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683|回复: 0

如柳:中医是骗子吗?从张伯礼手术切除胆囊说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1.

  本来如柳从来不打算写为中医辩解的文章,从来不屑于与中医黑们争论,因为与中医黑们争论中医的伟大,相当于与盲人争论鲜花是否好看一样,没有任何意义。

  如柳一惯的观点是,让那些怀疑中医或黑中医的人坚持他们的看法好了,不必搭理他们,让他们自己或其家人患病时,只找西医治,不要接受中医治疗就是。

  也希望这些黑中医的人,如果自己或其家人患了新冠肺炎,不要吃一点中药或使用任何中医治疗方式,全部采用西医治疗。

  每当有粉丝过来跟如柳说起中医黑们的奇谈怪论,如柳总是让他们不要生气,也不要争论。常言道,佛度有缘人,中医治病救人也是讲究缘分的,在当今各种食品污染、环境污染以及电磁辐射等各种污染日益严重的当下,各种怪病会越来越多,能认识中医、体验中医也是需要有福报的。

  那些怀疑中医或黑中医的人,任期自生自灭,夏虫不可语冰!何况中医药也满足不了那么多人使用。

  但是,近期,由于张伯礼院士公开批评方方等人,导致一些中医黑或支持方方的人以张伯礼院士以西医手术切除胆囊为由,攻击中医、攻击张院士。

  如柳觉得还是有必要说一说如何正确看待中医与西医。

  那些因张伯礼院士急性胆囊炎作手术而攻击中医的人认为:

  既然中医很厉害,怎么一个急性胆囊炎都搞不定?怎么还是要依赖西医手术切除?

  张院士既然是大师,怎么不能治好自己的胆结石?而放任胆结石发展成急性胆囊炎?中医不是治未病吗?

  连院士级别的张院士,就只有这个水平,可见其他中医更是骗子。

  ……

  张院士的急性胆囊炎手术,成了中医黑们攻击中医的素材,也成了方方的拥泵者们攻击张院士的武器。

  那么究竟该如何看待张院士胆囊炎做手术的事情?

  究竟该如何看待中医以及如何看待中西医的关系?

  02.

  我们都听说过,高明的中医“治未病”。

  如柳认为,“治未病”至少包括两层含义,一方面是指,如果我们真正按照中医的养生方法生活、管理自己的身体,我们就可以防患于未然,不会生病,可以让自己保持健康。

  比如按中医的理论,每个时辰都对应某一个经络和脏腑,如果我们真正做到按照经络时钟来养生的话,就不容易生病。

  比如,晚上十一点胆经当令时,我们应该进入睡眠,早上卯时大肠经当令时起床,既有助于排毒,又有助于提升身体阳气,午时心经当令时午休等等,诸如此类。

  但是,在现实中,我们许多人知道这些健康道理,但却由于种种原因,很少有人做得到,包括如柳自己多少次下决心要早睡早起,但是还是很难做到;

  又比如,按照中医的养生理论,我们要每天坚持用热水泡脚,身体才健康,但是现代社会,许多人工作压力大、忙碌,根本没有时间坚持晚上泡脚;

  再比如,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不同节令,中医都有完善的饮食及保养讲究,春夏养阳,秋冬养阴,春天适合养肝舒肝的饮食调理,秋天适合润燥养肺,冬天寒冷,宜藏不宜泄,适合“冬令进补”,冬天五行属水,因此冬天是补肾的最佳季节。

  中医是一套系统的人体使用方法论,而且是顺应自然、顺应天道的。

  中医的整套人体使用方法理论属于高纬度的思维方法,比如经络穴位、阴阳五行,如果用三维视觉或所谓现代微观化的“科学”,是理解不了中医理论的。

  如果我们真正做到按中医的养生理论,来使用我们的身体,我们几乎可以做到不生病或把疾病扼杀在萌芽之中,即“未病先防”。

  同时,真正高明的中医,根据一个人的脉象、人的舌相、人的面貌、气质、毛发肤色及声音等,能判断身体的五脏六腑的状况,能在疾病还没有完全显现或不严重时,对症调理,把疾病扼杀在萌芽状态,即“既病防变”。

  当然,中医不仅仅“治未病”,因为不论是古代,还是现代,能真正做到按中医养生理论生活的人少之又少。

  特别是现代,大多数人由于现实生活的压力,连按时辰养生都做不到,更遑论其它方面,所以,现代处于亚健康的人很多。而且由于食品污染、环境污染及物欲横流导致的精神压力大,现代人各种疾病很多,而且人们去找医生看病时,一般都是身体出现比较明显的不适症状,才会去,所以现代不仅能“治未病”的医生少,患者也少,大多数人找医生看病时,都是疾病已经比较严重了。

  那么,是不是说中医治不了急症重症呢?当然不是。

  02.

  中医不仅可以治疗各种慢性病,也可以治疗各种重症急症。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就属于典型的急症,西医根本没有好的对症方法,但是如果用对症的中医方子,基本上是药到病除、立竿见影。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刚刚爆发不久,如柳即判断用中医可治,而且能判断大概用什么方子可治,虽然如柳当时并没有去现场,因为这个是凭经验判断。

  1月24日如柳写第一篇呼吁用中医治疗肺炎的文章,就认为西医治不了新冠肺炎,只能依靠中医药,而且认为中医药可以立竿见影。

  如柳:呼吁用中医治肺炎,这里有立竿见影的方子

  为什么能如此判断?

  因为中西医各有特色与专长。

  西医长于外科手术、抗生素消炎、器械检查等方面,西医停留在对身体的微观认识水平,所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对一些不涉及五脏六腑整体关联的疾病,西医有优势,比如车祸及其它突发事件导致的外科损伤,看西医更合适。

  但是,对一些属于五脏六腑或身体整体出了毛病而导致的慢性疾病,西医是不能彻底根治的,往往是按了葫芦起了瓢,把这个地方治好了,又伤了另一个器官,比如吃了治胃病的药结果伤了肝和肾,基本上各种西药都有多多少少的伤肝伤肾副作用,西医没有人体整体观念。

  所以,新冠肺炎属于外邪入侵人体五脏六腑的疾病,西医只能用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激素、抗生素等疗法,即使治好,给患者留下各种身体后遗症,或者不能完全清除病毒,导致容易复阳。这就是西医的局限。

  同样,对许多慢性疾病,比如心脑血管疾病、肾病、白血病、糖尿病等,西医都是靠长期吃药维持,并不能彻底治愈,而且吃药同时伤害了身体的其它五脏六腑,导致身体其它脏腑疾病,由于五脏六腑是相互影响、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所以,那些长期吃西药的人,必然身体会越来越衰败。

  但是,中医对这些慢性疾病,只要能及时对症调理,就可以治愈,而且患者身体整体状态会转好,不会留下后遗症。

  中医不仅擅长调理各种慢性疾病,而且更善于治疗各种妇科疾病、小儿身体调理以及各种虚性疾病或情志类导致的疾病,比如由于血虚气虚或血瘀、寒湿、肾虚、脾虚、肺虚或肝郁等导致的亚健康等等,这些西医都是没有好办法对付的,但是只要中医调理得当,我们的身体就会明显改善。

  而这些亚健康状态不及时调理改善,我们的身体就会逐渐出大问题,这就是中医治未病的原理。

  而往往等身体由于亚健康积累导致大问题时,西医是没有办法对付的,比如癌症,西医只能靠放疗化疗,杀死癌细胞时同时把健康细胞杀死,让身体整体受损,所以那些用西医放疗化疗方法治疗的癌症病人们,往往存活期很短,而如果这些人及早找到好中医对症调理,或许就能治愈了。

  但是,由于学习中医需要极高的悟性,加之由于现代对中医的打压,好中医越来越少。

  大部分中医由于按教材课本学习、死记硬背,缺乏悟性或兴趣,真正高水平的中医越来越少。

  民间中医,由于受到打压或后继乏人,真正医术高明的也不多。

  所以,由于许多老百姓接触中医后,并没有发现中医的良好效果,就更愿意看西医或相信西医了,他们认为先不管副作用,效果起码看得见。

  03。

  实际上,好中医还是有一些的。

  拿针灸来说,如柳第一次体验针灸,被针灸的神奇效果震撼。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由于失眠严重,看了许多医生,吃了许多药,效果都不明显,后来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做针灸,第一次做完,在回家的车上都要睡着,当天晚上,倒头就睡着了,睡得异常沉,一觉睡了十几个小时,几个月以来,从没有睡得如此沉、如此香甜。

  但是,后来如柳也做过好多次针灸,经历过许多中医针灸师(包括大医院的针灸师和民间的中医师),包括调理睡眠,但是再也没有遇到效果这么好的针灸师。

  还有一次,也是好几年前,患了带状疱疹,起疱疹的部位是颈部、耳部到头部,直接影响大脑神经,导致大脑思维都受影响。

  整整两个月,如柳既看了西医,又看了各路中医大师,吃了两个月的药,都不能彻底治愈,当时也挂了知名中医院的博士针灸师,效果甚微,后来,无意中挂了同一家医院的一位针灸师,只有本科学历,却只做了一次针灸,已经好了一大半,效果立竿见影,再连续做了几次,彻底治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根据如柳自己的经验,不论是好的中医师,还是好的针灸师,都是极其稀少难得,可遇不可求。这些好的中医师或针灸师,往往并没有特别响的名头,或许正是由于名头不够大,没有那么多患者排队,可以仔细耐心帮患者把脉开方的缘故吧。

  民间中医有高人,学院内也有高人。上面两位针灸师都是大医院的针灸师,属于学院派,并没有什么硕士博士学位或其它知名头衔,好像都只有普通本科学历,但是确实属于针灸高手。

  也可能他们更擅长治疗失眠或带状疱疹这类专科疾病,或许其他人找他们二位调理别的方面的疾病,他们也可能并不是那么擅长。

  根据如柳的了解,许多学院派的中医名人们,一般应该是擅长写学术论文或擅长看某一方面的疾病,比如心脑血管病、或肾病、或肝病等等,现代中医实际是按西医的方式分科培养或坐诊,而中医实际是要有整体观念的。

  所以,由于现代学院派中医基本上是按西医模式分科培养或出诊,长此以往,这些学院派的医生们可能就更擅治疗长某一类型疾病。

  因此,张伯礼院士得了胆结石导致胆囊炎急性发作,就能容易理解了。

  因为,虽然张院士是中医大师,但是他应该属于擅长某一方面的疾病(刚才查了一下,张伯礼院士长期从事心脑血管疾病防治和中医药现代化研究工作。)对胆囊结石或胆囊炎这方面的病或许并不擅长;

  也可能由于他身兼要职,忙于行政工作,当时又是正值抗疫的紧张阶段,张院士可能无暇顾及自己的身体,没有发现“未病”很正常;当时又是由于胆管结石嵌顿导致的胆囊炎急性发作这样有点危险的疾病,立即采取手术切除,既简单又快速,也能理解。

  当然,在危急情况下,西医手术切除胆囊对身体的不利影响就不能考虑了。

  西医本来长于外科手术。

  这并代表中医就不行,西医就是万能的,只是中西医各有专长罢了。

  04.

  如柳与一些中医朋友探讨过,有一些民间偏方或经典方子是可以治疗胆结石和胆囊炎的,胆结石和胆囊炎对中医来说,并非什么疑难杂症。

  但是这些偏方或经典方子,并不是每一个学院派中医师就一定能熟悉运用,因为现在学院派中医师都是侧重于看某一科的疾病,并不是对所有疾病对应的方子都能了如指掌或运用自如。

  中医包罗万象,太庞杂了,又需要极高的悟性,一些中医师治不了自己某个方面的疾病很正常,并不代表这个中医师水平就不行,或者中医就是骗人的。

  正如,擅长心脑科或眼科疾病的西医治不了新冠肺炎这样的疾病,是一个道理。

  这次新冠疫情,那么多西医患病或牺牲,难道说西医就是骗子吗?难道说那些患病或牺牲的西医水平不行吗?术业有专攻罢了。

  因此,如柳始终坚持这个观点:中西医各有侧重与专长,我们既不能否定中医,也不能完全否定西医,中西医应该相互补充发展。

  中医的发展应该由专门懂行的人才领导,而不能按照西医的模式培养。

  当然,有一些人认识到中医的好处,就认为应该绝对挺中医、完全否定西医,这也是极端片面的,西医有西医的特长与优势,比如抗生素消炎、外科手术、妇产科、器械检查等等,所以中西医都不能偏废。

  至于看西医还是看中医,应该交给患者去选择,国家应该给予中西医同等的待遇与发展政策。

  国家应该保护中医的传承,好中医应该以实际治病效果和患者口碑来衡量,不应该以学历和论文来衡量;

  同时,如柳呼吁应该给予民间中医正常的生存空间,不能打压民间中医,不能动不动就以非法行医罚款或判刑,同样应该以治病效果和患者口碑衡量民间中医,治病效果好、患者认同,就不能以无证行医打压或处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20-5-25 23:35 , Processed in 1.140632 second(s), 16 queries .

mt4官网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11-2017 dacankao.com 广告QQ:3037457936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方言915 广州白癜风医院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