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60|回复: 0

郁圆:拼多多新任CEO陈磊:重农抑商,把资本主义倒过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20 16: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96年,在匈牙利举办的信息学国际奥赛中,由四名中国少年组成的代表队获得大丰收,参赛队员将金牌悉数拿走。

  当时的媒体报道,这些少年是中国信息革命的未来。

  参赛的四名队员中,有一位已经为人熟知,搜狗CEO王小川。而在合影中,另一名戴着黑框眼镜、略显腼腆的17岁男孩,则在此后的二十四年中,隐藏幕后,在技术领域默默前行。

  直到2020年7月,这位名叫陈磊的男孩才浮出水面,从少为人知的拼多多CTO,成为新任CEO。

  在中国三大电商的新一代掌门人中,陈磊是唯一一个从CTO转型为CEO的技术背景掌门人。大家关心的是,技术出身的陈磊会如何适应角色的变化?又会带来怎样的成绩单?

  2020年11月12日,拼多多发布第三季度财报,首次单季盈利4.66亿元,远超市场预期,与此同时,单季度用户增长近5000万,年活跃买家数达到7.31亿。此后三天,拼多多股价累计涨幅超过35%,总市值跃至1811亿美元,一举超过京东,成为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

  这是陈磊担任CEO首个季度后交出的财报。

  据多位接触过陈磊的拼多多人士表示,在办公室里,你需要在一堆程序员中仔细辨别,才能找到身穿灰色POLO衫、蓝色牛仔裤、黑框眼镜的CEO陈磊,“像是在黑客帝国中突然遇到了和蔼可亲的建筑师”。

  ▲在办公室里,你需要在一堆程序员中仔细辨别,才能找到身穿灰色POLO衫、蓝色牛仔裤、黑框眼镜的CEO陈磊。

  五年前,早已和黄峥共同创业多年的陈磊,主导研发拼多多的分布式人工智能技术,这一创新技术体系,如今也成为了拼多多狂飙突进的底层算法。

  这位当年的技术天才会为这家新电商带来什么?随着财报发布,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已经逐渐清晰。

  “人为先”的前提,是要首先理解人

  今年年中,“中关村才女”、中国的顶级产品人梁宁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自己在淘宝上搜“无锡排骨”,淘宝的关联推荐还是“无锡排骨”“三凤桥”这一类关键词的匹配。但在拼多多上搜“无锡排骨”,拼多多除了关联“无锡排骨”“三凤桥”,还会给她推荐“四喜丸子”。

  梁宁认为,这说明淘宝的算法是在做关键词关联,而拼多多在做用户理解,它试图理解用户的搜索动机和偏好。

  这可能是首次有专业人士公开描述过拼多多“人为先”模式带来的用户体验差别。尽管在拼多多的上市前后,创始人黄峥便在致股东的第一封公开信中做出过解释:

  你可以想象它(拼多多)是一个将网络虚拟空间和现实世界紧密融合在一起的多维空间,它将是一个由分布式智能代理网络(而非时下流行的集中式超级大脑型AI系统)驱动的“Costco”和“迪士尼”(即集高性价比产品和娱乐为一体)的结合体。它不光高效地做信息的匹配,还不停地模拟着整个空间里人群的群体情绪,并试图对整个空间做调整,让群体的体验更加开心。

  这套“人为先”模式的技术基石,其创建者正是当时的拼多多CTO陈磊。

  从谷歌、雅虎、IBM任职,再到2007年和黄峥创业做B2C电商和淘宝代运营公司,陈磊曾总结,全球互联网巨头尤其是传统电商平台的发展从技术角度来说,“万法归一”。

  他将之归纳为“Scuba模型”:即场景(Scene)驱动服务,服务带来用户(User),用户带来数据(Big Data),数据经由A.I和Computing(计算能力)处理后,优化用户体验,体验又带来新用户增长,形成正向循环。

  这正是传统互联网公司所遵循的典型模式。在这套模式下,巨头们不约而同地想要建造一个无所不能的上帝式中央大脑。它尽可能地穷尽收集每一个用户的行为数据,然后圈定模型利用算法进行分析,将分析的结果推荐给每一个用户。

  对企业来说,用户是由一个个“标签”组成的画像,Netflix在一期纪录片将这种模式称之为“监视资本主义”。

  ▲陈磊曾总结,全球互联网巨头尤其是传统电商平台的发展从技术角度来说,“万法归一”。

  在加入拼多多之初,陈磊便判断,这一“中央大脑”模式并不可持续。

  首先,由于公开数据和隐私数据边界模糊。政府的监管政策随之收紧,互联网获取用户信息的渠道被迫收窄,中央大脑将会面临数据饥渴,传统电商也将陷入流量瓶颈。

  其次,集权式AI的机器学习还存在“偏好囚笼”,基于消费者片刻的购物冲动之上的预测,往往将其限制在乏味的单一喜好之中,消费者会变得愈发挑剔,越试图通过关键词猜你喜欢,却越猜越不准。

  如果有一种技术架构能够将购买同一类商品的用户需求之间的差异性体现出来,是否更像是在模拟用户之间的需求互动?

  比如说,在购买无锡排骨的人群中,或许还存在一群人同时更喜欢“四喜丸子”,是否有可能把同类商品背后不同人群的需求差异也呈现给用户,而不是单纯地把不同类型的排骨关键词推荐给用户?

  因此,陈磊主导建设的分布式人工智能体系,核心目标是在社交互动的推荐基础上,通过分布式算法理解每个消费者的个体差异,将所有算法、数据、AI都独立呈现给每个用户,让每个用户都有自己的算法体系,模拟和增强用户之间的互动。

  他坚信,分布式人工智能将成为下一个十年的“水电煤”,成为互联网的底层公共服务平台,整体的逻辑循环也将发生巨大变革,“每个人可以随意调取自己的云计算代理,每个月都能收到云计算账单,就像收水电煤的账单一样。”

  在黄峥的第二封股东信里,将拼多多要走的道路归纳为三个字:人为先。

  而对于陈磊和他建设的分布式人工智能体系来说,“人为先”意味着,要让技术服务于用户,互联网公司要尝试理解用户、为用户创造多样性的场景。

  将战略定位分解为框架性的技术问题,再通过场景落地不断接近战略目标,这正是陈磊过去作为CTO的典型思路。

  在掌管拼多多后,这套思路和打法也同样被植入了拼多多的日常业务之中。

  一个细节是,拼多多直到这一季财报才扭亏为盈,但从未停止对技术研发的投入,研发费用持续上升,2018年同比增长超过7倍,2019年超过6倍。今年第三季度,拼多多研发投入18亿元,同比增长了60%。

  新CEO首战:深入田间地头

  据接近拼多多的行业人士观察,在陈磊接棒后,拼多多的最大变化是,战略目标上更加聚焦。“一切动作的最终目标,都是为了将拼多多新电商模式彻底落地,找到最合适的应用场景,然后扎根下去”。

  2020年之前,拼多多解决了“找到用户”的问题,但在陈磊接管时,拼多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变得更复杂:在找到和聚集用户之后,还要找到模式落地的最佳场景以满足用户的深层需求。

  农业,正是陈磊找到的答案。

  从公开报道看,拼多多在2020年不断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