  随后,这面国旗被送往谢希德所在的医院,没多久,她就病逝了,享年79岁。

  她留下的唯一遗嘱是,“把我的遗体捐给中国医疗事业。”

  即便到生命最后一刻,她依旧心中想着的是中国的未来。在她心里,没有什么比祖国的发展更重要。

  曾有媒体报道过一个细节,称谢希德在去世前一年,曾带病参加了一个教师节晚会,当时主持人问她:50年代时,为什么冲破重重阻扰回到中国?

  她的回答简单而有力:“我爱中国!”

  中国需要科学,更需要这样爱国的科学家,谢希德夫妇用自己的一生,完美诠释了什么是中国科学家,什么是爱国。只有一代又一代的中国科学家像她这样接续奋斗,才能真正扛起科技强国的大旗,让我们彻底摆脱被人卡脖子的命运,立于不败之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24-6-23 08:49 , Processed in 0.12500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01-2023 dacankao.com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