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96|回复: 0

姚尧:是可忍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11 18:3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论语·八佾》

  佾(yì),是古代乐舞中的行列。八个人排成一行,称为一佾。八佾,即八行六十四人。按照周礼,天子的乐舞用八佾,诸侯的乐舞用六佾,卿大夫的乐舞用四佾。季氏是鲁国大夫,按礼制只能用四佾,可现在却胆大妄为地用上了八佾,一下子僭越了两级,又岂非乱臣贼子之所为?于是,孔子批评季氏道:“他连用八佾在庭院奏乐舞蹈这样的事都能忍心做得出来,那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忍心做的呢?”

  俗话说:“忍常人之所不能忍,为常人之所不能为。”这原本是用以激励世人忍辱负重、砥砺前行的正面语句,却偏偏被一些不肖之徒反其道而用之。他们为了能敲骨吸髓地压榨劳工,不惜逼迫劳工以违反人伦底线的方式工作。而为了让劳工习惯于以违反人伦底线的方式工作,那就得让他们习惯于以违反人伦底线的方式生活。这,其实就是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所谓“破冰文化”的本质。

  是啊!一个人,如果今天能够忍心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异性做出各种不堪入目的猥琐动作,又何愁其将来不能忍心为了业务与异性上床?一个人,如果今天能够忍心在大庭广众之下回答那些难以启齿的隐私问题,又何愁其将来不能放弃尊严完全服从于压迫者的掌控?

  我记得去年曾经多次在文章中提到,那位以“人民的爸爸”自诩的资本家的结局不会太好。果然,从去年底到今年,不但这位资本家早已不复当年的嚣张气焰而极少露面,那些曾经跪地匍匐的孝子贤孙们,无论其内心真实想法如何,至少在公开场合是不敢乱喊爸爸了。

  于是就有读者留言问道:“不是都说那位资本家最懂政治吗?他怎么会搞到这步田地了呢?”我想,或许很多人对于政治存在误解。你们觉得政治是什么?是权钱交易吗?是官商勾结吗?是资源分赃吗?孙中山曾经说过:“政就是众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之事,便是政治。”所以,不是整天与位高权重者频繁进出才叫懂政治,真正的懂政治是能够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可是,那位资本家,他懂得什么叫作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最根本利益吗?呵呵,他连什么叫人都不懂,更不用说人民了。

  孟子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孟子·离娄下》)意思是说,人区别于禽兽的地方只有很少的一点点。那么,这一点点是什么呢?最主要的就是人要懂礼义、知羞耻。可这位资本家干的事,就是让人不必守礼义、不必知羞耻,强迫他治下的劳工在大庭广众之下谈论性、玩弄性,这岂非是将人视作禽兽?一个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尚且忍心做禽兽,到了谈业务的私密场合又岂会不忍心做禽兽?毕竟,做一个成功的禽兽,还有很多钱赚。毕竟,笑贫不笑娼,已经成为禽兽们的共识。亦正如孟子所说的:“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由是观之,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孟子·公孙丑上》)

  可是,为什么那位资本家纵横天下凡二十年,却到了去年底才开始翻船呢?为什么那家公司的破冰文化流行了那么多年,却到了今年才被全民挞伐呢?或许,人们会以为这叫作树大招风;或许,人们会以为这叫作盛极而衰。如果你真是这样理解,那就说明你与现当代的中国太脱节了。你既不懂党史,也不懂国史,更不懂毛主席。

  老读者都知道,我很喜欢说一句话,叫“天不生润之,万古如长夜!”当毛主席在一百年前率领安源路矿工人喊出那句“从前是牛马,现在要做人!”的著名口号时,就注定了那些妄图将中国劳动人民不当人的剥削压迫阶级,无论其曾经多么富可敌国,无论其曾经多么权势滔天,无论其曾经多么备受追捧,都将无可避免地遭到历史车轮的碾压和人民群众的唾弃。

  早晚而已!

  我突然想起一副大约在十五年前开始广为流传的油画,叫作《毛主席意外归来》。这幅画是根据俄国画家列宾的《意外归来》改编的,改编者姓名不详,现在在网上应该还很容易找到。当毛主席大踏步破门而入时,后面跟着的是《红灯记》里的李玉和与李铁梅,代表广大人民。正对面是小布什,代表帝国主义,他正在打开满箱的黄金。门背后沙发上坐着的是地产商任某强,代表资本家,他正在惊讶愤怒地盯着毛主席。屋内的餐桌旁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陈某宇,代表腐败官员,他正在沉醉于满桌的金银浑然不觉;一个是张某迎,代表反动学者,他正在若有所思地看着小布什的脸色,手里拿着美钞。

  而今再来回顾那幅油画,似乎一切早在十五年前就已经被精准预言。轮番登场的“懂王”和“睡王”沦为笑柄,整日以“启蒙世人”自居的公知惨遭群嘲,整顿吏治的高压态势一直维持,至于那些妄图染指权力的资本家,也不得不夹起尾巴。所谓的互联网平台,又何尝不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房地产?

  油画的名字取名为《毛主席意外归来》,这一方面是向原画致敬,一方面是刻画统治者的心态:“怎么他竟然还会回来?”可是,我们的心里一直坚信,红太阳既已升起,就从未真的离开,只是一时被乌云遮蔽而已。

  他们永远不能理解,经过四十多年的启(造)蒙(谣)教(抹)育(黑),中国人民怎么还会惦记那个人?而且似乎正变得越来越惦记他了。

  他们永远不能理解,“从前是牛马,现在要做人”的种子一经那个人播下,就具有了无可阻挡的生命力,中国人民再也不愿意被残酷压榨了。

  他们永远不能理解,正是由于他们自己的贪婪无度和心狠手辣,才让那个人更有穿越时空的永恒感召力,中国人民才会更怀念他的精神指引。

  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大参考

GMT+8, 2021-12-8 17:27 , Processed in 4.486958 second(s), 16 queries .

MT4 lv包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11-2021 dacankao.com 广告QQ:3037457936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股票行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