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418|回复: 0

温伯陵:中国有无数的将军,但只有一个陈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2-18 20:57: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伯陵说:

  聊一下陈赓大将吧。

  1

  众所周知陈赓是传奇人物,之所以传奇,直接原因便是年轻的时候,陈赓认识的社会人物非常多而且复杂。

  陈赓是湖南湘乡人,和湘军领袖曾国藩是同乡。

  凭借这层地域关系,他的祖父陈益怀在太平天国闹事的时候,参加了曾国藩组建的湘军,数十年来积功做到从二品显武将军。

  虽然湘乡县的湘军将领特别多,但从品级来说,出生在这个家族的陈赓,也属于清末的高干子弟了。

  不到14岁的年纪,陈赓便步祖父的后尘,到湘军部队入伍从戎,但是混了几年就发现,曾经纵横半个中国的湘军,已经沦为将喝兵血兵无斗志的部队,继续混下去是没前途的。

  于是在隔壁连长彭德怀的建议下,陈赓带领几个战友起来闹军饷,要是不能成功的话,他就到彭德怀的连队当兵。

  结果军饷闹成了,陈赓也面临上级的报复。

  陈赓收拾行李准备投奔彭德怀,消息灵通的战友却告诉他,彭连长因为打抱不平,已经跑路了,你也赶紧跑吧……

  做为湘三代的陈赓,竟然在湘军混不下去了,这事说出去谁能信?

  脱离湘军的陈赓为谋生计,到粤汉铁路做工人,有段时间想读书了,便参加了一个自修大学,认识了创办自修大学的毛泽东。

  俩人经过深入交流,毛泽东发现陈赓也读过东山高小,原来是小学弟啊。陈赓告诉毛泽东,我比你晚五年入学,在学校经常听到你的故事。

  于是在不到20岁的年纪,陈赓便和日后的领袖元帅,发生了良好的关系,积累了毕生难忘的感情。

  如果只是结识共产党的人物,其实也不算多么传奇,这样的人太多了。陈赓的传奇之处在于,他在国共两党都能吃得开。

  1924年初,陈赓带着十几人南下广州报考黄埔,俨然一幅大哥的派头。此时的陈赓收了两个小兄弟——宋希濂和李默庵。

  二十年后,宋希濂和李默庵成为国军悍将,陈赓则是解放军的兵团司令。

  到了1925年的时候,便发生了著名的“救蒋”事件。

  当时革命军第三师在华阳附近,被军阀林虎的部队包围,兵败如山倒,连师长都临阵脱逃了。

  蒋介石命令陈赓传达“不许撤退”的命令,自己也亲自站在阵地上指挥,但是没有任何作用,士兵们根本不愿意冒死反击。

  陈赓见状,背起蒋介石就跑,救了他的性命。

  虽然事后蒋介石说:“幸仗总理在天之灵,出奇制胜,转危为安”,但他也知道,救自己性命的不是先总理,而是麾下的连长陈赓。

  延安时期,鲁赤水想用这件事来搞陈赓,说要是不救蒋介石,哪有后来这么多事?你陈赓可是犯错误了。

  陈赓直接怼他:“我要是不救蒋介石,那他不成烈士了?”

  鲁赤水无语离去。

  其实对于救蒋介石的事,陈赓自己都津津乐道。

  新中国成立以后,他和子女们坐在家里聊天,只讲过两个革命年代的故事,其中一个就是“东征救蒋”,说自己如何用1米69的身体,背着1米8的蒋介石健步如飞……

  可见,这件事在陈赓心里的分量。

  所以到现在还有网友调侃,李云龙没背中正式步枪的时候,旅长已经在背中正了。

  相当于大学毕业的年纪,陈赓就有这么一份履历,想不做传奇人物都难。

  不过话说回来,陈赓能有这么丰富的履历,和性格也有极大的关系。

  他亲口和子女们说过,自己年轻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就喜欢打架,哪怕是理论争辩,最后也经常以打架收场。

  典型的混社会性格,和袍哥贺龙如出一辙。

  这种性格的人,不管在哪个年代,都很容易成为“脚踩黑白两道”的六边形战士。

  2

  青年时期的陈赓是最耀眼的星,但是武装斗争开始以后,陈赓这颗星星,略微有些暗淡了。

  1927年7月的“南昌起义”成功后,部队南下广东,准备占领出海口接收苏联援助,进行第二次北伐再造中国。

  当部队行至江西会昌,陈赓在作战撤退的时候,腿部不幸中弹,基本失去行动能力。而国军钱大钧部蜂拥追来,陈赓面临着生死危机。

  情急之下,陈赓脱掉身上的军装,滚到山下的水沟里,用泥水和血水把自己弄得面目全非,然后憋气装死,才躲过敌人的搜查,捡回一条命来。

  三小时后,叶挺指挥部队反攻,陈赓被同志们发现,用担架抬进会昌城,随后送到长汀的福音医院接受治疗。

  福音医院是教会医院,院长是傅连璋。

  他解开陈赓腿上的绷带,发现伤口处的皮肉已经腐烂,白骨露在外边,便准备做截肢手术,用一条腿的代价,保住陈赓的一条命。

  陈赓懵了,黄埔同学都知道“蒋先云的笔、贺衷寒的嘴、快不过陈赓的腿”,要是截肢了,以后还快个屁。

  他请求傅连璋不要截肢,用其他办法治疗,无论是什么代价都能承受。

  陈赓说的声泪俱下,傅连璋听的感动万分,便同意陈赓的请求,用最保守的方式,基本保住陈赓的腿,但想要完全康复,还得去大城市继续治疗。

  经过组织的安排,陈赓陆续转移到汕头和香港,终于在第二年春到了上海。

  此时“南昌起义”彻底失败,士兵死的死散的散,各级领导分别突围,革命遭遇严重的挫折。

  而抵达上海的陈赓,见到了周恩来。

  因为在黄埔毕业后,陈赓到苏联接受过“契卡”的培训,属于情报特工方面的专业人员,便被刚创建“中央特科”的周恩来留下来,让他脱离军队领导岗位,从事隐蔽战线的工作。

  革命工作不分高低贵贱,隐蔽战线也是很光荣的,但是对于陈赓来说,这次工作调动,直接改变了命运的轨迹。

  隐蔽战线的机构,历来都是很重要的,不能信任的人根本进不来,可一旦加入隐蔽战线,从此就见不得光,成为朗朗乾坤下的隐形人,以后的个人成就也高不到哪里去。

  不是有句话么,我们的工作无人知晓,我们的功绩永世长存。

  所以这种工作往往是权力较大,但地位较低。

  如果不是留在上海,而是回到南昌起义残留的军队,陈赓日后的成就,绝不仅仅是兵团司令,应该是和林彭比肩的人物。

  可惜造化弄人,陈赓的命运就此改变。结果就是1931年顾顺章叛变以后,陈赓被派到鄂豫皖苏区工作,仅仅是个团长。

  即便半年后红四方面军成立,陈赓升为师长,但那年故交彭德怀已经是红三军团长,黄埔一期不显山不露水的徐向前,更是方面军总指挥,整整比陈赓高了两个大级别。

  数月后,陈赓经历了一系列负伤、去上海治疗、被捕、受刑的变故,身体受到极大的损害,工作也调到中央苏区了。

  因为周恩来到中央苏区了,觉得陈赓用的顺手,就一起带过去了。

  但是1933年的中央苏区,已经不是草创时期,而是各路人马齐聚的繁荣根据地,现在空降下来一个陈赓,几乎没法妥善安排。

  专门给他空位置吧,那就不能服众,让陈赓给别人打下手吧,不符合他的身份。想来想去,只能到彭杨步兵学校做校长。

  委屈啦,陈校长。

  此时距离长征,剩下不过一年时间。

  可以说整个红军时期,陈赓就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在哪里都干过,可在哪里都干不长,显得特别尴尬。

  青年时期这么做,可以增长见识阅历,成长为六边形战士,要是工作以后还不能专注某项事业,可能会就缺乏积累和底蕴。

  陈赓这颗耀眼的星略微暗淡下来,原因就在这里。

  原本他是资历最深、能力最强的人之一,理应在我军将帅的第一梯队里,结果到了解放战争时期,反而成了“后起之秀”的将领。

  陈毅就和毛泽东说:“我认为我党二十多年来,创造的军事家并不多,最近粟裕、陈赓等先后脱颖而出,前程远大,将与彭刘林并肩前进。”

  毛泽东回电:“所见甚是,完全同意。”

  所以呢,人没有能力是不行的,可能力太多也是麻烦事。领导不赏识你是没前途的,要是太赏识你,反而有可能耽误你的前途。

  3

  陈赓在红军发展不顺利就算了,在国民党方面,也受过很多次奚落。要是普通人走一遍陈赓的经历,甚至可能认为是羞辱。

  在黄埔军校的时候,宋希濂和李默庵是陈赓的小兄弟。

  宋希濂是1907年生人,和林彪、粟裕同岁,是黄埔一期最年轻的学生,1925年参加共产党的时候,入党介绍人就是陈赓。

  李默庵是1904年生人,也是1925年参加共产党,同年便在东征陈炯明时,做到第一军的团党代表,和团长叶剑英的关系非常好。

  那时的陈赓、宋希濂、李默庵可能都觉得革命前路光明,个人前途无量,日子一天更比一天强。

  但是到了1926年3月,随着国共矛盾越来越深,蒋介石为掌权策划了“中山舰事件”,说是苏联顾问和共产党要谋害他,紧接着便在广州戒严,并要求共产党员退出国民革命军第一军。

  对于第一军的黄埔学生来说,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留在共产党退出第一军,迎接蒋介石可能落下来的屠刀。要么退出共产党留在第一军,等待蒋介石一定会送来的荣华富贵。

  这个选择,似乎不是很难做。

  李默庵第一个发表声明,退出共产党,以后坚决追随蒋校长。然后是宋希濂,声明退党的同时,还保证不做有损国共合作的事。

  三兄弟中,唯独陈赓选择留下,走上前途特别光明、过程特别艰难的革命道路。

  1926年3月,他们都认为自己是对的。

  再见面已是7年后。

  1933年陈赓在上海被捕,蒋介石念及陈赓是救命恩人,不敢轻易杀人,此外也想通过诱降陈赓,来瓦解红军将领的意志,并且团结黄埔系军官。

  潜台词就是:

  “黄埔三杰之一的陈赓都投降了,红军也不过如此嘛,还是蒋某人的魅力大,黄埔系的凝聚力强。”

  于是蒋介石派黄埔一期的胡宗南、宋希濂、郑洞国等人,都到南京给陈赓接风洗尘,轮流出入高级酒店,觥筹交错之间,给陈赓许以高官厚禄。

  这样的场面,一般人能受得了?

  论地位,胡宗南是中将师长,宋希濂是少将旅长,陈赓是阶下囚。论身份,陈赓读书时是人中龙凤,胡宗南和宋希濂等人相当于学渣。

  现在人中龙凤“一事无成”,学渣却个个春风得意,他们有优越感是必然的,宋希濂就和陈赓说:“你这不是坐牢,是来南京度假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宋希濂的内心,大概率隐藏着笑意。当年那么威风的大哥,现在怎么不神气了?切。

  陈赓的内心,恐怕未必和表面一样平静,稍微有些失落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不管谁来劝降,陈赓都拒绝了,哪怕是蒋介石亲自来也不行,他在组织营救下逃离上海,奔赴中央苏区继续革命,做了彭杨步兵学校的校长。

  再过1年,中央红军开始长征。

  陈赓随部队迷茫的行进,不知革命前路在哪里,而早已荣升少将的李默庵,攻占瑞金。

  这是命运对陈赓的奚落。

  4

  我们把自己带入陈赓的角色,就能体会到陈赓的心境了。

  一心追求革命理想,却总是负伤和被捕,就连职位也落在晚辈后面,对于从小就做大哥的陈赓来说,这种落差是很难受的。

  一心反对蒋介石政府,可追随蒋介石的同学和朋友,个个都平步青云享尽荣华富贵,可谓是人生赢家。

  大部分人没有什么远大理想,更在乎眼前利益。当我们带入陈赓的角色时,恐怕偶尔也会嘀咕:

  “中国前途和我有什么关系?革命理想很重要吗?要是我牺牲了,妻儿老小怎么办?”

  嘀咕的次数多了,便难免落实到行动上。

  所以每当革命遇到严重挫折的时候,叛徒和脱党就特别多,1927年大革命失败是一次,1934年红军失败又是一次。

  我们现在能找到的叛徒和脱党人员,大部分集中在这两个时间段,根本原因就在于,看不到前途和希望,选择了小我。

  来,现在闭上眼睛,问自己一个问题:

  在那样的环境下,你会怎么选?

  好,睁开眼睛,你已经得出自己的答案了,记在心里就好,不用说出来。现在再带入陈赓的角色,你就能体会到,一次次亲历背叛感受绝望,但依然坚信自己选择的陈赓,内心有多么强大。

  从来就没有天生的救世主,也没有横空出世的天降猛男。

  所谓英雄,无非是走过一个又一个的黑暗时刻,动摇过彷徨过,但最终还是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脚下的路是正确的,然后昂首挺胸的走下去。

  能不能走到终点不重要,这样的姿态,就是英雄的勋章。

  5

  世事如白云苍狗。

  1946年7月,解放战争爆发不久,陈赓和谢富治的纵队在晋南,全歼胡宗南部一个旅,1个月后又歼敌1.5万人,占领5座县城。再过1个月,陈谢纵队全歼胡宗南部的精锐——天下第一旅。

  开战短短数月,陈赓便指挥部队连战连胜,用胡宗南部的人头,刷高自己的军事成绩。

  于是1947年7月成立的陈谢兵团,便成了中央军委的战略预备队,地位低于野战军,但高于普通的兵团。可以说陈赓用实实在在的战绩,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也把自己从上将的层次,提高到大将层次。

  这才有了陈毅说的,陈赓和粟裕先后脱颖而出,前程远大。

  此后陈赓指挥兵团参加淮海战役,攻入江西之后又划到四野林彪的麾下,兵锋直指两广、云南。

  虽然和林彪的作战路线有分歧,官司打到毛泽东那里,但陈赓还是和副司令郭天民说:

  “咱们兵团的老底子是鄂豫皖红四方面军,四野的老底子主要是中央苏区,应该称他们为老大哥。你我都谦虚点,让林彪放手指挥我们,别有顾虑。”

  公是公私是私,一码归一码,陈赓想的很明白。

  而就在陈赓征战西南的时候,曾经光宗耀祖的李默庵,面对不可抗拒的时代大势,已经移居香港,由于不久前驻军湖南,程潜和陈明仁的起义通电中,也把他的名字写了进去。

  毛泽东请他们到北京出席政协会议,其他人都北上参会,唯独李默庵攻占过瑞金,不好意思去新中国的首都。

  2年后,李默庵移民阿根廷。

  宋希濂则在解放军渡江后,带领14万部队进入四川,和胡宗南约定带部队到缅甸,建立反共基地。

  结果几个月时间,宋希濂的14万部队就剩下万余残兵败将。

  原本宋希濂还想学红军长征的精神,带部队继续去边境,但刚过了大渡河,便被解放军俘虏,关进重庆的白公馆,5年后转移到功德林战犯管理所。

  听闻宋希濂被俘,已经解放云南的陈赓,专门到重庆白公馆看望宋希濂,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好啊。看见你身体挺好,我很高兴。”

  所有的感慨,都在这句话里了。

  在时代大势面前,前程、职位、金钱都失去了意义,跟定主义才是对的。

  我们把视角再放大一些,此时的中国,那些在陈赓暗淡时期意气风发的人,除了毛周等寥寥数人继续闪耀以外,大部分人已经跌落,或者即将折戟。

  只有陈赓是不变的陈赓。

  因为这世上可以有无数个将军,但只有一个陈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大参考

GMT+8, 2022-9-27 16:44 , Processed in 1.406358 second(s), 16 queries .

美股交易 ava爱华 中侦在线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11-2021 dacankao.com 广告QQ:3037457936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