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65|回复: 0

路财主:让对冲基金跪下叫爷爷,这家汽车公司要上市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19 18: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保时捷也要IPO上市了。

  两周前,大众集团(没错,就是生产汽车那个“大众”)发布公告,说会将保时捷(憋怀疑,就是生产著名豪华跑车的那个保时捷)在德国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上市,时间点最快是在9月底,最迟不超过2022年四季度。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保时捷上市的估值可能在600亿~850亿欧元之间(约合人民币4200亿~6000亿元)。按照大众集团目前公开的募股方案,这次IPO,可能募集超过10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700亿元)的资金,如果加上非公开发售的股份,保时捷此次IPO的募资额,很有可能超过20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399亿元)。

  纯粹看募资额的数字,保时捷上市大概率会成为欧洲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IPO之一。

  有人可能会问了:

  一家豪华跑车公司,一家平民汽车公司,保时捷上市,为什么由大众汽车发布公告?

  嗯,是的,保时捷这家公司,在2009-2012年,被大众公司给100%股权收购了。

  关于保时捷和大众公司股权的恩怨情仇,2017年的时候,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

  《这家汽车公司,让对冲基金跪下叫爷爷……》

  可惜,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的微信号上早已没有这篇文章,现在重新整理如下:

  ---------

  第一幕:你们对冲基金都是傻逼!

  时间要从2008年初说起。

  在刚刚过去的2007年,全球经济火热得不要不要的,卖跑车的保时捷公司赚钱赚得,那也是不要不要的,当年纯利润就高达64亿欧元,创下历史记录。

  赚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有了这么多钱,该怎么花呢?

  给股东分红?

  NO!NO!NO!

  保时捷可是私人公司,人家原本就是富三代,不差钱,不需要分红,有这么多钱,正好可以买下另外一家著名的汽车公司——德国大众。

  早在2005年9月26日,保时捷就已经对全世界公布,它想要收购大众公司。

  按照咱们天朝股市的规律,一家公司宣布要收购另一家公司,被收购那家公司的股票还不蹭蹭蹭地来几个涨停板,不涨个一倍两倍的,都对不起“上市公司”这四个字。

  可奇怪的是,大众公司的股票并没有上涨,反而有所下跌……

  商场如战争,要搞收购,保时捷公司首先需要搞清楚,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保时捷公司当然是看多方,但奇怪的是市场上的资金居然在使劲儿卖空大众的股票,难道他们都是猴子请来的救兵么?

  谁是卖空方?为什么他们居然不做多大众公司的股票,反而使劲儿卖空?

  答案是:欧洲各大对冲基金在卖空大众。

  欧洲这一众对冲基金,是不是傻啊?

  一点儿都不傻!

  凡是上市公司收购,都是不成功便成仁,如果成功,被收购公司当然是股价看好;但若收购不成,被收购的上市公司,股价来一波下跌那是免不了的事儿。

  那对冲基金为何断定,这场收购玩不成呢?

  因为,大众公司不是一般的公司,真的是所谓的大众的公司。

  虽然说,德国大众是上市公司,但大众还有一个特殊之处,就是政府占有一定的股权。

  二战期间,希特勒曾经征用过这家公司,由此产生了官方股份,战后,为了防止这家公司被外国公司收购,德国政府专门为大众公司量身定做了一部《大众法案》。

  根据德国的《公司法》规定,只要对一家公司持股达到75%,就算取得了该公司的控制权。但《大众法案》规定,持有大众公司的股份20%以下时,按实际持股比例计算投票权,当持股比例超过20%,其投票权不再增加,除非,除非你持有80%以上的大众公司股份。

  咦,德国政府为啥脱裤子放屁,不多不少就规定个80%呢?

  答案也很简单,因为大众的政府持有股份刚刚好是20.1%,换句话说,只要政府的股份不出售,任你保时捷把市场上的股份买完,你也控股不了大众公司。

  那政府股份到底有没有可能出售呢?

  20.1%的政府股份,由大众公司所在地下萨克森州政府持有,法律上讲,归全州纳税人所有,若要释放股份,必须提交州议会表决,弄不好还得启动公民投票,这动静可就不是一般地大了。所以,大家很清楚保时捷公司几乎不可能拿下些许的政府股份——即便是去拿,也会闹得人人皆知,对冲基金向来消息灵通,肯定早就会知道这事儿。

  为什么保时捷宣布收购大众都快3年了,还一点儿进展也没有,就是因为,官方股份它始终搞不定,所以无法对市场上的股份动手。

  这正是对冲基金敢于做空大众股票的原因。

  没想到的是,2007年大赚之后,保时捷公司真的开始在市场上花钱购买大众公司的股份了,而且量还不少——这可引得一众对冲基金窃喜不已,这下,不仅是欧洲,连美国的一些对冲基金都跑来做空大众公司的股票了。

  保时捷公司傻么?

  当然也不傻!

  保时捷为了收购大众公司,早就把《大众法案》研究清楚,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从2005年起它就直接向欧洲法庭起诉,指控《大众法案》违反了欧盟的《公平交易法》——这个法案在欧盟号称是“经济领域的宪法”,高于各国经济相关的法律,如果《大众法案》真违反了《公平交易法》,就会被判无效。

  对冲基金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他们认为,找欧盟法庭打官司旷日费时,诉讼的难度极高,而且欧盟法庭也不值得为一家企业直接怼败欧盟第一强国德国政府的立法机构,所以市场一边倒地看衰保时捷的举动。要不然,也不会引来那么多放空的对冲基金。

  嘿,你还别说,经过两年多的诉讼,2007年底欧洲法庭正式判决《大众法案》无效,保时捷收购大众将和收购其他任何德国公司一样,只要股份达到75%,就能控股大众公司,这也正是保时捷在2008年开始在市场上大举买入大众公司股份的原因。

  一众看空的对冲基金第一局战败。

  没想到的是,对冲基金居然不思悔改,反而大举加码做空。

  这又是为什么呢?

  原来,德国的《证券交易法》规定,通过买入股票对一家上市公司持股超过30%之后,如再增持,便属要约收购,必须公告——熟悉我们天朝股市的人肯定也明白这个规定(中国规定是持股5%以上就必须公告)。

  保时捷虽然打赢官司废了《大众法案》,但却躲不过《证券交易法》,就在打赢官司的时候,保时捷对大众的持股刚好是31%,这意味着保时捷公司对大众股份的增持以后,每进行一步都要公之于众,在阳光下晒一晒。

  可想而知,这个规定对空方无比有利。

  31%的股份占比距离75%还有相当的距离,接下来,保时捷在明处,对冲基金在暗处,随时可以相机离开,who 怕who啊?!

  果不其然,当保时捷持有大众股份的仓位增加到42.6%之后,这个数字就再也不往上涨了。

  市场纷纷传言保时捷的收购遇到障碍,于是,做空大众股份的融券余额开始大幅飙升,最高峰时放空大众的空单总量竟然占到了流通盘的13%,这在德国DAX30指标股中,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大众股价记入DAX30指数)。

  各大对冲基金疯狂做空,孰不知没顶之灾正在袭来。

  因为,用惯了杠杆的他们,完全忽略了法兰克福交易所的一项特殊交易规则,而这项特殊的交易规则,可以让保时捷规避必须公告的那个要求。

  这个规定是什么呢?

  是关于高杠杆的期权交易的。法兰克福交易所规定,如果购买股票期权的人按照股票的全额价款支付期权金,也就是说,不使用融资杠杆,就可以自行决定何时公布自己的期权仓位。

  特别说明,《证券交易法》关于持有股份超过30%必须公布的规定,是针对现股买卖,而交易所的期权交易规则,则是针对衍生品,两者并不矛盾。

  对冲基金忽视这个规定,其实再正常不过了。

  众所周知,期权是一种以小博大的高杠杆交易,对冲基金都是拿着别人的钱,在挣钱过程中唯恐资金不够,所以期权交易中肯定愿意使用杠杆——如果按照股票全价支付期权金,还不如直接买股票好了,使用购入期权而又付出全款,那不是傻逼了么?

  嗯,的确没有对冲基金愿意当傻逼,所以,法兰克福交易所的这一规定,从来没有被人使用,自然也不会被人注意到……

  保时捷就利用这条规则,支付全款的期权金,将自己本来处于阳光下每走一步都要晒一晒的股票仓位,悄悄地转移到了暗处,而对冲基金们却对此一无所知,还一直以为保时捷持有的大众公司股份只有42.6%。

  实际上呢?

  保时捷早已悄悄地购买了大量的大众股份的认购期权,而且全部采用全款购买,由此控制了额外31.5%的大众流通股股份。

  相加之后,保时捷可以控制的大众股份已经高达总股本的74.1%,距离75%只有一步之遥。

  再考虑到政府不可能出售的股份,市场上可供交易的大众公司股票,实际上仅剩下5.8%。

  与此同时,正如前文所言,在2008年10月23日,由于空头肆无忌惮,大众的空单总量,已经高达流通盘的13%,这相当于总股本的10.4%。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空头是当前的空头,不持有股份的情况下,按照现在的价格卖给人股份,到了交割日,空方必须履行交割义务,也就是必须买到股票支付给多方的,所以,只有股票跌了,空方才能够挣到钱。

  现在,如果空单总量高达总股本的10.4%,而市场上可供交易的股份只有5.8%,这意味着空方即便把市场上的股票买光,也不够给期权多头交割。

  这样一来,理论上说,大众公司的股价可以上涨到无限高。

  这个结果,后来还真的发生了。

  鉴于股份达到75%就可以控股大众公司,保时捷将公告自身持有大众看多的期权仓位的公布日期,选在了2008年10月26日——这天是星期天,股市不交易。

  当保时捷公告自己持有的大众公司股份+期权总股本已经达74.1%之后……

  得知大众控股高达74%之后,看空大众的一众对冲基金经理,全部彻夜难眠。

  10月27日周一一开盘,法兰克福交易所,爆发了史上最大的轧空行情,凡放空大众的机构,谁也不想被甩在无券可补的4.6%里,空头们疯抢股票,即使是比当初放空时高N倍的股价也忍痛购买。

  大众公司的股票价格,两天之内暴涨500%,从200欧元左右暴涨至1000欧元,大众公司的总市值,原本就是法兰克福交易所的重磅选手,现在暴涨5倍之后,总市值直接超越了当时的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值公司,堪比今日之苹果。

  下面,就是2007年迄今大众公司股票每天的收盘价变动图,大家看一下当时刺破价格天空的那根顶针。

  因为大众公司的股份是法兰克福指数的重要成分股,大众股价飙升让整个德国股市都完全扭曲,如果继续放任下去,不知道会出现啥情况……

  法兰克福交易所出面了,交易所把保时捷和无法平仓的空方,叫到一起协商,由保时捷主动释出5%的股票,让空头得以平仓,由此德国股市的交易才恢复正常。

  平仓价格呢,当然按照当时的最高价平仓——这可是市场价格!

  就这,还是保时捷给了你们机会,才能平仓,否则,按照轧空规则,哪怕你们跪着叫爷爷,把大众公司股份给买成1万欧元/股,也不给你们平仓!

  就在这一场关于大众股权的争夺战中,各大对冲基金,至少赔了几十亿欧元,很多基金经理一辈子挣到的钱,都不够这一次赔的,而保时捷公司则挣了有史以来不靠卖车的最大一笔钱!

  据说,有两个基金经理为此而自杀。

  动静闹得实在太大,搞得德国金融监管当局介入调查,但调查的结果却是,保时捷公司毫无违规之处,一众对冲基金经理们只能咬碎了牙和着血咽下去。

  金融界的人物,一向是“赢了装牛逼,输了扮苦逼”,于是很多人说这是保时捷和大众公司之间的一个阴谋,更有人抨击保时捷不好好造车却来玩金融,这是不务正业!

  没想到,保时捷的发言人则轻轻一句话给全部怼了回去:

  “我还没听说有哪家对冲基金也能生产跑车。”

  啥意思涅?

  其实就是说,金融不就买来卖去这些玩意儿么?你们这些对冲基金经理,玩了几十年金融,却被我们做跑车的公司给玩这么惨,你们所谓的赚钱,靠的无非是运气,说到底,你们就是一帮傻逼!

  -----------

  第二幕:我想要你,却被你给要了……

  “兵者,诡道也,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

  通过一个僵尸规则,大赚几十亿欧元,保时捷赢了!

  保时捷赢了?!

  保时捷到底赢了没有?!

  首先,我们要定义,保时捷什么情况下叫做赢?

  如果说赚对冲基金的钱就叫赢,保时捷赢得那叫一个漂亮。

  可问题是,保时捷的目标是干什么?

  是收购大众公司!

  可以肯定地说,如果把这个目标叫做赢,那保时捷可谓是输得一塌糊涂!

  其实,即便是忘记了那个僵尸规则,对冲基金们也本不该输得这么惨的。

  因为,保时捷虽然2007年盈利60亿欧元,但2008年仍然向银行申请了100多亿欧元的授信额度,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如此大笔的授信申请,保时捷当然是发了公告的,所以各大对冲基金肯定也都知晓此事。

  他们竟没有想想,一年净赚60多亿欧元的保时捷,自己的钱都多得没处花,还贷这么多款干嘛?也没有听说他们买债券,买别的东西投资理财,要知道,当时的利息,可不像现在这么低,100多亿欧元的借款,利息就足以压垮保时捷这家质地优良的公司。

  特别是,保时捷申请授信的时间是在2008年初,而使用90亿欧元授信则恰恰是在保时捷持有大众公司股份达到42.6%并不再增加之时。

  难道,保时捷贷款90多亿欧元不用,天天趴在账上给银行付利息呢?

  所以说,那些重仓放空的基金经理们,输得并不算特别冤枉。

  尽管大赚几十亿欧元,但保时捷并没有得到75%的大众公司股份,因为轧空对冲基金,实在太赚钱,保时捷将一部分全价认购股权卖给了别人。保时捷认为,只要占51%的股份,就可以与大众公司合并,然后以保时捷公司的资产做资产来收购,就可以达到75%的控股比例。

  没想到的是,在保时捷持有大众51%股权,然后提出组建合资公司的建议之后,大众公司却拒绝了,并且倒打一耙:

  弟弟,我们现在不约!

  你还没有好好解释,你那么一大笔债务是怎么回事呢!

  大众公司董事会表示,我们这么些年,好不容易赚了这么多现金,你保时捷公司必须先公布详细债务,努力降低负债率,否则,大众不能冒险和你们合并。

  尽管保时捷拥有大众51%的股权,但并没有办法控制大众的董事会,无法控制大众的董事会,也就没有办法使用大众的现金来解决自身的债务。

  也许是2008年只顾着和对冲基金血战了,也许是战胜对冲基金之后无心造车,也许是当年全球经济急剧下滑跑车销量不佳,或者三方面原因都有。

  总之,2007年大赚的保时捷公司,2008年的时候,公司赔得也是不要不要的……

  还有银行的90亿欧元贷款等着你保时捷公司来还呢!

  当年正值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保时捷公司陷入了现金流困境。

  要么卖出大众公司股票来还贷款——这个方案的问题在于,如果保时捷真的敢卖股票,大众股价势必大幅度下跌,原来被吸血的对冲基金们,报仇机会就来临了,他们可以集中做空大众公司股票,让大众公司股价持续下跌,让保时捷卖股票的损失,很可能比原来赚的还要多。

  要么,就选择与大众合并,但因为现在公司负债率太高而净资产太少,就不得不降低自己在合资公司中的股份占比。

  与此同时,大众公司由于手握大把现金,则是两头占便宜。

  要么,保时捷你卖我家公司的股票来筹集现金,但现在可是金融危机,你越卖股价越跌,我正好扫货;

  要么,你就接受你二股东的地位,少给我在董事会嘚瑟。

  金融危机之下,生存才是第一位的,思来想去,保时捷只有接受第二种方案。

  2009年8月,大众汽车与保时捷控股达成一揽子复杂合资协议,大众汽车方面当时以39亿欧元价格,购得保时捷汽车49.9%的股权,并通过中间控股公司,控制这部分股权,而另外50.1%的股权,则由原本的保时捷控股控制。

  不仅如此,趁你病要你命,大众公司还借机搞了一个城下之盟,保时捷控股公司可以对剩余50.1%的自身股权行使认沽权限,而大众汽车则可行使相应的认购权买下这50.1% 股权——时间截止日期都是2014年9月份。

  没想到,到了2012年7月4日,大众汽车突然宣布,他们将提前行协议中规定的认购权,发起了对保时捷汽车的新一轮收购行动,大众汽车对保时捷控股支付44.6亿欧元,100%控股了保时捷。

  也就是说,2005-2008年,是保时捷想买下大众公司;

  结果没吃下,到了2009年,保时捷无奈和大众公司合并,做了二股东;

  到了2012年,大众反过来倒打一耙,100%股权收购了保时捷公司。

  打算恶意收购大众公司的保时捷,最终居然被自己想收购的公司收购!

  这对把对冲基金打得满地找牙一战成名的保时捷公司,可谓是重重的打脸!

  大众和保时捷合并,两家合一家,从此天下太平了?

  哪有那么容易啊!

  什么公司不公司的,归根结底是人的问题好不好?

  第一幕中,想要把大众公司纳入保时捷麾下的那个人,叫沃尔夫冈-保时捷(Wolfgang Porsche),是当时保时捷公司的掌舵人,他也是保时捷家族的第三代掌门人,保时捷公司,这可是欧洲著名的家族企业。

  第二幕中,拒绝保时捷收购意向的人,则是大众监事会主席费迪南德-皮耶希(Ferdinand Piech),他在保时捷控股近75%的时候,站在了保时捷的对立面。

  为了简化名字,我这里直接称这俩哥们,一个叫沃尔夫冈,一个叫费迪南德。

  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保时捷现金流出现危机,而大众凭着庞大的资产,拿到融资,导致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沃尔夫冈-保时捷最早是想由保时捷控制大众,现在反而变成了费迪南德-皮耶希的大众控制了保时捷,这对保时捷本人来说也不啻一个巨大的讽刺。

  看起来,费迪南德和沃尔夫冈两个人,是不是势同水火?

  其实你错了。

  费迪南德这人,在汽车公司管理上很有一套,所以大众公司才请他过来当监事会主席。但因为大众公司带有官方性质,皮耶希在大众公司也就是个职业经理人而已,并不拥有大众公司的太多股份,更算不上大众公司的大股东。

  但是,费迪南德在另一家汽车公司里,却有大量股份,而且占比高达40%左右。

  你猜猜是哪家公司?

  答案是:

  被大众合并之前的保时捷公司!

  至于沃尔夫冈本人,则占有合并前保时捷公司另外约60%的股份。

  是不是有一种,“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的感觉?

  在大众和保时捷公司的收购与反收购战中,费迪南德虽然胜了,但主要是个面子,更不会把保时捷怎么样,因为在保时捷公司里他占40%的股份,是第二大股东。

  问题是,费迪南德有了面子,沃尔夫冈却觉得很没面子。

  现在,大众完全收购了保时捷,费迪南德和沃尔夫冈两人也同时进入了大众公司董事会,又可以以第一大和第二大股东身份,就面子问题互怼了。

  需要说明的是,从2007年到2015年,虽然费迪南德在大众公司影响力巨大,但他并不是大众公司的CEO,CEO是马丁-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此人,是2007年由费迪南德提拔上来的人,就下面做头疼状的这哥们。

  眼看马丁在CEO职位上干了8年之后,费迪南德忽然觉得这家伙功高盖主,于是在2015年4月公开宣布“与文德恩之间有距离”,然后就召开大众公司监事会,想要在会上换人。

  以费迪南德在大众公司的资历,他认为主要股东都会支持他的提议,其中包括持股20.1%的下萨克森州政府、工会以及沃尔夫冈。

  谁知道,第一个跳出来反对他的,就是沃尔夫冈。

  不仅否决了他的提议,而且联合其他四方股东,迫使费迪南德不得不辞职(投票结果5:1),而马丁则在沃尔夫冈的支持下,继续留任CEO职位。

  辞职之后,费迪南德“举贤不避亲”,提议让自己的老婆乌苏拉接替自己监事会主席的职位,而沃尔夫冈,再次一点儿都没给费迪南德面子,以他的老婆原来是个保姆(乌苏拉在与费迪南德结婚之前是个保姆)、不具有管理能力为由,直接否决。

  --------

  第三幕:我的算你的,但最终你的还是我的

  问题来了,沃尔夫冈,为什么这么看不上费迪南德呢?

  更绝的是,沃尔夫冈还公开发表声明,“多谢皮耶希这么多年来对大众的贡献,祝他以后一切都好!”

  这显然是扫地出门的节奏啊!

  最终,费迪南德及其太太不得不从大众公司净身出户。

  这下子,曾经在保时捷大众收购战中一败涂地被打脸的沃尔夫冈,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把曾经丢失的面子,全部都在大众公司内部给捡了回来。

  不仅如此,沃尔夫冈还多次表达自己对费迪南德的厌恶之情,因为后者姓皮耶希,与保时捷公司品牌不同,所以,他常常用“无名之辈”来羞辱费迪南德。

  现在,说一下沃尔夫冈和费迪南德这俩人,这俩人原来就很熟。

  沃尔夫冈的一生,几乎都在围着保时捷打转转,而费迪南德呢,本来是保时捷公司的大股东,却跑到大众集团任董事长、监事会主席,在他的带领下,奥迪成长为足以与梅赛德斯-奔驰和宝马匹敌的对手。

  不仅如此,费迪南德还主导大众集团,收购了兰博基尼和宾利这两家豪华汽车生产商,他也参与创办了布加迪汽车,本人也是一名极其出色的工程师,影响了诸多重要汽车车型的设计开发,包括保时捷911、奥迪Quattrao、布加迪威龙等。

  沃尔夫冈对费迪南德的厌恶,一方面源于费迪南德在保时捷公司占有这么多股份,却不专心搞保时捷,而是在多家汽车公司间跳来跳去,更重要的原因则是……,

  虽然在管理汽车公司上确实有一套,但是,但是,但是,费迪南德这个人嘛,怎么说呢?在私生活领域,他太“不走寻常路”了。

  费迪南德在大学期间,就结过一次婚,一溜串儿生了5个娃,然后就离婚了。

  你是富三代、大富豪,离了婚再找嘛,天涯何处无芳草呢?

  不不不,离了婚之后,费迪南德选择兔子专吃窝边草,35岁的时候,他和沃尔夫冈的弟弟戈尔德-保时捷的老婆搞到了一起,双方公开在一起生活12年,育有2个孩子——你想嘛,费迪南德给沃尔夫冈的亲弟弟戴了一大片绿草原,沃尔夫冈能对费迪南德有啥好感么?

  这还不算,费迪南德在这一段关系之后,又有过两次婚姻,又添了5个孩子,总共有12个孩子,沃尔夫冈就觉得,你特么精力都用去泡妞、吃窝边草、结婚离婚还有生娃上面去了,虽然有点管理汽车公司的才华,那又怎么了?

  爷我就看不上这些道德水平低下,不顾家族发展的人!

  你还别说,到了2015年,大众出大事了。

  大家如果略有记忆,应该记得2015年大众发生了什么让世界目瞪口呆的事情。

  没错,就是当年全球汽车业最著名的“柴油门事件”(或称“尾气门事件”)。这个事件的涟漪,还最终导致了世界各国先后规定,在一定年限内,禁止生产柴油车或禁止柴油车上路。

  话说2012年底,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替代燃料中心的一个研究小组发现,德国大众柴油车在高速公路上的排放水平,超过正常排放水平的15-35倍,这显然不能通过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的标准检验……

  随后,美国环境保护署和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CARB)参与调查,最终证实了这个研究成果。

  2015年9月18日,美国环境保护署公布了德国大众公司利用软件设备作弊规避美国柴油车排放标准的情况——原来,大众公司在部分柴油车上安装了专门应对尾气排放检测的软件,该软件可以识别汽车是否处于检测状态,继而在车检时秘密启动,从而使汽车能够在车检时顺利过关,而在日常行驶时,这些大众的柴油车,却在大量排放污染物,最高可以达到美国法定标准的40倍!

  随后,大众自己交代说全球约有1100万辆车都安装了此类欺骗设备。

  美国的奥巴马政府立即做出反应,责令大众汽车召回50万部相关车辆,并且开出每辆3.75万美元的巨额罚单,总罚款金额高达180亿美元。与此同时,美国司法部也在着手介入调查,德国大众公司和高管个人也因此面临刑事控罪。

  大众公司股份应声下跌,几天之内市值跌去近1/2(看上面的大众公司的股价图)。

  由于当时的大众汽车总市值也不过500亿美元,如果其他各国政府也都对德国的柴油车开出巨额罚单,大众公司恐怕要彻底破产了。

  倘若真的如此,沃尔夫冈大战对冲基金经理,费迪南德成功反收购保时捷,沃尔夫冈又成功在董事会排挤出费迪南德夫妇等等精彩战局,也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刚刚保住CEO职位的马丁,坚称自己对于柴油车作弊软件毫不知情,并发出公开声明,“从各方面感到抱歉,会全力追查,给出一个透明的答案”。

  但是,大众公司从2008年开始连续七年造假,人们默认最高管理层是知道的,就算CEO是被欺骗的,他还是要为这么大规模的欺骗行为负责。

  沃尔夫冈主持的监事会迅速做出反应,要求马丁辞职,同时推选了马蒂亚斯-穆勒(Matthias Muller)担任大众公司CEO。

  好了,马蒂亚斯这家伙是谁呢?

  马蒂亚斯一直是沃尔夫冈掌管保时捷公司的得力助手,对沃尔夫冈和保时捷公司都可谓忠心耿耿,如果马蒂亚斯就任大众公司CEO,保时捷就能基本决定大众的战略决策。

  大众公司的芯,已经化身保时捷公司。

  有了沃尔夫冈的支持,没有任何意外,马蒂亚斯成功就任大众公司CEO,并且在这一职位上工作迄今。

  最终,经历了8年无比曲折的过程,在大众公司最困难的时候,沃尔夫冈成功地实现了他控制大众公司的梦想——虽然,不是以他想要的方式。但不管怎么说,大众公司的管理权,终归回到了保时捷家族的怀抱。

  马蒂亚斯-穆勒临危受命,得到了资本市场的一致认可,他就任CEO的消息刚一出来,大众公司的股价就止跌回涨。

  在马蒂亚斯的领导下,大众公司召回了370万辆有问题的汽车,设立第三方尾气评估规则,降低对柴油车的依赖,并在2016年进军电动汽车业务,将无人驾驶、汽车电池和汽车零部件生产作为未来的主要发展方向。

  尽管柴油门的不利影响尚在,但2016年大众汽车再次超过其主要竞争对手丰田汽车公司,从而成为以销量计算的全球最大汽车制造商。

  到了2017年6月,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年前公众对于大众公司的丑闻印象开始消退,大众公司也正在恢复稳健的盈利,而公司股价也稳步上涨超过2015年“柴油门”事件爆发前夕。

  --------

  尾声:原来他们是一家子!!!

  1875年,一个叫做费迪南德-保时捷(Ferdinand Porsche)的男孩出生在奥地利,父亲是一名钢铁工人,所以,男孩从小就对铁制机械和电工很感兴趣。

  1890年,25岁的保时捷,来到戴姆勒车厂(汽车发明人戴姆勒创建的公司)在奥地利的一个分厂,担任设计总监,负责设计车型,在其在戴姆勒工作的时间里,他还设计出了世界上第一台油电混合车。

  30岁那年,他作为奥匈帝国最出色的汽车工程师,被授予「波廷奖」。

  41岁的时候,保时捷成为戴姆勒汽车公司的董事总经理,但在这期间,他一直沉迷于制造赛车,最终他的设计被应用在梅赛德斯-奔驰SSK上,使其成为1920年代最出色的跑车。他一直想制造轻量型的跑车,却始终没有得到支持。

  当时的汽车只是有钱人才用得起,所以保时捷才设计了多款跑车,但是随着年岁渐长,他的另外一个念头也越来越强烈:要生产普通人买得起的汽车!

  但是,这个提议遭到戴姆勒董事会的否决,而随着1930年代世界级的大萧条来临,豪华的跑车销量锐减,保时捷作为负责人受到了指责,他选择了辞职离开。

  就在大萧条之中的1931年3月,在几位投资者的帮助下,保时捷在斯加图特,建立了一家专门开发汽车、飞机及轮船发动机设计的公司,保时捷的儿子费利-保时捷(Ferry Porsche)和女儿露丝-保时捷(Louise Porsche),后来也加入了该公司。

  1933年1月30日,希特勒上台并建立纳粹政府,“平民汽车”的概念成为领袖推销的概念之一,而这也正好契合了保时捷的想法,领袖为此专门召见他商讨此事。

  在希特勒的积极支持之下,第一批针对平民的量产汽车1938年被生产出来,这种带有政府入股性质的新车,被命名为“大众”,表示德国的大众,都买得起这种车,公司的名字,最终也被确立为“大众”,这就是今天的大众公司的源头。

  由于该车的外形,很像一个甲壳虫,所以美国的《纽约时报》报道时,将其称为“甲壳虫”,这就是我们在二战电影中常常看到的德国汽车样式。

  就这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凭借纳粹德国政府的支持,大众汽车厂飞速发展,不仅生产民用汽车,还为纳粹政府研发军工项目。

  保时捷参与设计了大量的先进坦克,包括虎式坦克、大象坦克歼击车,他还亲自观察战场,为纳粹军队提供了诸多复杂的战争方案,基于汽车的油电混合系统,他还混合动力系统驱动的高射炮以及V-1飞行炸弹,杀伤力巨大。

  因为他的这些行为,纳粹政府授予保时捷战功十字勋章。

  然后,我们都知道,纳粹后来战败了,与纳粹站在一起的保时捷,因此被逮捕并坐牢两年。

  就在保时捷坐牢期间,他的发动机设计公司由儿子小保时捷和女儿露易丝-皮耶希(Louise Piech)打理——是的,他女儿嫁给了一个姓皮耶希的家族,所以婚后随夫姓。

  由于老保时捷及儿子小保时捷,都对汽车性能有着难以言喻的狂热,所以,出狱之后他就在一对儿女的辅助下,以“甲壳虫”车为基础,开始高性能汽车的研发。

  1948年,由父子三人一起自行研制的第一辆保时捷跑车面世,而保时捷公司,也自此开始成长为一个有着巨大影响力的豪车品牌。

  1950年11月,保时捷在战后首次回到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大众汽车工厂,见证了由他设计的大众甲壳虫汽车,开始实现大规模批量生产,彼时的大众汽车,真正做到了大众都能买得起、用得上,成为了西德经济战后复兴的重要象征。

  也许是大众公司给了保时捷太大的冲击,刚去过大众公司的保时捷不幸中风,此后不见好转, 1951年1月30日,保时捷离世,享年75岁。

  离世之前,他将自己的主要遗产——保时捷公司股权,全部分给了儿子和女儿,儿子占了60%的股份,女儿这边占了40%的股份。

  现在,该揭晓谜底了。

  沃尔夫冈-保时捷,有一个亲爸,叫做费利-保时捷,正是老保时捷的儿子,沃尔夫冈,就是从老爸那里继承了保时捷公司60%左右的个人股份。

  费迪南德(注意,这个名字来源于老保时捷的名),有一个亲妈,叫做露易丝-皮耶希,他从老妈那里继承了40%左右的保时捷公司的个人股份。

  现在的大众公司,就是老保时捷和希特勒一起建立的那个公司,其2007-2015年的掌舵人费迪南德-皮耶希;现在的保时捷公司,就是老保时捷最初的发动机设计公司,在战后变身跑车生产公司。

  换句话说,前文故事所讲到的争斗的两位主角,是正宗的姑表兄弟,两个人从小就在一块儿玩耍,共同享受老保时捷的慈爱。

  这下你也该明白,全球那么多汽车公司,为什么保时捷就一门心思要收购大众。

  对冲基金公司,当时为什么觉得败得很憋屈,并且上诉至德国金融监管当局,就是在怀疑,保时捷家族和皮耶希家族关于保时捷的股权争斗,其实就是这一对表兄弟的合谋,他们老早就想把爷爷创立的大众和保时捷都归于家族掌控,但是,苦于各种法律限制不能如愿,于是,就公开演了这么长的一场苦情戏。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兄弟阋墙,不伦之恋、资本战争、权力游戏,一场戏演了十几年,的确是够精彩的了,但明显演员们也都入戏很深,难以自拔。

  如果保时捷在接下来IPO成功,变身为公众持股公司,那么,这一场关于保时捷公司和大众股权的家族大戏,应该差不多到了收尾时间。

  想必,无论是沃尔夫冈还是皮耶希,应该都会对所有戏里戏外的大众们说:

  感谢大家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大参考

GMT+8, 2022-9-27 17:01 , Processed in 1.218843 second(s), 16 queries .

美股交易 ava爱华 中侦在线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11-2021 dacankao.com 广告QQ:3037457936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