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40|回复: 0

乌鸦校尉:人在家中坐,红码天上来,河南村镇银行到底在搞什么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近,河南发生的储户健康宝被赋红码的事情,大家应该都听说了。

  这起“红码风波”,其实还是前段时间村镇银行暴雷事件的续集。

  但这两件事的连续发生,其实从很大程度上突破了大家对金融安全和行政权力滥用的认知底线。

  关于这两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乌鸦这里再帮大家捋一遍。

  1

  今年4月18日开始,河南几家村镇银行接连发布了升级通告,称银行开始“系统升级维护”,线上业务将暂停服务。

  通告发布之后,几家银行的储户纷纷在网络上反映,线上确实已经无法提现,自己的存款取不出来了。

  消息一传开,直接引爆了舆论。

  要知道,这几家银行的储户共有几十万,涉及的存款金额有400亿左右,如此规模的银行暴雷,影响是极为恶劣的,算是特大事件了。

  毕竟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更别提这几家村镇银行的受害者储户中,还有不少是百万、千万级的储户,这些积蓄都是辛辛苦苦打拼一辈子挣来的血汗钱。

  事情发酵后,银保监会和人民银行给出了储户无法线上提现的原因:几家村镇银行的股东通过内外勾结、利用第三方平台以及资金掮客等吸收公众资金,涉嫌违法犯罪,公安机关已立案调查。

  此次涉事的6家河南、安徽村镇银行金融许可证编号。来源:中国银保监会官网

  因为是通过第三方平台吸纳资金,因此这几家银行的储户很多并不是本地的,都是通过线上的金融APP购买的这几家银行的存款产品。

  线上钱取不出来,储户们都慌了。但好在银行通知关闭线上业务的同时,还通知储户们“有现金需求可以到柜台进行办理”。

  线上业务关闭后,也确实有储户真的在柜台取出了十几万现金。

  所以很多储户抱着一线希望,买了车票去郑州取钱和维权。

  但是,非常诡异的是,自6月12日开始,来到郑州的储户们一落地,扫完码填完资料,绿码就直接变成了红码,可他们都是有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的,并且大部分来自国内低风险地区。

  至于给出的变红码的原因,统一都是“正在实施集中或居家医学隔离观察的入境人员”。

  说他们都是“入境人员”,显然不符合事实。

  不过他们确实有一个共同点:全都是河南爆雷的四家村镇银行的储户。

  为什么我们这么确定红码针对的是这些银行的储户?

  因为,一些与储户赴郑州同行的非储户,都是“绿码”。

  另外,更诡异的是,甚至那些没去过河南的储户,只要扫了储户维权群里的郑州高铁站的二维码,也会被赋红码,有些储户完全是抱着好玩的心态扫了码,结果也直接被赋了红码。

  可谓是真正意义上的“虽远必朱”了吧。

  另外不论你贫穷还是富贵,不论你卡上是有几千万还是几毛,只要是这几家银行的储户,都可能受到一视同仁的“关怀”。

  一名储户12日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在河南开封某村镇银行存款仅剩2毛,也喜提了3天的红码。

  真可谓“人在家中坐,红码天上来”。

  红码意味着什么,大家都知道,不能乘坐任何公共交通,不能进入任何公共场合,必须进行集中隔离或者居家隔离。

  于是这些变红码的储户们,陆续接到了郑州有关部门的电话,要求他们要么立即返回出发地,要么在当地强制隔离。

  大老远来一趟,有些惦记自己存款的储户不想无功而返,又不愿被强制隔离,就打了派出所电话求助,结果派出所直接来了一句,只要他返程,健康码就可以由红变绿,还称是接到了相关通知。

  听起来像是有预谋地在这儿等着了。

  非常魔幻的是,在事情已经闹大,甚至官媒也出来发声后的6月14日,很多之前被赋红码的储户的健康码,又突然“复绿”了。

  根据河南省2021年8月发布的《河南省健康码赋码规则(第二版)》规定,可以赋予红码的对象,仅包括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密切接触者或密接的密接、境外入境以及高风险地区驻留人员等。

  而那些来自低风险地区,以及近期都未到过河南的村镇银行储户,明显是不符合赋红码规则的。那么请问,为何全部都给他们赋了红码,这一切又是谁在操作?

  2

  这件事情发酵也有好几天了,网上早已是骂声一片,舆情汹涌。

  但到底是哪个部门给这些储户赋的红码,到现在都还没个说法,有的部门装聋作哑,有的忙着踢皮球。

  下面是河南省内各个部门的相关回应,堪称一场精彩的球赛。

  致电郑州市12320卫生健康热线,对方说:不清楚是哪个部门进行的赋码。

  致电郑州市12345热线,对方说:经过核实,健康码被赋红码不是健康码专班负责,具体的赋码转码单位正在查询。

  再次致电郑州市12345热线,对方说:是大数据信息库出了点问题,“河南省赋红码的情况,是省级单位进行处理的,如果是郑州市的红码,我们可以进行受理”。

  得,你说赋红码的情况是省级单位处理的,那我们看看省级单位怎么说。

  河南省卫健委算是相关的省级单位了吧,但咋说的呢?

  河南省卫健委说:赋码是各级大数据管理局负责,不关我们事儿。

  没办法,有记者又致电河南省行政审批和政务信息管理局,对方说:确定赋码的不是省里,应该是地市赋码,建议联系郑州市大数据管理局……

  都这么说了,郑州市大数据管理局应该认了吧,可人家说:这种情况属于郑州市疫情防控指挥部负责,这个指挥部下面还有个社会防控部;是健康码管理的直接机构,负责制定赋码的规则。

  好,郑州市疫情防控指挥部是吧,记者不辞辛苦又致电了郑州市疫情防控指挥部,但对方给到的回答是:目前并未接到相关人员被赋“红码”的情况。

  好嘛,个个都是踢皮球的高手,绕了这么一大圈,居然都没搞清楚这到底是哪个部门的决策。

  甚至在最后接球的疫情指挥部门,赋红码的事儿都成“查无此事”了,合着是大家合起伙儿来造谣污蔑你们了?你们还成了受害者了?

  简直匪夷所思。

  无独有偶,继河南部分村镇银行储户的健康码头被“赋红码”之后,郑州融创等停工楼盘的业主也称被赋红码了。

  6月15日上午,郑州多个在建楼盘的业主反映,自己的健康码也曾在6月12日、6月13日先后被“赋红码”。

  综合多位反映被赋红码的业主的信息,可以发现他们的共同点:

  都曾向有关方面反映过购房中遇到的问题,也都被有关方面询问过是否为村镇银行储户。

  郑州融创中永中原大观项目,根据其与业主签订的购房协议,这些房子应该在2022年7月15日和2022年12月31日分两批交付,但自2021年11月开始,却出现了断断续续的停工状态。

  因为担心无法及时交付,业主们曾向银保监河南监管局反映购房资金存放银行的资金监管违规问题。

  然后在6月12日前后,也就是河南村镇银行储户们开始反映被赋红码问题时,业主们先后多次接到当地社区等有关部门打来的电话,询问其是否为村镇银行储户。

  甚至还有一些业主反映,相关部门工作人员曾多次上门反复询问其是否村镇银行储户。

  之后更魔幻的事情来了,业主们纷纷表示否认之后,健康码还是神奇地变成了红色。而部分业主“转红”之后,家庭其他成员也都被赋了红码。

  “转红”的原因,同样是“正在实施集中或居家隔离医学观察的入境人员”。

  又是“入境人员”……

  可问题是,很多业主14天内一直呆在郑州,行程码也是这么显示的。

  6月14日,很多村镇银行储户健康码“转绿”的那天,这些被赋红码的业主们,健康码也神奇地变成绿码了。

  至于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们的“红码”,这一切又是如何发生,他们至今不得而知。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件事八成和村镇银行储户一事脱不了关系,否则有关部门也不会三番两次打电话甚至上门反复询问这些业主是否为村镇银行储户了。

  所以想搞清楚,还得回到村镇银行暴雷的问题。

  3

  此次暴雷的四家村镇银行背后有一个共同的发起人——许昌农商行。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许昌市公安局曾发布《悬赏通告》,悬赏10万元通缉涉嫌“严重经济犯罪”的在逃嫌疑人孙振甫。而这个孙振甫从2018年起就是许昌农商行的副行长。

  另外,许昌农商行的73名股东中的25名,目前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而与许昌农商行关系紧密的“合作伙伴”中,一家叫河南新财富集团的企业也浮出了水面。

  河南新财富集团与许昌农商行发起设立的多家村镇银行都有关联,应该是“隐形”股东间接持股。

  这个河南新财富集团,此前就曾多次卷入银行贷款纠纷,为获得贷款帮助,曾在2007年至2016年向时任郑州市商业银行副行长、郑州银行副行长的乔均安多次行贿。

  另外,河南新财富集团曾是下面三家企业的大股东,有些蹊跷的是,上述三家由河南新财富集团控股的公司,均在2020年7月被注销。

  2022年2月,河南新财富集团也被注销。

  就在河南新财富集团被注销两个月后,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等在河南、安徽两地的六家村镇银行就关闭了线上取款、转账等资金渠道,然后就发生了取款难的问题。

  从上面这些信息可以看出,这几家村镇银行,有着非常大的问题。

  不仅仅是这几家村镇银行,河南村镇银行无法线上提现的风波,也把村镇银行背后普遍的风险问题暴露在了公众的视野之下。

  我国的村镇银行都是2007年起步的,其中民营占比四成,是为发展和盘活村镇经济而成立的一种特有的银行模式,作为商业银行在农村和偏远地区的补充存在,并非主流商业银行。

  目前全国有1600多家村镇银行,但银行资产总规模刚超过2万亿元,还不及一家大行资产规模。因为规模较小,因此在立法上,也一直没有专门的村镇银行立法。

  没有相关的细化的立法,就意味着内控的缺失,和各种风险的频发。

  风险的一大来源,首先是股东。

  民营资本通过入股将村镇银行当做钱袋的违规事件,近年来时有发生。部分村镇银行的股东可以随意支配银行资金,村镇银行因此也沦为了这些问题股东不受限制的“提款机”。

  就在刚过去不久的5月中旬,银保监会还对外披露,自2021年以来,辽宁已有63名中小银行“一把手”被采取留置和刑事强制措施。

  5月末,银保监会公开了第五批重大违法违规股东,共计43名,包括15位自然人和28家法人,其中不少都是来自各地村镇银行。

  那么为何一些地方村镇银行问题如此之多,政府还是监管不严?

  因为一些地方政府和村镇银行的关系很复杂。为了背靠大树好乘凉,一些村镇银行力邀地方政府资本入股,紧紧将银行命运与地方政府绑定在一起。这样二者也就成为了一条船上的蚂蚱,荣辱与共了。

  并且无论政府是否入股,地方政府对村镇银行进行不当干预,是非常普遍的一种存在。

  比如说,为了增加GDP,增加税收,一些地方政府要求村镇银行为政府支持的企业、产业大举放款,甚至对违规吸储和违规放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或者要求村镇银行为地方政府提供大量债务融资,完全把村镇银行当作“提款机”。

  这种互惠互利的情况之下,地方政府和村镇银行之间的联系就很微妙了。

  如果当地真的是这种情况,再联系到前面所说的储户被赋红码事件,除了阻止储户维权上访,有关部门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这么做,就有其他很充足的理由了。

  但是,无论何种原因,滥用赋码权力,都是极其损伤政府公信力的行为。

  健康码,本就是公众为社会公共安全大局而让渡个人信息权利的妥协,只能被用于防疫,但却被别有用心的人用于了防疫之外的目的。

  他们不去想办法解决问题,而是一门心思想着怎么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想方设法要堵住老百姓的嘴,不让老百姓去维权、上访。

  说到这儿,就不得不再提到最近点燃舆论的“无访社区中招降分录取”一事。

  6月13日,洛阳市偃师区槐新街道下辖迎宾社区居民委员会下发了一则“降分”通知,称迎宾社区为“无访社区”,“根据上级政策,今年凡是户籍在迎宾社区的中招考生,中招中第一志愿降3分录取”。

  通知发出后,在滔天的讨伐声下,14日上午偃师区教育体育局又表示已通知暂停。

  河南中考和高考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有人却在公然挑战公平。上访本就是人民群众的基本权利,却成为了中考加分的“筹码”,何其可笑可叹。

  如果这种不正之风不加以纠正和整改,那是不是以后上访的群众通通要被赋上红码,慢慢就会再发展成,高考、公务员考试给掌权者子女的竞争对手赋红码,再发展发展就成了看谁不顺眼就要赋红码,部分人用手里那点权力大杀四方,给人们戴上电子镣铐。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再也遑论公平和法制了。这样足以“溃堤”的“蚁穴”,不容不查。

  说回赋红码这事儿,真想要查其实很容易,具体操作后台肯定都是有记录的,很快就能查出来,但是有关部门现在还没给到我们回答。

  群众的耐心是有限的,我们坐等一个确切的答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大参考

GMT+8, 2022-6-25 18:47 , Processed in 1.093876 second(s), 16 queries .

lv包 美股交易 茄子APP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11-2021 dacankao.com 广告QQ:3037457936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股票行情 ASMR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