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526|回复: 0

孙锡良:到底有没有民族劣根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3 15:2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约半年前,无意中在朋友圈看到一篇文章,讲的是有关中华民族劣根性的问题。本想及时回应一下,因事情较多就放下了。现在,有了些空闲,还是想拾起这个旧话题说点自己的粗浅看法。

  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那篇文章有三个主体意思:作者坚定地确认中华民族没有劣根性;作者强调人类的素质只与物质有关,物质进步了,劣根性就没有了;作者强调自己知识渊博,见多识广,所讲所列,均为实事,请读者不必质疑。

  在谈具体的民族劣根性之前,很想做些铺垫,以便于后面陈述细节。

  种族,又称做人种,是在体质形态上具有某些共同遗传特征的人群组合。既有按肤色的差异分类,又有按形貌特征的差异分类。

  民族,是指经长期历史发展而形成的稳定共同体,一群基于历史、文化、语言与其它人群有所区别的群体。狭义民族,如汉族,斯拉夫民族,日耳曼民族等。广义民族,比如中华民族,阿拉伯民族等。

  种族与民族,既有重合,又有独立,同一种族,更容易构成同一民族,不同种族,基本不可能成为同一狭义民族,但可以组成广义民族,大部分情况下,不同种族分属于不同民族。

  我们在讨论民族特性的时候,首先必须承认,民族是个文化概念,不是简单的物种概念,没有文化的动物世界,不可能有“民族”一说。那么,我们讨论劣根性,就得理解清楚劣根的“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在我看来,这个“根”就是文化沉淀。如果承认了这一点,我们在讨论民族劣根性时就不困难。

  所谓民族劣根性,简单讲,也就是某民族文化中存在久远且不易消亡的可传承文化劣质基因。劣,即不好,劣根,是久已存在的不好,它具有顽固性和不易灭绝性。撇开文化,即使同宗同祖,也不会有相同的劣性,一母生三子,出生之初,分别送到三个完全不同的文化地域,二十年后,你绝不会从三个人身上找到共同的优根与劣根。

  前文作者为什么对中华民族劣根性那么敏感?

  从其文章的立意来看,恐怕“爱国心”和“民族自豪感”使然。从他的论据呈现来看,我又感觉出他的狭隘之处。比如说,他在论证劣根性只跟物质有关时,举了一个俄国的士司机的事例,他说自己在莫斯科坐的士,下车的时候,那个的士司机为了不找零钱,故意假装听不懂他的讲话,接着又说这种事在物质丰富的中国就不可能发生,只有贫穷的俄国人才有此劣根。他又举例讲,中国只有大爷大妈才会没素质,才会在公共场合大声讲话,原因是毛泽东时代太穷,大爷大妈们在那个年代未受到很好的教育,改革开放后的年轻人都不会有这种毛病。再又举例讲,他自己看书很多,走南闯北,周游世界,在国外受到的尊重较多,外国人从他身上绝对看不到中华民族劣根性。

  暂且不从根源上分析作者的举例,按就事论事的简单办法就可以推翻他的结论。

  俄国司机不想找零钱,存在,恐怕也不普遍,如果这也算劣根性,那中国的士司机身上就没有同类劣根性?2017年,我先是在古城西安被的士司机绕路,后被我孩子揭穿。从西安转至南京后,再次又被司机绕路,朋友给我定的宾馆其实就在高铁站附近,结果被司机绕了十多公里,一到宾馆房间,才发现高铁站就在眼皮底下。如果一名司机就能影射一个民族的劣根性,那么,我的遭遇和原作者的遭遇不就一回事么?都是司机贪小便宜。的士司机贪小便宜不找零钱是劣根性表现,那大贪官占有巨富不就更加劣根了吗?越来越富的中国,哪里看到劣根性变少?贪腐之劣根难道不是更突出?

  说到大妈出外游玩爱大声讲话,现象是存在的,但这种大声讲话算不算民族劣根性呢?恐怕还有讨论的空间,即使算,也不一定普遍。作者认为,只有没文化的大妈才爱大声讲话,其实也未必。大学校园不算缺文化,但每次坐电梯,年轻大学生们照样会大声聊天。相反,保洁大姐们倒是不敢怎么讲话。作者多次炫耀自己有文化,希望籍此证明,只要多读书,中国人都不会有劣根性。然而,正如我在前面提到的劣根性本源,劣根就是文化的一部分,读书,也是可以读出劣根性的,或者说,部分文化人身上的劣根性可能更多,某些人身上的奴性即是。作者标榜自己能让外国人感受不到自己身上有中华民族劣根性,本身不就含有刻意顺从外国人价值认同的劣根么?你从外国人评价中找自信,本身就是不自信,也是劣根。

  近些年来,劣根性一词在媒体上出现的频率确有泛滥之势,这本身可能就源于文化自信的不足,即把外国人不认同的中国习惯都等同于劣根性,把发展阶段差别导致的生活方式差异等同于劣根性,把个别人身上的毛病扩展到整个民族。

  民族劣根是民族文化糟粕在生活上的表现,民族劣根的多少取决于个体对本民族劣根文化的认同度和取舍能力,同时还取决于个体对先进现代文化的吸收量及坚守态度。去糟粕的能力及决心越大,劣根性表现就越少。从这个意义上讲,劣根性与文化多寡既是正相关,又是反相关。善于取优去劣的人,身上的劣根性越少,死守教条的人,书读得越多,信仰越坚定,劣根性越多。过度信仰本民族宗教,过度迷恋本民族传统文化,过度排斥外来文化,都会让自己变得劣根缠身。文化的革命越彻底,去掉的劣根就越多。

  从文化的角度做结论,可以认为,任何民族都有劣根性,大可不必一听到“劣根性”就联想到“中华民族”,在很多情况下,我们也可以直言不讳地指出其它民族的劣根性,到目前为止,肯定找不到一个民族的文化历史不含劣根性,如果有,那这一文化应当成为人类未来的共有文化。西方发达国家的暂时性和谐并不表明它们的文化劣根性少于中国,只是没有达到它的周期性顶点而已。

  为了不延续民族文化自卑,下面很想讲点别的民族劣根表现,当然也只能蜻蜓点水。

  美国,没有主体民族,只有主体种族,那就是占主流地位的老欧洲白人。由于立国的特殊性,美国又可视为移民国家,狭义民族无数,似乎不好讨论民族劣根性。但是,我们可以把“美国人”综合为一个广义美利坚民族,在它身上仍然能总结出一些普遍性的劣根。比如说,在面对它国人时,美国人的灵魂里都有一个“必须尊重我”的价值认同,而不是“必须相互尊重”的价值认同。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美国自立国以后一直行驶在比较顺利的快车道上,尽管中间也有少许波折,但上升的势头超越了世界上任何其它国家,它在短期所开创的人类文明足以挑战任何古老文明和现代文明,尤其是它在“一战”和“二战”中积累了无与伦比的强者自信,这让美国人在书写文化和书写历史时,永远都会站在“我就是人类灯塔”的绝对权威地位,这会让他们顺其自然地要求世人给予其特殊的受尊重地位。

  在美国人看来,他们的想法理所当然。但是,他们并没有意识到绝对的优越感会产生绝对的劣根性——自大狂。朝鲜战争,美国人因为自大,付出了惨重代价,“永远的胜利者”成为了历史。越南战争,一位叫莫奈的指挥官,自进入越南后,一年之内未打过一场胜仗,顾问们告诉他,说越南士兵每人手上都有一本“毛氏军事专著”,让他也试试毛泽东的战术。他非常愤怒地说:“是美国改变了“一战”和“二战”的世界格局,是中国改变了世界吗?中国人能超过威尔逊和罗斯福吗?”后来,有人把从越南人手上缴获的“毛氏军事专著”送给了他,半个月以后,他突然对麦格怀特大喊一声:“大家听着,今天晚上,我要用毛的战术跟越南人打一仗。”结果,他赢了,赢了他进入越南后的第一仗,并且只说了一句话——我算是服了。美国人心中的自大当然不只在这些方面体现,只要成为美国人,不管是出生在美国,还是后来移入到美国,时间久了,思想里都会培养出一个“自大性”。

  说完美国人,我们不妨再看看法国人,也许这个老欧洲身上有更多的劣根性。

  法国,曾产生过十字军和法国大革命,也曾产出过帕斯卡尔和伏尔泰,这个民族表面看慷慨大方,才华横溢,且富有强烈的浪漫情调。然而,这个民族的凝聚力从来都不强。一个法国人纸上谈兵,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一群法国人生活在一起,从来都是散沙一盘,并且软弱无力,人人都想着属于自己的位置,人人都要尊重自己的感觉。希特勒的部队占领法国后,法国人经常在夜里集中一起讨论:“我们决不能让家园处在德国人的炮火之下,我们该做点什么。”不过,讨论之后,决不会有行动,因为他们都认为,真要打下去,会酿成不可弥补的损失,等下去,希特勒总有一天会倒台。

  生活上,法国人身上还有更多的特色产品。一位住在加拿大的法国商人,发现高速公路交费口可以用法国带来的硬币,重量差不多,成本比当地的硬币要便宜一半,于是,他就从法国带回一大堆筹码来作弊。法国人爱为小事争论不休,法院审理不同案件,可能要为开几盏灯争论一小时以上,政府部长可能因为门前停放自行车的规矩讨论一个星期,到底要不要在休息间装一个洗手盆,可能让公务员们大吵一场,为讨论电影是否属于色情暴力所花的功夫,经常导致色情暴力电影在争论中就做足了广告,结果是色情暴力电影的观众远比其它电影有更多观众。

  法国人的身份、门户、学历和等级就象其历史一样老态龙钟的活着。阶级防线,固若金汤,行政机关是官吏的,遗传性极强。宗教是神职人员的,即使它不管政府,他们的特殊地位也是无可撼动的。社会显赫位置都是由学历高的人员占据,但法国的高等教育并不显得很优秀,它们不爱改革,甚至有相当强的神职意识,吃饭有时还要分开,有高级教师食堂,有中级教师食堂,还有助理教师食堂,划地为界,不相往来,各学科之间壁垒森严,知识分子集团最喜戴有色眼镜,害怕竞争,钻牛角尖的风气极为普遍。等级社会用“尖子主义”就轻轻得到掩盖。

  法国人还有一个遗传性很强的特性——怀疑症。无论是整个社会的大金字塔,还是微观群体的小金字塔,法国人之间永远传递着怀疑。“不信任”是一种基本的生活方法,因为不信任,所以喜欢制造混乱,进而经常引起革命。他们极少具有社会主人翁精神,家庭利益高于一切利益。尽管有拿破仑、克莱蒙梭、贝当、戴高乐这样的历史权威,但这类罗马式英雄气概常常只有戏剧色彩,并没有让法国呈现出来受人尊重的民族灵魂。

  讲完欧美,不妨再把视线拉回到中国的邻居身上——韩国。对于韩国人,我会多举些例子,这会更有利于说明文化与劣根的相关性,尤其是可以对比到自己。

  韩国人,很爱讲自己是古老的文明国家,并且爱跟中国较劲,中国称自己有五千年文明史,韩国人就在历史教科书上写上自己有六千年文明史,进而说明韩国人并非中国人的遗民,他们还说孔子和秦始皇都曾属朝鲜民族。比较可笑的是,嘴上看不起中华文化,但骨子里却不这样,中国人明朝被满人征服后,朝鲜人就以“中华文化正统代表”为自豪。

  韩国人骂日本骂得多,骂得久远,并且称日本为“幼稚国家”。韩国人还自称自己在日本这个野蛮的禽兽地方播种了文化和文明。实际上,韩国人模仿日本的爱好已经有几百年了。

  韩国人喜爱吹嘘自己的民主和人道,并且经常拿中国做垫背。然而,非人道行为在他们身上表现得更为显著,中国的朝鲜族民工赴韩国打工,经常被韩国人残酷虐待,经常被骂“中国狗”和“中国乞丐”,同一民族间的暴力残害是家常便饭。

  韩国人还爱吹嘘自己的现代文明,自称是“东方礼仪之邦”的优秀代表,在欧美人面前表现得象狗一样温顺。但是,韩国社会实际上就是一个“粗口社会”,“你这个杂种”,“你这个狗杂种”,“你这个混蛋”,“你这个畜生”,都是韩国人的口头惮。前韩国出版学会会长尹炯斗曾经讲:“如果把总统金泳三的粗俗言论和幼稚言论组成一本书,那一定是畅销书,总统都是这样,何况国民呢?”

  韩国人重外表是根深蒂固的,这个外表,绝不仅仅只是爱整容那么简单。韩国人做任何事情都重视外表,经济上取得一点成绩,就高呼“江汉奇迹”,生活上有点改善,就自称早已经超越发达国家,建一座巨型大厦,便自称“世界领先,东方第一”。

  韩国人还经常爱自豪地宣称:“我们是最聪明的民族,差不多上千次被侵略,却没有灭亡。”如此聪明的民族,为何上千次被侵略呢?不是经常吃苦头吗?国家和民族不是经常被践踏吗?不是经常要向别人进贡吗?

  可能不需要再列举国家与民族了,不管是年轻的民族还是古老的民族,只要有了历史,便有了文化积累,文化积累之中自然就有糟粕成分,糟粕就是劣根。任何国家和民族都有劣根性,愈老,劣根就愈多,劣根愈多,国民的日常表现就愈明显。大部分劣根,具有人类共通性。

  往坏处想,这是包袱,是痛处。往好处想,这是沉淀,这是见证。

  用发展的眼光看自己,我们不妨首先抛弃一些留在灵魂深处的“糟粕民族文化自豪感”,主动革掉沉淀下来的历史包袱,让新的文化埋葬沉重的历史见证。如果我们继续以留恋所谓的“传统”让更多的腐败魂魄复活,那中华民族的劣根性就只能再现枝繁叶茂,迎接我们的恐怕不只是面子问题,是再进灵魂坟墓的悲剧。

  我看到了世界性的劣根,所以,我并不刻意回避中国的劣根性。

  我看到了世界性的进步,但是,我对中国文化的转型怀有隐忧。

  写于2019年11月2日星期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19-12-15 13:22 , Processed in 0.130926 second(s), 16 queries .

外汇交易平台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11-2017 dacankao.com 广告QQ:3037457936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方言915 十二生肖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