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04|回复: 0

何加盐:牛人和普通人的最大区别:从役物劳形到心灵自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8-3 20:3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丹尼尔·卡尼曼的代表作《思考,快与慢》,最主要的内容就是揭示人大脑的两个系统。

  我们习惯于把大脑看作一个整体,或者是分为左脑和右脑。但是卡尼曼的研究发现,大脑并不是按照一个整体来运行,也不是按照左脑右脑的分界来运行的,而是分成两种运行机制。

  其中一种是本能的运作,你不需要思考,它自动就会作出反应,例如你学会了骑自行车,那以后每次骑自行车不需要去想怎么用力,身体怎么平衡,你自动就会做出所有的反应;

  另一种是需要用心思考的,要深思熟虑才能做出反应的,例如给你一道很难的计算题,或者是让你看懂我写的这篇文章。

  卡尼曼没有为这两种运行机制各自去专门命名,而是简单的称之为“系统一”和“系统二”。

  以人类目前对大脑的研究深度,我们尚无法分析出来这两个系统都存在于什么部位,应该说整个大脑都可以参与系统一的运作,也都可以参与系统二的运作,它跟大脑的左右半球分界无关,也跟大脑皮层的外层和内层分界无关。

  这两个系统的区分,可以解释人类的很多行为现象,是极其深刻、有用的洞见。

  之前看卡尼曼的书,很为他的这种洞见而佩服,但是并没有去体会自己身上的系统一和系统二到底是如何运作的。而最近在观照自己内心世界的时候,对于两种系统的区分就有了全新的认识。

  例如今天早上我从家门走进公司门,10分钟的时间,我脑子里一直在背苏东坡的一首诗。

  由于背的时候中间有两句卡住了,就一直在想,应该是什么来着。想起来后,又在琢磨,他每一句到底是什么意思。由于心里一直在思索这个,所以我根本就没注意自己是怎么从家走到公司的,这一路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其中还有一处地方在修路,有各种障碍物和坑洞,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到和避开的。

  很显然,在这段时间之内,我的眼睛、耳朵、身体、运动系统必然在触接世界,必然在产生感识,要不然我是不可能顺利地走到公司的。但是当时我的大脑决定忽略这一切,只把我的注意力放在闪念上边。(注:感识,指我们与外界接触时的各种感觉,借用佛家“六尘六识”的说法,我将其命名为“感识”;闪念,指我们内心每时每刻闪过的念头。这两个定义很重要,后面我会一直使用。)

  而我的闪念也很有意思,在这10分钟的时间之内,它们跟现实世界已经完全脱离了关系,纯粹就在我脑子里面转,不管我在现实世界中看到什么,听到什么,触到什么,闪念一概都不管,它只集中在苏东坡的诗上边。

  如果参照卡尼曼的分类方法,我们似乎也可以说,我们的心可以分为两个系统,一个是由感识组成的系统,一个是由闪念组成的系统。这两个系统可以互相连接,但也可以互相分隔。

  发现这两种系统的区别,并且训练自己能控制闪念系统,有可能是所有的牛人之所以能够成功或者幸福的一个关键。

  人大部分情况下是为感识系统所操纵的,我们并没有思索要去做什么,但是却自然而然地去做了。这是在长期的进化中,身体为了节省大脑能量给我们形成的一种保护机制。因为思索需要大量耗能,不思索就可以只使用少量基础能量。

  但是现代社会,我们的能量是足够的,我们应该超越古代在长期食物匮乏、能量匮乏的环境之下形成的本能,修补进化中留下的bug,适应新的环境。

  具体的方法是:学会认知闪念系统,操控闪念系统,以闪念系统的需求,来开闭感识系统。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经常去观照自己的内心现在是一个什么念头。如果是一个好的念头,就让它继续运行下去;如果是一个坏的念头,就马上去克制它、改变它。这其实就是王阳明所说的“致良知”。

  如果发现我们的念头被感识系统所控制,那我们立马就去判断,这些感识是否是我需要的,如果是不需要的,那我可以立马切断它,关闭感识系统,重新回到闪念系统的世界;如果是需要的,我可以让它继续发挥作用,甚至我也可以主动开启某个感识系统。

  这么说好像比较玄乎,但举一个例子大家就很容易明白。现代社会,每有一点空闲时间,大家都会拿出手机来刷,这个本质上是被我们的感识系统所操控的,它是自动运行的,不被我们的闪念系统所控制,不管我们的脑子里在想什么,我们手都自动地伸向手机,眼睛就自动看向手机,耳朵自动就听了手机里的声音。

  用古文来说,我们此刻就是“役于物”,就是变成了某个物事的奴隶。

  但是只要你的闪念系统感知到这一点,你就马上可以改变它。例如当你打开手机想要刷的时候,你的闪念系统捕捉到了,意识到这是“役于物”,你就可以马上切断它,也就是说关闭手机,把它放到口袋里,同时你的闪念可以被其他更重要的事物所占据。

  我们平时乘、坐公交、排队做核酸、在家里沙发上躺着、晚上睡觉前,每一个想要刷手机的时间,你都可以去控制它。

  这其实就是在修行。当你能做到的时候,你就夺回了对自己身体和灵魂的控制权,进入到开悟的世界,也就是心灵自由的世界,这就是道家所说的“道”,佛家所说的“灵山”,儒家所说的“诚意正心”。

  刚开始,我们可能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去占据闪念,那你可以事先人为地规定某一个东西。

  比较简单的是类似于佛教净土宗的念佛法门,就是当你发现被感识系统操控时,立马关闭它,然后在心中开始念佛,念一句“阿弥陀佛”也行,背诵一段《心经》或《金刚经》也行。也可以不是佛号,而是别的你认为重要的东西,例如你也可以在心里默默念诵李白的诗,爱因斯坦的物理公式,甚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都行,它们都可以让你从感识系统的奴役之下解放出来。

  稍微深入一点的是去琢磨一个需要花一点脑子去思考的东西。例如思考如何构思一篇文章,如何做好一件事,如何解一道计算题,如何设计一个演讲,如何编一道程序,如何画一幅画,如何解释一个物理现象……

  这个可以跟你日常正在做的事情有关。例如你今天的任务就是为老婆做一顿好饭,那么当你夺回闪念系统的时候,你就可以让闪念放在买什么菜、怎么做、怎么给老婆惊喜上面;如果你今天的任务是写一篇文章,你也可以去想怎么开头,怎么结尾,怎么论证,查什么资料,举什么例子,设计什么金句。

  这一点其实是古往今来所有的牛人之所以有所成就的不二法门。他们可以主动地夺回对闪念系统的控制,全神贯注在自己需要做的事情上面,所以他们做任何事情都更容易成功。

  普通人做事不成功的关键,就是我们被外物所奴役了,没有主动关注在需要做的事情上面。也就是说我们被感识系统操纵,没有去操纵我们的闪念系统。

  再深入一点,再高尚一点,那就是让闪念系统停驻在“成圣”上面。这个“成圣”,不是成为世俗眼中的圣人,而是去追求你自己心目中的最高理想。

  你为自己的人生设立一个使命,给自己定下一个最高目标,说我一定要达到那个目标才为止。然后你所有的闪念都集中在那上面,每一次当你注意到自己被感识系统操纵的时候,你立马就把控制权夺回来,让闪念回到你的最高理想上面。

  你可以去想象实现最高理想之后的美妙场景,去琢磨通往最高理想的道路,也可以反思你现在在通往最高理想的时候还缺什么,目前有什么障碍,需要怎么克服。当你念念不忘于这个事情的时候,你就是在成圣的道路上。

  王阳明的心学为什么能够帮助他做成诸多大事业,又吸引后世如张居正、曾国藩、梁启超、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等人,秘诀就是在这里。我们看毛泽东年轻时写的《心之力》一文,主要就是讲这个道理。

  日本知名企业家稻盛和夫,写了好多本书,如《活法》《干法》《心法》等,其实说来说去,就是讲这一点。凭着这一法门,他做成了两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并让濒临倒闭的日本航空公司起死回生。

  具体的最高理想可以是各种各样的,只要是它符合你内心对善的追求就行。它可以是大学所说的“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也可以是曾子所说的吾日三省“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也可以是横渠的四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也可以是佛家所说的“普渡众生”,也可以是西方宗教的“让上帝之光普照世界”,也可以是作为企业家的“改变世界”,也可以是作为一个共产党人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当然更可以是你自己所想的“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最高理想,也可以从我上面所说的里边挑选一个,挑哪一个都行,任何一个都会比你没有理想的时候要好得多。时时刻刻去想这些事情,你的人生会更加幸福,也更容易有所成就。

  当我们能够从被外物奴役的状况中脱离而来,让自己的闪念来掌控自己的内心世界,这才是真正地获得自由,才能真正地走向心灵的幸福和事业的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大参考

GMT+8, 2022-8-13 00:11 , Processed in 1.125050 second(s), 16 queries .

lv包 美股交易 ava爱华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11-2021 dacankao.com 广告QQ:3037457936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股票行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