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36|回复: 0

明哥在路上:同样疫情3年,同样是未成年人,做人做事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1-23 21: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疫情的第3个年头,还有47个日子,就要结束了。

  明哥每天都在为自己的下一顿饭吃什么,而焦头烂额。

  但是我肯定不是情况最糟糕的,因为还有年轻人在为房贷、工作、社保,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我本来以为,人到中年的明哥过得不算差了,还安慰自己过出了岁月从容的沧桑感觉。

  直到今天,看到深圳证券交易所负责公司上市审核的官方网站的一则公告,顿时觉得晚饭都不用吃了,因为肚子里已经被气充得鼓饱。

  一家名叫:深圳市达科为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发布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招股说明书。

  达科为的IPO申请,于2021年9月29日受理、2021年10月31日已问询、2022年7月25日通过上市委会议,目前已提交注册状态,距发行上市、募资圈钱,仅一步之遥。

  对某些人来说,一旦这家公司获得了交易所的批准,允许股票上市、融资,这3年疫情,真得就好像过得梦一样了。

  公司最大的股东:吴映洁,1995年2月出生,今年才27岁;

  第五大股东:何政龙,出生于2005年7月,现在才17岁,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

  你要说,这家公司从事的是何种神秘业务,在几乎所有行业都面临生存压力的大疫时代,还能够由年轻人掌舵,逆流而上,开辟上市神话?

  我相信答案你已经猜到了:

  核酸采样管。

  2

  此公司:

  2020年,销售了44298升核酸保存液、962.93万支核酸采样管,当期就获得了5260.37万元的销售收入;

  2021年,销售了2799升核酸保存液、1561.72支核酸采样管,收入为4827.88万元;

  2022年1-6月,只销售核酸采样管,半年就2145.84万支,远超去年全年的量,获得了4190.23万元收入。

  这还是在国家医保局、各采购省份的医保单位和财政单位,不断将价格压低的情况下,获得的营业收入。

  最新的价格是1.95元/支。

  也许,你每做一次核酸检测、消耗一支白身红帽的管子,就为这家公司贡献了1.95元的营业收入。

  在2020年、2021年,核酸检测还没有成为大多数城市居民的日常标配,公司就分别取得了6.05亿元、8.37亿元的收入。

  在疫情的肆虐下,餐饮、电影、旅游、酒店、商超、互联网、房地产等各行业纷纷下行,有的甚至已经躺平,打工人为确保不会被裁、小生意业主为确保不会倒闭,而殚精竭虑。

  但是人家,就靠着单一的业务、一招鲜吃遍天,逆流而上,亲自演示了什么叫野蛮成长。

  本来,这家公司不是年轻人在操盘的。

  现在27岁的吴映洁,之前可不是第一大股东。

  第一大股东是她爹:吴庆军。

  经历过多次增资扩股和转让后,吴映洁已经直接持有15.46%的股份,晋升公司第一大股东,但是却不在公司任职。

  真正操盘的是她爹,吴庆军直接持股11.40%,并通过中间公司间接控制15.15%的股份。

  父亲担任了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在前方操盘、冲锋陷阵,哪里有疫情就马上抢下地盘。

  女儿坐享其成。

  有意思的是,吴映洁她妈,也就是他父亲的前妻:张莉,还直接持有公司4.05%的股份。

  另一对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的是何俊峰,以及他未成年的儿子:何政龙。

  何俊峰持股12.88%,公司第三大股东,儿子何政龙持股7.73%位列公司第五大股东。

  瞧瞧这双剑合璧、龙飞凤舞的配置。

  但是人家还有更高的追求,要把核酸检测事业做大做强。

  要不,怎么会想到推动公司上市,计划募集股民、基民的8亿元钱,以继续扩大生产线和产能呢?

  其他行业的悬崖艰难,成就了他们的资本狂欢。

  但是人家不仅仅是想把股民、基金机构的钱给圈过来,还趁着新股东没有进来之前,把公司账上的现金给分掉。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2年1-6月(报告期),每期末均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315.60万元、315.60万元、2098.85万元和5169.16万元,合计7899.21万元。

  若按控制股份的比例计算,约有近4946.49万元进了上述四人的口袋,其中吴映洁约分得1221.22万元,何俊峰约分得1017.42万元。

  未成年的孩子分到了611万元。

  留一个空壳子,圈进来8亿元,无成本地用投资者的钱,再扩大再生产,生产出无数的核酸检测管,创造业绩,将股价推高,然后再减持套现股票。

  那你说,这样的公司上了创业板,怎么着估值得30亿元吧?

  那是起步价!

  怎么着也得到60亿元的估值!

  这样一算:

  27岁的第一大股东,也就是同龄人刚硕士毕业年龄的吴映洁,就有将近7亿元的身价了;

  未成年的何政龙,也差不多3.6亿元的身价了。

  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

  同样面对疫情肆虐度日3年,同样是刚毕业的年轻人,同样是未成年的懵懂孩子,做人的格局、做事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所以啊,不要抱怨大环境,不要归咎于外部原因。

  瞧瞧本山老师说得多好:

  明哥心中就有一个问题:

  咱们的监管层,能让这样的公司上市融资吗?

  如果哪天疫情控制住了,不再动不动做核酸了,这样的公司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如果你是基民,你允许基金经理去申购这家公司的首发股票吗?

  如果你是股民,你能摸着良心,花钱去买它家的股票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大参考

GMT+8, 2022-12-2 14:26 , Processed in 1.109517 second(s), 16 queries .

美股交易 ava爱华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11-2021 dacankao.com 广告QQ:3037457936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CAD软件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