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60|回复: 0

[深圳主板] 神州高铁[000008]:中国股市第一大案,亿安科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22 20: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小二胖   来源:智库百晓生

  一张诡异的走势图背后有着如何惊心动魄的故事。

  这就是中国股市的第一大案,亿安科技从1999年10月25日开始,在短短的70个交易日中,股价由26元左右不停歇地上涨到2000年2月17日的126.31元。

  随后,昙花一现,股价被打回原形,山崩地裂……

  结果是证监会查处亿安科技股票操纵案,开出了8.98亿元的罚单,没收违法所得4.49亿元、罚款4.49亿元的处罚,为中央财政预交了一张高额支票。

  亿安科技一案无疑给资本市场留下一地鸡毛,股民损失惨重。

  案发后,没人见过亿安科技的老板罗成,他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深夜,坐着一艘小船远遁,只留下一句话“江湖再见”。

  可时至今日仍杳无音信,人间蒸发了一般,江湖上再也不见了。

  1

  亿安科技的前世今生

  深圳市的街面上有一家很普通的公司,这家公司也是那个年代在深圳特有的产物。

  它的母公司是深圳天俊实业股份有限公司,那个年代,尤其是在深圳,外贸企业的效益非常好,但是工资普遍不高。

  有明白人就出了一个主意,成立一家股份公司,国家、集体、个人分别出资入股,为天俊实业的外贸业务提供配套服务,然后把收益按股份分配下去,实际上就是找个渠道变相地发福利。

  这家用来发福利的公司就叫深圳市锦兴开发服务股份有限公司。

  1990年12月1日,深圳证券交易所成立了。

  还是深圳的同志们觉悟高,敏感性强,觉得分红不如上市,而且当初是为了发福了,这家公司本身就是国家、集体、个人分别持股的,按照当时股份制和上市政策,也符合政府支持的方向,于是就申请上市。

  1992年5月7日深圳市锦兴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证券代码:000008,数字很吉利,上市首日开盘价19.9元。

  深锦兴的主业是仓储业务和贸易。

  不过,进出口贸易之前没有独立的进出口权,一直依靠与食出公司合作代理,1993年9月,公司才取得进出口权。

  90年代后期,国有外贸企业开始走下坡路。而且由于参与上市公司配股等因素,连滚带利地算下来,天俊反倒欠了上市公司几千万的债务。

  国企还是不太懂资本运作,实际上天俊自己有一个很好的资产,但不懂怎么把这个资产装进来,也不知道上市公司可以圈钱。反而觉得上市公司成了包袱,最终天俊决定将上市公司转让。

  说来也可笑,那时候天俊也缺钱,甚至在股权谈判未成解约时连定金都无法退还。于是就拿股权抵扣定金,有些股权就流到小股东手上去了。

  后来深圳市政府出面,由深圳国资的商贸控股把上市公司深锦兴拿过来,勉强维持一两年后,也还是不行,这个时候,亿安集团就进来了。

  亿安把一块资产作价后放入上市公司,商贸的资产再全部拿回去,另外亿安再支付了2000-3000多万现金。

  1999年3月,亿安集团收购了深圳商贸控股公司持有的深锦兴超过四分之一的股权,成为深锦兴的第一大股东,亿安集团的老板叫罗成。

  同年8月,深锦兴公布更名为广东亿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锦兴”股票随之正式更名为“亿安科技”。

  亿安集团接手时,1998年8月,亿安科技的股价差不多是5.6元左右。

  亿安集团当时的主业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在江门和广州都有公路投资,还计划在广州周边建12个交通物流枢纽。

  但是基础建设行业的特点是资金量大,投入长,回报慢。于是罗成就想通过二级市场炒作赚一笔来缓解资金压力。

  随后,罗成指示手下张大伟和其麾下的操盘手们开始坐庄操作深锦兴股票。

  1998年10月到2001年2月间,最多时持有的亿安科技股票占全部流通股的80%以上。

  这个期间,亿安科技的股票开始了上涨之旅,尤其是从1999年10月25日到2000年2月17日,在短短的70个交易日中,股价由25元左右不停歇地向上一路狂飙。

  到2000年2月15日,亿安科技突破百元大关,2月17日站在了最高点的126.31元。

  2

  老板罗成

  成也亿安,败也亿安。

  因缔造了亿安科技,罗成被称为“股神”,也因亿安的惊天大案而销声匿迹,人间蒸发。

  罗成,原名罗湘江,1959年10月出生,广东廉江人。

  早年,罗成在东北倒腾手表之类的小商品,因“投机倒把”罪被判刑入狱。

  出狱后在沈阳沈殊家电公司找了一份工作,从最低层一直爬到副总经理的位置。

  罗成真正起家的跳板是珠海东大工贸公司,一个注册资本金只有50万元的公司。

  罗成一手将东大做大,最终发展成为东大集团,时任东大集团总经理。

  东大集团曾红火一时,无论资产规模,还是销售收入,东大集团均在TCL、格力之前,名列中国电子百强第16位,全国500家最大工业企业。

  1992年,在罗成力主之下,东大进行股份制改造,目标就是上市。

  当时, 珠海市只有一家上市公司,东大在同一批进行股改的公司中呼声最高,格力远排其后。

  但最终因不满意股份分配的问题,罗成突然离开,东大上市进程也因其出走而告吹。

  罗成离开东大以后,另立山头,创立了亿安集团。

  1994年之后,罗成注册成立香港亿安国际有限公司,任亿安集团董事长。

  亿安集团注册资金6.3亿元,罗成出资额达2.75亿元,占43.65%的股份。

  对于成立亿安集团的资本积累,罗成并不愿意对外说起,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主要是靠在香港做五矿公司进出口代理以及做期货赚的钱。

  1997年,罗成企图控制上市公司黔中天(后来的世纪中天,现在是中天金融000540),但后来未果。

  圈里的人知道罗成的意图,1998年下半年,深圳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的高管张大伟向罗成兜售吉轻工这个壳。

  罗成对吉轻工的兴趣不大,但是却对张大伟很感兴趣。当年8月,罗成主动邀请张大伟加盟亿安集团,负责资本市场运作。

  在张大伟的协助下,亿安集团最终选定的目标是深锦兴,1999年3月,收购深锦兴后改名为亿安科技。

  3

  操盘,万万没想到

  对于操盘老手而言,在股市讲故事没有难度,内部一边抛盘,一边接盘,随时保持盘型稳定,与此同时,再配合股评、分析师等专业人士发文造势。

  罗成一开始只想捞一笔就走,没想玩得这么大。事先也想不到后来会演变到如此疯狂的程度,更多的是在特定历史环境下,市场集体疯狂的结果。

  就在他们悄悄地坐庄亿安科技的时候,来自高层的一把助力,将中国的股市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1999年3月,罗成收购深锦兴A后,将其改名为亿安科技。

  恰逢其时,一个月后,1999年4月13日,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参观了美国纽约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并为当天的股市开盘。

  回国后,朱镕基就股市的发展提出了8点意见,其中包括要求基金入市,降低印花税,允许商业银行为证券融资等。此外,他还指示尽快制订和颁布上市公司管理条例。

  5月18日,证监会向八大证券公司传达了朱镕基的8点意见,研究了落实政策,第二天,中国股市立即上涨。

  5月19日,《上海证券报》突然登载了一篇名为《网络股能否成为领头羊—关于中国上市公司进军网络产业的思考》的文章。

  文章认为:“日后将是一个网络的世界,而目前我国的网络用户却只有210万,前景之广阔不言而喻……”

  6月15日,《人民日报》头版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标题为 《坚定信心,规范发展》,文章还强调,证券市场的良好局面来之不易,各方面都要倍加珍惜。

  此文发表后,股市再次出现大涨,有宏观政策作为刺激,再加上明确的方向引导,中国股市忽然出现一轮异常凶猛的上涨行情,从6月15日的1387点激活,6月30日最高达到1756点。

  以至于当时市场中有人戏称:“现在的股市既不是牛市,也不是熊市,而是朱市。”

  6月28日,全国证券监督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强调,要充分认识证券市场的作用,努力做好规范和发展工作。

  7月1日,中国证券市场的第一部大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正式实施,

  为了刺激经济,也为了让国企通过重组脱困,管理层人为地组织发动一轮政策大牛市。

  在中国证券史上,这波由网络科技股领涨的牛市,就是著名的“5·19”行情。

  这其实是有时代背景的,我也交代一下当时的背景,国际背景是1997年东南亚爆发金融危机,而后成为席卷亚洲的金融风暴。国内的背景是1998年南方特大洪灾,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外贸。

  5月19日,沪市上涨51点,深市上涨129点。

  随后,在网络股的带领下,沪深股市一扫低迷,走出大幅攀升行情,30个交易日内股指上涨65%。

  此后股市就迎来以网络为首的高科技风暴。上市公司无论真假,只要名字或主业沾上数码或者网络两字,股价就会扶摇直上,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2001年。

  1999年底市场回调到1400点,其后在2001年涨至2245点,但随后又是4年熊市,最低跌至998点,6年轮回,A股又回到了519启动前的位置。

  4

  人心不足蛇吞象

  坐着这轮凶猛上涨的网络科技牛市行情,亿安科技的坐庄简直是顺风顺水,股价开始一路上扬。

  而且,罗成和张大伟对操盘手有着严格的操作的纪律。

  从最初决意坐庄,开始拉升开始,操盘手们就收到指令:无论怎样拉抬,绝不拉到涨停。因此也就不必因为三个连续涨停板而向市场作出说明,最好的涨幅是保持在每天七八个百分点。

  就这样,1月4日,亿安科技已经涨到了46元/股。

  当股票涨到每股50元左右的时候,亿安科技就成了中国主流证券类报刊的重点推荐对象。

  由于亿安科技一直在涨,从无下跌甚至洗盘迹象,简直就是当时的白马股,股民对于亿安非常追捧,排队入场。

  据当年的亿安操盘手回忆,“有时为了防止上涨过快,破坏完整图形,还要进行反向压盘”。

  其实这个时候,庄家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借势出货。

  可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欲壑难填鬼见愁。

  此时,罗成先后投资的项目亿安广场和花地明珠大酒店等项目纷纷出现经营问题。

  前期拿下的3个广州市政府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也要真金白银的投钱进去,于是,向股市要钱似乎就成了亿安最为方便可行的法子。

  当亿安科技在上冲至70元的关头,我们听到了市场上公开叫好,认为亿安科技的活跃是为沉闷的沪深股市带来了刺激。

  到了1月21日,亿安科技已是80元/股。

  2月15日终于冲上100元,当亿安科技上冲百元的时候,众多的媒体为此欢呼雀跃。

  一位资深股民回忆当时的场景说:“持有亿安科技的股民甚至自发地聚集在证券营业部门口。当亿安冲破每股100元的时候,现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就像现场派钱一样。”

  这是一场集体的盛宴,罗成和张大伟没有想到5.19行情的到来,亿安科技占了科技二字的光,市场情绪热情,股价自己就往上走。

  散户、机构与庄家合力营造出一派欢天喜地的盛世景象,这让罗成捞一把就走的计划一改再改。

  股民的大力追捧,让罗成获利颇丰。

  而且,亿安科技的股票质优价高,银行愿意接受其作为质押资本。

  于是,罗成就用亿安科技去做质押,贷来的钱再去买低价股票,抬高市值之后套现离场。

  在这个过程中,罗成先后入手莱钢股份、生益科技等多家上市公司,无形之中在股市上构筑了一个“亿安系”。

  然而,罗成只是将其作为套现的工具,亿安系没有像日后资本市场上其他系族那样呼风唤雨。

  当亿安科技冲过百元的时候,亿安科技的老总们亲自跑到北京和记者们见面,亿安科技在他们的描述中集众多高科技之宠爱,又是电动汽车又是纳米技术。

  其实,这些个概念就算放到今时今日也一样是热门。

  在罗成和张大伟的包装下,亿安科技的业务范围涉及数码科技、网络工程、生物工程、电子通讯、电动汽车、新能源和纳米技术等等,几乎把当年的全球高科技概念一网打尽。

  这些题材都是2000年前后最流行、最能迎合股民心态的高科技概念,足以见得庄家们把散户们吃得死死的。

  然而,亿安科技却是一只流通股仅有3529万股的小盘股。

  2000年1月22日,《证券时报》发表了一篇专访亿安科技总经理张大伟的的采访稿《亿安科技怎么啦》,通篇都是溢美之词。

  文末张大伟说:“投资者看中的是亿安科技未来的成长性和对广大股民的回报。”

  这句话本身没有错,但是却成为了忽悠股民的一句名言。你把亿安科技四个字去掉,换成任何一只股票,在逻辑上都是成立的。

  从亿安科技开始,买股票是买企业的未来,这句话一直忽悠至今,估计再过一百年,同样适用。

  5

  神话破灭

  亿安科技做庄可谓是经典教科书,股市中坐庄的步骤皆是如此三步:建仓、震仓洗盘、大幅拉抬派发。

  第一步,建仓阶段。1998年10月5日到1999年1月19日之间的大箱体,其间换手率为304%。股价由8元涨到9.83元,涨幅仅为25%,表现出了较高的换手率,但涨幅却不大,筹码进一步集中收集的长庄型股票的典型特征逐步显现出来。

  看日K线成交量,呈现比较均匀的变化,急跌后股价也会迅速被拉起,庄家不想廉价的筹码被别人抢走,这是明显的建仓迹象。

  第二步,洗盘阶段。初步建仓后,庄家就开始大幅拉抬股价,以迅速脱离其成本区,在远离成本区进行清洗浮筹,提高整体股票投资者的平均成本,既利于今后的拉升,也利于有效控制股票的走势。

  震仓洗盘:1999年1月20日放量突破了第一阶段的大箱体后,连续单边上扬,由1999年1月20日的10元涨至1999年6月29日的34.48元,在短短的五个月涨幅达3倍。

  阴跌洗盘:1999年6月29日,由34.48元冲高后开始调整,最低至24元,大量跟庄的投资者被套,每天成交量很小,一般在50万股以下,最多不超过100万股,许多持股者被逼出局,但庄家由于极小的成交量不可能出货,终于在1999年11月11日突破34.48元后进入最后狂拉出货阶段。

  操盘手中还有一个人物,就是就是后来很多股民熟知的《缠中说禅》的作者李彪。

  李彪在亿安科技的操盘中独创了经典的跌停洗盘法,使股价能够每天都保持上涨,却在盘中制造大幅震荡,以引诱散户出逃。

  在1999年11月,股价在压力位附近盘整,涨一天跌一天,很多股民被搞得摸不着头脑,在平台附近反复高抛低吸接了很多之前的套牢盘,也让很多技术派交出手中的筹码。

  事后,李彪回忆他们在开盘后疯狂买入,下午又开始疯狂卖出,随后配合发消息,市场传闻亿安科技庄家因为透支买股票被强行平仓,股价跌破前期盘整的平台,第三天直接跌停。

  这个时候很多人都相信庄家被强行平仓是真的,李彪借机将大量的筹码收拢到手里,后面的突破非常轻松,15分钟就涨停了,但这次真突破的时候却没人敢追了。

  第三步,拉升出货。1999年11月11日,亿安科技突破了34.48元后,庄家把股价迅速拉高,到2000年2月15日突破100元,2月17日创下了126.31元的最高价,并在100元以上价位坚持了6天。

  拉升出货阶段除了配发各类消息外,亿安科技的庄家还提供了一套坐庄的新思路,大打“产融结合”牌子,为题材炒作添加了一些实质性的内容。

  在2000年3月,证监会还是开始对亿安科技调查。

  此消息一出,亿安科技股价开始下跌,罗成也意识到了危险,安排操盘手团队进行出货。除了罗成自己是个大庄以外,还有公司内部很多跟仓炒作的,此时也纷纷夺路而逃。

  从3月份证监会开始调查亿安开始,到2000年12月25日,亿安科技的股价已经腰斩,跌到了每股50元,12月29日,股价从50元开始高台落水,6个跌停后,股价只有23元。

  随后,在2001年1月17日、1月19日、2月5日连续三天巨量换手100%,成交3677万股,庄家基本完成了出货工作,共盈利4.49亿元。

  亿安科技一案,最终一地鸡毛,看似没有赢家,然而… …

  2001年4月25日,中国证监会宣布对欣盛、中百、百源和金易等4家操盘亿安科技股票的公司处以没收违法所得4.49亿元、罚款4.49亿元的处罚。

  这四家公司自1998年10月5日起集中资金,利用627个个人股票账户及3个法人股票账户,持仓量从1998年 10月5日的53万股(占流通股的1.52%)到最高时的2000年1月12日的3,001万股(占流通股的85%)。截至2001年2月5日,四家公司共盈利4.49亿元,而它们手中的股票只剩下77万股。

  证监会没收了操盘亿安科技的的4.49亿元非法所得,而这四家公司在2000年1月12日持股达到最高峰值的3000万股,但是抛出的时间恰好就在亿安科技创出百元新高引起方方面面强烈关注的时期。

  庄家轻易地将仓位从3000万减至77万股,最终成功出货变现了4.49亿元。

  对于亿安科技的炒作如果从技术的层面上来看是相当成功的,庄家在大幅获利后能够成功出逃,如果没有证监会的查处,无疑会成为中国证券史上庄家炒作的一个成功范例。

  哎,猪,可能还是要养肥了再杀的。

  2003年9月25日“亿安科技”股份操纵案在广州一审判决,原亿安集团副总裁李鸿青等5人被判刑2年3个月至3年半不等。但操盘总指挥张大伟却均奇迹般地逃脱了处罚

  而罗成,则彻底的人间消失了,他曾经发回一份传真,里面只有的两句:“关于这次股市操纵的事情,都由我一人负责,和其他人没有关系。另外,我拿走了8 千万,以后由我负责。”

  在随后的岁月中,各式各样的坐庄和爆雷在股市中此起彼伏,亿安科技,作为中国股市的第一大案,在今时今日,无论是金额还是规模,都显得微不足道,但却是中国股市中经久不衰的一个典型的缩影。

  6

  接盘者,文哥

  面对亿安这个残局,当务之急是找个接盘者。

  接替亿安集团入主亿安科技的是掌控宝利来大酒店的深圳松岗本地人文炳荣。

  2002年3月,宝利来实业以9200万的价格,受让股权,成为亿安科技大股东,实控人。

  不到1个亿买了一个壳,2002年公司继续亏损,而且已经是资不抵债了,股票被ST。

  文哥开始着手整治,先是由大股东宝利来代替亿安科技偿还了欠工行的7700万贷款本息。然后,清理的资产,出售全部子公司。

  正好赶上2004年亿安科技的厂区拆迁,获得3500多万元的补偿。经过一番梳洗打扮,到了2004年末,亿安科技已成一只小而美的净壳。

  2005年5月23日,亿安科技这个在A股市场让投资者刻骨铭心的名字终于成为了历史,公司更名为宝利来。

  2005年12月13日实施股权分置改革,非流通股东向流通股东每10股送2股。

  股权分置是中国股市特有的现象,也称为股权分裂,是指上市公司的一部分股份上市流通,另一部分股份暂时不上市流通。前者主要称为流通股,主要成分为社会公众股;后者为非流通股,大多为国有股和法人股。

  ST宝利来一直没有确立主营业务,其实也没有主业,做过烟酒批发、租赁,以及收管理费,甚至还通过打新赚点小钱,就是为了保壳而已。

  陆陆续续的拖到了2010年7月23日,文炳荣所持股份全部解除股改限售,正式流通。

  2012年ST宝利来通过定增收购文炳荣自己的宝利来国际大酒店,重组后摘掉ST的帽子,同时发布10送10的高送转,随后,在重组+摘帽+业绩大增+高送转的多重刺激下,股价暴增两倍。

  2014年6月,宝利来再次停牌重组。9月发布方案:拟通过定增收购北京新联铁100%股权,同时,现金增发募集6亿配套资金,新联铁是一家轨道交通服务商。

  当时,恰逢南车北车合并,在中国神车的刺激下,重组方案一发布,宝利来的股价就开始飙升,3个月涨了3倍。

  他甚至把名字也改了,宝利来改名神州高铁堪称2015年的“A股奇观”。

  神州高铁这个名字太响亮了,跟神州高铁这个高档的名字一比,南车北车都弱爆了。

  2015年3月12日发布公告,公司已于3月10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公司名称由“广东宝利来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变更为“神州高铁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公司证券简称则由“宝利来”正式变更为“神州高铁”。

  尝到了重组的甜头,更名为神州高铁后,2016年1月再次宣布重组,以两亿元现金收购北京联讯伟业100%股权,以8.40亿元收购武汉利德100%股权;2月以13.70亿元现金收购北京交大微联90%股权,合计形成商誉16.26亿元。

  包括新联铁在内的这四家公司在2016年合计贡献96.08%营业收入及103.52%净利润,神州高铁进入几乎全靠收购做贡献的模式。

  这一路走来,文炳荣靠着重组+高送转+摘帽+重组+高送转+更名的一套打法,将A股市面上能用到的路数都用了一遍,有的还不止一遍。

  在2015年这波牛市中,神州高铁创了新高,甚至高过当年名字还叫亿安科技时在2000年创造的高点。

  2016年10月21日,神州高铁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文炳荣及其一致行动人宝利来实业与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文炳荣、宝利来实业向海淀国投公司转让其持有的共计3.5亿股普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69%)。

  转让价格为每股8.9元,文炳荣、宝利来实业合计进账31.15亿元。

  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海淀国投公司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文炳荣基本上在股票的高点,抽身而去,全部套现,成了最大的赢家。

  现如今,神州高铁的股价仅为2.63元,总市值仅为73亿。

  代码000008的这只股票历经了深锦兴A、亿安科技、宝利来、神州高铁4个名字,这一路走来,这只股票经历了中国股市的兴衰,也用遍了所有的路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大参考

GMT+8, 2021-1-20 07:36 , Processed in 1.156383 second(s), 16 queries .

MT4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11-2017 dacankao.com 广告QQ:3037457936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股票行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