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59|回复: 0

李洋:史无前例的奇迹!世界经济大衰退,中国脱贫计划却罕见逆转,如何做到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17 20: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间仿佛被逆转——

  一些被打上“落后产能”标签的生产线,已在安静等待产业转移的洪流,以外贸为主的工厂里,空的工位悄然增多。

  然而,风云突变。2020年最后一个长假却和“世界工厂”无缘,流水线上突然人声鼎沸,8天假期被压到了2、3天,订单排到了明年5月……

  这一罕见的逆转,是由众多极特殊情况促成的。

  所以,有人希望这一年快点过去,也有人对未来心生恐惧。

  有恐惧并不奇怪,“世界工厂”本身就是最雄厚的命运交响曲,40年8亿人脱贫,甚至过上了富足的生活,难免有路径依赖。

  中国原本想在2020年结束时,结束这一乐章的——即实现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到2019年底,官方表示中国还有贫困人口551万,贫困县52个。

  然而,就在这一章即将翻过的时候,贸易战、疫情却接踵而至,最难的一个季度中国GDP下滑达到6.2%,不仅继续增长成了问题,还有脱贫能否按计划完成?

  其实,答案早已经最直白地刷在了农村的围墙上:“谁先装宽带,谁先奔小康”“在家网上开店铺,家庭事业两不误”……

  依稀之间,历史早已换了年轮,早些年的标语还是,“外出打工找门路,早日脱贫讨媳妇”,“窝在家里出懒汉,出门干活人人赞”……

  新的标语是新时代的指向,数字经济已然漫卷。

  过去,中国通过把4亿农民变成工人,成就了中国脱贫故事的上半场;如今,当生产能力已达需求极限,新浪潮将会成为新的华彩乐章。

  中国脱贫路径2.0:数字经济

  工业化以来,世界各国发展、富裕之路只有一个路径:减少农民。

  中国农民大规模加速告别土地始自1980年代,以“苏南模式”和“珠三角模式”为先导,大约4亿农民摆脱了修地球的命运。

  大量人口从第一产业涌入第二产业,成为最有效的扶贫。

  不过,没有哪个国家有中国如此多的人口,如此多的农民。当中国建成了全世界最令人生畏的工业体系,在诸多领域,甚至远超全世界的总需求,在创造就业方面,传统工业经济开始有点力不从心。

  幸运的是,我们赶上了难得的技术革命奇点效应,数字经济对产业的塑造堪称颠覆。

  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贡献就业岗位1.91亿个,占当年总就业人数的24.6%,显著高于同期全国总就业规模增速。预计今年,中国数字经济领域就业人口将超2亿。

  数据来源:中商产业研究院

  做个简单的对比。

  中石油是员工数量最多的中国公司,超过130万人;再看劳动密集型制造企业的典型,富士康目前拥有60多万员工,峰值人数一度达到120余万。

  作为数字经济的代表企业,美团在2019年共有398.7万名外卖骑手实现就业,几乎是中石油+富士康员工数量总和的两倍。

  像中石油这样的垄断国企,门槛高,可不是谁都能进的;而包括富士康在内的不少制造企业,为了压缩用工成本,也正告别劳动密集型,要么以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打造“无人工厂”,要么将生产线转移至它国,国内雇员数量不断下降。

  骑手,是数字经济对传统服务业再造的典型代表。其技能门槛相对较低,灵活度高,吸纳性强,很适合中国这种转型周期漫长的国家。

  根据美团平台连续3年的跟踪分析显示,约有75%~80%的骑手来自农村,对于学历受限、缺少上升通路的农村劳动力,尤其是家境贫寒的贫困人口来说,骑手成为农村劳动力在城市获得收入的有效路径。

  今年4月,美团针对52个未摘帽的贫困县开通招募专线,提供5万个骑手岗位。到了6月,扶贫举措升级,美团面向贫困县再提供20万骑手岗位。

  截至8月底,美团平台2020年新增骑手达212万人,其中13.7万为国家建档立卡贫困人口。

  收入方面,从今年上半年看,有接近五成的美团骑手月收入达到4000-8000元。

  在传统工业时代,要让如此体量的人融入生产流程将会是十分费力的事情,但在当下,成为一名骑手,正常情况下,脱贫并非难事。

  平等,真的能当饭吃

  每一次技术进步固然会推动生产力发展和经济繁荣,同时也会带来贫富差距拉大,社会阶层固化和对立等负面效应。

  很多时候,弱势群体往往沦为时代进步的牺牲品。因为,他们对新时代、新技术的感知和适应往往也是最差的。

  如果对这种情况听之任之,全面脱贫可能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以弱势群体中,最典型的残疾人为例,导致贫困的众多原因中,残疾是一个重要因素。截至2019年底,中国尚有47.9万残疾人未能脱贫。全国近200万有返贫风险的人口中,也有不少残疾人。

  令人欣喜的是,数字经济至少在当前这一阶段,对包括残疾人在内的弱势群体表现出了极高的友善度,实质上推动了社会平等。

  近年来,在国内主要电商平台上,残疾人开设网店超过17万家,创造销售额300亿元。这超过了人类历史上任何一次技术更替。

  数字经济具有极大的包容性,它几乎面向所有人,对身份、学历、性别、年龄没有歧视。无论残疾人、农民工、退役军人、家庭主妇、下岗工人,都可以获得从商品销售、服务收费到知识付费等多样化的收入。

  社会底层、弱势群体一旦真正参与社会变迁,可以爆发出惊人的能量。

  骑手是典型的服务收费型职业。美团已经成功塑造了众多励志的故事,比如努力微笑、凭自己双手赚钱的脑瘫青年;有依靠手机社交工具,月送上千单好评率99%的聋哑快递员;也有退伍军人骑手,出现在了国庆70周年大阅兵的群众方阵中;在美团每100位骑手中,约有10名是女性,干出了不输男同胞的亮眼业绩……

  弱势群体、贫困人口,很多时候不是不想努力,而是缺少机会。数字经济提供了就业机会的平等。机会平等了,脱贫致富的希望就大一点。

  再比如,疾病是导致贫困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在国际上,进入21世纪后,众多企业才开始把社会责任当成企业的基本属性,但这对于绝大多数还处于工业1.0、2.0时代的中国企业来说,依然显得超前。

  数字经济在社会责任方面表现出了高度的使命感,美团在就因病致贫、返贫的难题上进行了积极的探索。

  美团发布了国内首个外卖骑手子女公益帮扶计划——袋鼠宝贝计划,为全行业的外卖骑手子女遇到的大病、意外伤害等困难提供帮扶。

  值得注意的是,这项计划不仅帮扶美团自己的骑手,其他平台同样包含在内。去年以来,袋鼠宝贝计划帮助美团、饿了么、达达等平台50余位骑手子女对接医疗资源,并提供近100万的紧急医疗救助金。

  针对贫困骑手,美团专门建立了“重疾医疗保障基金”,符合条件的贫困骑手最高可获20万元保障补贴,涉及100种大病,这些钱也许无法从根本上帮助骑手走出困境,但一定会让他们在无助的时候从心底涌起一股暖流。

  几十年前,人们羡慕大城市户口,原因不外乎是这一纸户口上所附带种种“福利”,这实质上就是一种不平等。

  如今,当所有人都可以被照顾,平等便不再是一种奢望。

  从根源上舒缓社会焦虑

  传统的工业经济,强调规模化、标准化、集中化管理,经济中心主要聚集在东南沿海等经济发达地区以及少数区域中心城市。

  进城打工,成了农村乡镇劳动力的首选出路。沿海城市更是成为风口,吸引大量人口涌入,被形象称为“孔雀东南飞”。

  想要脱贫致富,就得离开挣不到钱的家乡,去一个能挣到钱的远方,导致务工者与家庭、家乡的分离。这种分离带来很多问题,比如说留守儿童、空巢老人,还有乡村的凋敝化、空心化。

  人是最宝贵的资源,当城市像抽水机一样把精壮劳动力从农村源源不断抽走,出现“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就不足为奇。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西部都是农民工的主要输出地。但近年来,中国人口流动的方向开始发生变化。

  从2008年底开始,农民工回流迹象明显;2011年前后,这种迹象更加突出;到了2015年,全国流动人口规模由此前的持续上升转为缓慢下降,迎来重要拐点。中西部地区对农民工的吸引力大大增强,东南沿海变得没以前香了。

  哪些原因促成了这一变化?

  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改善了当地的创业就业环境;沿海部分产业向中西部转移,同时中西部地区也着力挖掘自身优势发展新产业,这些都为区域经济极大注入了活力。

  这一进程中,数字经济再次贡献了力量。

  数字经济具有扁平化、分布式的特征,分散的节点通过数字化的网络获取价值。就近就业需要本地产业吸纳劳动力,相对而言,服务业又比制造业容易一些。

  美团充分发挥生活服务业电商平台的优势,让“家门口”就业成为可能,让骑手们不用离家很远就能找到工作。今年8月,美团与贵州省达成全面合作,加大在贵州贫困县的骑手招募力度,并定向对接省会城市或临省城市工作地。

  上半年,整个美团平台骑手就地就业的比重明显上升,共有58%的骑手实现本省就业,其中河南、山西、江西、广西、甘肃等七个省份的本省就业比例最高,均超过90%。

  在外卖骑手中,有一定比例是昔日的第一代留守儿童。今后,他们的孩子有望不再留守。有了回流人才的支撑,贫困地区就有了生机,脱贫就更有了推动力。

  新起点在县

  中国目前有超过9亿人生活在县域。“郡县治,天下安”,县域经济的兴衰才是中国的基本盘。

  当劳动力从沿海城市回流,中西部县域如何成为他们工作生活的新起点?推动贫困县摘帽,数字经济又怎样发挥作用?

  对县域商业与消费者进行数字化改造,推动县域经济转型升级,形成就业和消费的县域经济内循环,是美团扶贫方案的核心。

  晴隆是贵州9个未摘帽贫困县之一。今年8月,晴隆县政府与美团签订“新起点在县”互联网+县域扶贫合作协议。美团将以线上推广、流量扶持等方式助力晴隆县生活服务业的供给侧数字化,推动商户“上网”;同时通过扶贫培训、案例分享等形式,为商户免费提供现场教学。目前晴隆已有168家餐饮商家上线了美团平台。

  晴隆是美团“新起点在县”扶贫模式的一个缩影。今年前9个月,美团为全国819个贫困县涉及餐饮、旅游、住宿等近40.8万商家提供线上服务,通过4.5亿笔订单实现了近223.9亿元线上交易额,有力促进了县域经济的繁荣。

  早在2015年,国家旅游局就表示,全国12.8万个贫困村一半以上都具备发展乡村旅游的条件。

  晴隆县也不例外。这里有壮美的“二十四道拐”公路,有光照湖湿地公园,有被誉为“东方踢踏舞”的“阿妹戚托”彝族舞蹈,以及集民族搬迁安置和景区为一体的阿妹戚托小镇。

  通过市场机制,旅游扶贫带动性强,效果明显。“十二五”以来,全国发展乡村旅游带动了10%以上贫困人口脱贫,旅游脱贫1000万人以上。

  但是,贫困地区的旅游资源往往面临“藏在深山无人知”的尴尬。2019年全年,晴隆最有代表性的景点“二十四道拐”旅游人数只有12.8万人次。而与晴隆相隔一个多小时车程的黄果树瀑布,仅去年十一黄金周,就接待游客199.7万人次。

  美团与当地旅游公司合作,协助晴隆景点对接美团门票预约管理系统,方便游客查询信息及提前购票,并通过大众点评专场直播、线上推广等方式,扩大晴隆景点的知名度。

  这一模式将扩展至贵州全省,以数字化的方式协助贵州推广旅游资源。

  此外,美团还将依托旗下快驴、买菜、优选等新零售电商在贫困地区采购特色农产品,帮助当地商户拓宽销售渠道,增加收入。

  除了以新业态促进就近就业、数字化促进县域经济发展之外,“新起点在县”还包括旅游在县、培训在县、公益在县等方面。培训方面,自去年起美团开始在贫困县免费开展“新青年追梦计划”就业创业扶贫培训。截至今年9月底,该计划已在全国9个省市完成31场实操培训,培训学员近5000人次。

  结语

  困难再大,全面小康路上也要不漏一户、不落一人。

  产业兴旺是脱贫致富的关键因素。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人类社会进入了数字经济的发展阶段,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了有力武器。

  美团“新起点在县”扶贫模式,是一种可复制、可推广的范例,在中国经济开辟内循环新格局的背景下,具有更深层次的意义。

  今天是第七个国家扶贫日,全国脱贫攻坚表彰大会上,美团作为互联网企业代表获颁全国脱贫攻坚奖“组织创新奖”,数字经济新业态促扶贫成果显著。

  当有一天,无论生活在沿海大城市还是西部小县城,人们在深夜12点都能点上美味的外卖;无论在家门口创业就业,还是去陌生的远方勇敢闯荡,人们都能凭借智慧和汗水获得体面的收入,过上有尊严的生活,那应该就是全面小康社会的样子。

  引用:文中部分数据来源于《美团扶贫报告202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大参考

GMT+8, 2020-10-27 23:13 , Processed in 1.156302 second(s), 16 queries .

mt4官网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11-2017 dacankao.com 广告QQ:3037457936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股票行情 透风影院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