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081|回复: 0

戎评:一连两天,中国打出反击王牌,砍断美国长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3 19: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过去的一个周末,在各国吃瓜群众欣赏国会山美丽的风景线,以及八卦围绕罢免川普的宫廷斗争之余,太平洋彼岸的中国却一连两天发布了两份具有划时代性质的文件,其意义不可谓不重大。

  1月9日,经国务院批准,中国商务部正式对外公布2021年1号文件——《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并自即日起开始实施。

  这份文件仅看标题,就知道是专门为美国长臂管辖权量身定制的。

  事实上,在中国之前,俄罗斯、欧盟、伊朗也针对美国的长臂域外管辖权,推出了各自版本的阻断法案,但效果都不明显。

  俄罗斯和伊朗主要是经济体量不大,贸易层面也与其他主要经济体相却甚远,阻断法案能发挥的场地并不多。

  至于欧盟,尽管是世界经济贸易的主要玩家,也早在1996年就出台了阻断法案(《The Blocking Statue》)。可由于商业层面和行政层面的各自为政,真正触发该法案的情况少之又少。

  比如特朗普撕毁伊核协议,禁止他国企业与伊朗有任何商业来往。

  但联合国松绑对伊朗制裁后并没有国际法限制他国企业与伊朗做生意,从程序上来说完全可以触发欧盟的阻断法案。

  阻断法令允许欧盟运营商向造成美国治外法权制裁的人追偿因美国治外法权制裁而产生的损害,并取消任何外国法院基于美国治外法权制裁的裁决在欧盟的效力,另外它还禁止欧盟成员遵守这些制裁。

  ——摘自欧盟《The Blocking Statue》对法案核心内容的描述

  不过,真实情况我们也看到了,白宫在发布最后通牒后,诸如道达尔、达飞海运等欧盟企业无一例外的都选择了听从美国的指令,而并没有向欧盟商务部门申请阻断法案的保护。

  更打脸的是,在欧洲企业集体退出伊朗市场之际,欧盟理事会还一口一个决定维护伊核协议,并于当年的8月7日推出了升级版的阻断法案。

  由此可见欧盟商界和政界在对待美国制裁的问题上有多么撕裂!

  而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在美国对华企业反国际法打压日渐激烈的大背景下,出于政府保护越来越多的走出国门企业的需求,中国的阻断法案将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广泛与美国长臂管辖权正面对抗的法律。同时,考虑到中国经济即将在未来不久超越美国,以及对世界三大自贸区中的两个的深度参与(RCEP和CAI),我们这部法案,也很有可能终结美国长臂管辖的时代。

  下面,我们来简单聊聊法案的具体内容(以下注释仅代表戎评个人看法)。

  第一条:

  为了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对中国的影响,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保护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等有关法律,制定本办法。

  开门见山,道清了出台阻断法案的初衷,现阶段针对的就是美国的长臂管辖权,也明确了中国企业在遭到他国非法境外管辖时中国政府有保护的义务。

  第二条:

  本办法适用于外国法律与措施的域外适用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不当禁止或者限制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与第三国(地区)及其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进行正常的经贸及相关活动的情形。

  第三条:

  中国政府坚持独立自主的对外政策,坚持互相尊重主权、互不干涉内政和平等互利等国际关系基本准则,遵守所缔结的国际条约、协定,履行承担的国际义务。

  这是触发阻断法案的适用范围和触发条件。

  两个关键:一是第三方,二是在他国域外管辖违背国际法及规则的情况下。

  举个例子,在2015年前联合国维持对伊朗的制裁时,谁跟伊朗做生意被美国域外治权给处罚了,不会被该法案保护,毕竟这是违法国际法及规则的,包括作为常任理事国的中国也有义务制裁。

  但在联合国收回对伊朗的制裁后,谁跟伊朗做生意,做何种生意,只要不是售卖我国有签订的国际条约所规定的违禁品,那一切都是在该法案的保护下。

  比如从2016年开始,美国利用本国法律长臂管辖权,就与伊朗贸易为由,对ZTE的罚款和在加拿大对孟晚舟的扣押,就属于第二条规定的适用于外国法律与措施的域外适用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

  这里面我个人其实还有一个疑问,如果美国在违法国际法的情况下,单纯使用行政手段在国内限制中国企业,是否能触发该法案的保护呢?

  比如1月5日特朗普签发《应对中国公司开发或控制的应用程序和其他软件构成的威胁的行政令》,禁止美国人士与开发或控制包括QQ、支付宝在内的八款中国应用程序的人员进行某些交易,中国企业能不能根据阻断法案申请保护,可能还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