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83|回复: 0

五洲棋局:1937:面对真正的侵略,美国曾有另一番嘴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3-7 01: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关于乌克兰危机政治立场的文件发布之后,联合国、俄乌双方都表示欢迎,欧洲多国也表示乐见其成,倒是美国政府的某些人不高兴了,说“没有谴责俄罗斯等实质性内容”。

  本来嘛,美国人的反应就在意料之中,毕竟他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彼此心知肚明,我们也有一堆正事要忙,不理他们就是了。

  但是,我看到好像有一些脑瓜子不大清醒的人也在鹦鹉学舌,阴阳怪气地跟着指责起中国“和稀泥”,这实在就不能忍了,因此我高低得整两句。

  既然这些人想帮美国求锤,我们现在就满足这种要求。

  坦率地讲,最没有资格说中国的政治立场“没有实质性内容”的人,不是别人,恰恰就是美国政府,尤其是对着中国说。

  不为别的,就因为它在1937年,在面对遭受日本全面入侵的中国时,完全是另外一副嘴脸。

  我们只需看一份声明和一场会议,对它的政治品行就清楚了。

  1937年7月16日,在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之后的第二周,美国政府终于顶不住舆论压力,发表了第一份正式声明:

  在这份声明中,美国政府从草拟时就强调文本“应该避免刺激日本”,因此没有提到任何具体国家、具体事件,其全文如下:

  “毫无疑问,当前一些地区存在着紧张局势,表面上只涉及邻国,但归根结底,这是全世界不可避免的关切。

  Unquestionably there are in a number of regions tensions and strains which on their face involve only countries that are near neighbors but which in ultimate analysis are of inevitable concern to the whole world.

  (很好,侵略都开始了,还说是紧张局势)

  任何正在进行或即将发生的武装敌对行动,都将使所有国家的权利和利益受到或可能受到严重影响。

  Any situation in which armed hostilities are in progress or are threatened is a situation wherein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all nations either are or may be seriously affected.

  (注意它的用词,“武装敌对行动”而非“单方面入侵”,意思是双方都有责任)

  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严重敌对行动,都不可能不以各种方式影响美国的利益、权利或义务。因此,我认为有责任就我国深感关切的国际问题和局势发表一份声明,表明我国政府的立场。

  There can be no serious hostilities anywhere in the world which will not one way or another affect interests or rights or obligations of this country.I therefore feel warranted in making—in fact, I feel it a duty to make—a statement of this Government’s position in regard to international problems and situations with respect to which this country feels deep concern.

  (好一个“任何地方”,甚至连日本都不敢提)

  美国一贯主张维护和平。我们提倡国家和国际的自我约束。我们主张所有国家在推行政策时避免使用武力,避免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

  This country constantly and consistently advocates maintenance of peace. We advocate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self-restraint.We advocate abstinence by all nations from use of force in pursuit of policy and from interference in the internal affairs of other nations.

  (很好,跟强盗说自我约束,把入侵称为干涉内政)

  我们主张通过和平谈判和协议进程来调整国际关系中的问题。我们主张忠实遵守国际协定。

  We advocate adjustment of problems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by processes of peaceful negotiation and agreement. We advocate faithful observance of international agreements.

  (意思是这不是侵略,只是不遵守国际协议)

  我们坚持条约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认为在必要时,应本着互惠互利的精神,通过有序的程序修改条约条款。

  Upholding the principle of the sanctity of treaties, we believe in modification of provisions of treaties, when need therefor arises, by orderly processes carried out in a spirit of mutual helpfulness and accommodation.

  (神圣的是条约,而不是主权,日本的问题也不是侵略,而是没有走流程)

  我们相信,所有国家都应尊重他人的权利,并履行既定义务。

  We believe in respect by all nations for the rights of others and performance by all nations of established obligations.

  (连尊重主权和领土都不敢提,说成权利)

  我们主张振兴和加强国际法。我们主张采取步骤促进世界经济安全与稳定。我们主张降低或消除国际贸易中的过度壁垒。

  We stand for revitalizing and strengthening of international law. We advocate steps toward promotion of economic security and stability the world over. We advocate lowering or removing of excessive barriers in international trade.

  (真心服了,都什么时候了,想的还是生意)

  我们寻求商业机会的有效平等,我们敦促所有国家实施平等待遇原则。

  We seek effective equality of commercial opportunity and we urge upon all nations application of the principle of equality of treatment.

  (还是生意)

  我们相信限制和减少军备。我们认识到维持足够的武装力量以保障国家安全的必要性,我们准备按照其他国家的裁减或增加比例裁减或增加我们自己的武装力量。

  We believe in limitation and reduction of armament. Realizing the necessity for maintaining armed forces adequate for national security, we are prepared to reduce or to increase our own armed forces in proportion to reductions or increases made by other countries.

  (意思是被入侵是中国自己的责任,没有维持足够的武装力量保障国家安全?)

  我们避免结盟或纠集承诺,但我们相信通过和平和切实可行的方式进行合作,以支持上述原则。

  We avoid entering into alliances or entangling commitments but we believe in cooperative effort by peaceful and practicable means in support of the principles hereinbefore stated.”

  (这条是实质性内容,因为日本最担心联合制裁,而美国这个不参与国际联合行动的表态让它吃了一颗定心丸)

  然后就没了。

  大家是不是傻眼了?这算哪门子声明?

  是的,当时国民政府上上下下也是一脸蒙圈。

  毫无疑问,这样一份声明出来之后,日本大受鼓舞,立即表示支持,同为轴心国的德国和意大利也表示支持。

  原因很简单,用美国现在指责我们的话说,这才是一份真正的“拒绝谴责侵略者,偏袒一方,缺乏实际性内容”的声明。

  看着这份连“尊重各国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和“停火止战”这两个最基本要求都不敢提的声明,我真不知道美国政府如今为什么会有脸面来指责别人。

  声明发表之后,美国政府主要负责人又发表了多个备忘录,坚称美国应该采取“中立”的立场,“不卷入日本和中国之间的冲突,不会对日本实施任何制裁措施”。

  如果说美国的态度到此为止,那我们也不会说什么,毕竟外人嘴上说得再好听,说到底也是没有这个义务帮助我们的,我们自己的国家还是要自己救。

  但是,在随后11月3日至24日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的专门讨论中日问题的九国公约会议上,美国政府又上演了一出更无耻的戏码——

  两面三刀,罔顾是非要求中国做出让步。

  从布鲁塞尔会议的筹备过程开始,作为《九国公约》的签约国,美国先是直接拒绝了国际联盟提出的由美国召集会议——国联认为《九国公约》就是1921年在华盛顿签署的,而且第一条就是尊重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所以现在理应由美国召集——的建议,然后又要求会议邀请函不能带有明确的态度倾向,“表述应尽可能宽泛,只提会议的时间、地点,指出会议的目的是寻找以协议结束冲突的方法”,“以避免倾向性”。

  一番推托之后,会议只能选在比利时开,因为备选的荷兰也跟着拒绝了在海牙召开会议的提议,而比利时虽然一开始担心“徒然损害自身在日本的利益(比利时驻日大使巴索姆皮埃尔语)”也想拒绝,但被当时的世界老大、在华利益巨大的英国劝服了。

  然后美国人就开始表演了:

  会议召开前,美国总统罗斯福明确指示全权代表戴维斯三点原则:

  1、美国绝不能以任何方式参与国际联盟的联合行动;

  That the United States is in no way, and will not be in any way, a part to joint action with the League of Nations.

  2、美国绝不能被推到前面当领导者,也不当建议者;

  That the United States policy does not envisage the United States being pushed out in front as the leader in, or suggestor of, future action.

  3、绝不能让国内舆论认为美国在追随英国。

  That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picture, the United States cannot afford to be made, in popular opinion at home, a tail to the British kite, as has been charged and is now being charged by the Hearst press and others.

  我不知道现在帮美国政府说话的那些人会如何看待这个指示,这是不是就是他们天天挂在嘴边骂自己的“又当又立、又坏又怂”?

  什么?他们不相信美国政府会这样?

  我也懒得解释了,不信就直接去美国国务院官网自己看吧。

  我再举一个例子,让他们看看美国政府怕得罪日本人怕到“怂”成什么样子:

  会议召开前的11月1日,有媒体援引英国时任外相艾登的话,说是美国政府提议召开的会议,美国代理国务卿韦尔斯立刻指示查清新闻来源,并在次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不是美国提议的,美国也绝对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怎么样,是不是和这些人想象中“威武霸气、无所畏惧”的美国大相径庭?

  这些还不算什么,真正过分的是:

  美国政府居然当面要求中国代表团陈述意见后必须退席,不得参与讨论,并且要就日本开发中国自然资源等诉求有所回应。

  是的,没看错,美国要求的是中国妥协——

  会议召开前的10月14日,在得知日本有可能拒绝参会之后,受英国委托,美国国务院指示驻日大使格鲁约见日本外相广田弘毅,保证会议“将为日本提供一个表达观点的平台,有助于日本实现向欧美派出亲善使节的同样目的”。

  看到美英这个态度,蹬鼻子上脸的日本马上提出一系列非分要求,然后,美国政府居然答应了,转头就要求中国做出上述“适当让步”。

  差点没把顾维钧大使气出心梗。

  但是没办法,为了揭穿日本人真侵略、假和谈的虚伪面具,中国代表团在得到国民政府指示后不得不同意美国人的要求,寄希望于通过退让能让列强制定一个援华制日的行动计划。

  但是,就连这个最基本的期望,最后也破灭了:

  英法表示由于欧洲的局势正在迅速恶化,无力再抽身到东方,因此无论是制裁日本还是支援中国,行动都需得到美国的支持,“美国做到什么地步,英国就做到什么地步(艾登语)”,“没有美国的书面保证,法国不会提供帮助”。

  反倒是之前国民政府没寄予太大希望的苏联态度坚决,提出如果英法美愿意一致行动,建议采取军事行动打击日本的侵略行为。

  面对这种三角僵局,中国代表团立刻找到戴维斯,跟他详细讲述中国抗战的艰难困境,戴维斯听后深受震动,随即向美国国务院提出应让国会通过支持中国的决议、甚至修改《中立法案》、加强海军建设威慑日本等。

  美国国务院是怎么回复他的呢?

  毫无意外,不仅老调重弹,还更保守了,它给出四点指示:

  第一、这些建议的措施超出了会议邀请函向日本人承诺的议事范围;

  第二、建议与会的国际联盟各国都要明确避免采取这些措施中的任何一条;

  第三、否决修改或搁置《中立法案》的建议;

  第四、不赞成英国提出的不承认日本侵略成果、不贷款给日本等提议。

  真的,前三点就算了,后面这个真的让人彻底无语,因为这已经超出了美国袖手旁观的算计,动的是要让主会的英国难堪和威信受损的心思。

  这就是还在蛰伏期的美国,每一步都在朝着削弱战略对手的方向精心准备,为此它可以藐视一切道义和规则。

  收到指示的戴维斯把这个消息告诉给顾维钧,中国代表团除了一声长叹,无可奈何。

  一边是迅速扩大的侵略战火,一边是列强的观望扯皮,而没有亚欧战争风险威胁的美国却再三推脱,甚至连在自己首都签的协议都视为废纸,这算什么行为?

  顾维钧只能愤然写下这段记录:

  “此次会议美虽阳称与各国合作,阴执牛耳,初尚表示积极,自华府国会开会以来,其态度忽转消极,近且微露颓丧”,英法“受美态度影响趋消极”。

  国势单薄,人微言轻,代表团也无力回天。

  11月12日,上海沦陷。

  兵败如山倒的国民政府再次向各国紧急呼吁援华制日、武装干涉,美国再次拒绝请求。

  11月24日,彻底陷入僵局的布鲁塞尔会议,在发表了一份不痛不痒的报告书、“重申国际关系基本原则的有效性、必要性和普适性”之后,宣布无限期休会。

  无共识,无计划,无行动。

  休会半个多月后,12月13日,南京沦陷。

  ……

  四年之后,以“中立”之名坐视亚欧大陆战火连天、生灵涂炭的美国,终于等到了各主要国家全部如其所愿打成废墟的结果,这才开始换上一副正义嘴脸,着手准备入局。

  1941年5月,珍珠港事件爆发的半年前,中国人曾寄予厚望的美国正式援助,总算姗姗到来。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这段真真切切发生在我们身上的历史,是一面再真实不过的照妖镜。

  听其言不如观其行,和美国现在天天挂在嘴边的“自由”、“平等”、“博爱”相比,我们更应该看清楚的是它在世界重大历史关头所体现出来的惊人的虚伪、自私、无情。

  但是,今天我们重温这段历史,并非为了抨击它。

  因为还是那句话,人说到底还是要靠自立自强,别人并没有义务、更没有意愿无偿帮你,从国际政治的现实主义角度讲,我们没有理由指责别人这种只考虑自身利益、为达成战略目标不择手段的行为,那是幼稚的行为。

  我们的目的也并非是说现在风水轮流转了,现在变成我们强大了,所以我们也要隔岸观火、只求利益,那样太小看我们的胸怀和格局了,该做的事情我们一定会秉持公平公正的立场来做,不会坐视丑行和悲剧重演。

  既然这些都不是我们重提往事的目的,那我们今天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就是要告诉那些没有深入了解这段历史、对美国粉饰后的所有宣传不经思考就全盘接受、甚至沦为其传声筒而不自知的人一个道理:

  国际政治不是喊口号,它是关乎国家利益和战略目标的复杂博弈,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有必要、有理由对自己的国家保持坚定的信心和耐心。

  那种宣扬虚无主义和庸俗观点的言行,其目的并不是为了我们好,而是问题的始作俑者想要转移矛盾的本质和焦点、顺带瓦解我们的凝聚力,其真正目标是要干扰我们赶在它彻底瘫痪欧洲之前尽快劝和促谈的计划。

  我们绝对不能让它得逞。

  因为,它已经通过自己的历史表现,证明了它并不值得信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24-6-13 11:22 , Processed in 0.12500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01-2023 dacankao.com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