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144|回复: 0

李晓鹏:战略史观与当下中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3 16:53: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按:本文是昵称为Linux的一位读者在读了李晓鹏博士写的《论文明史观与战略史观》一文后所作,是对战略史观的进一步解读。】

  当下中国究竟处在什么样的社会阶段?官方的定义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不少人据此认为,既然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广泛存在于当下的现实,那么当然应该是资本主义,如果说国家还占有比较大的权重,那也应该是国家资本主义。

  真的是这样吗?在人类的文明史中,生产关系中占据优势地位的阶级,真的一直处于不容置疑统治地位吗?有时候是,但并不总是。当政府权力在资源分配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时候,就是官僚阶层控制生产组织者,而不是生产组织者控制官僚集团。中国古代的帝国政治,就是典型的官僚集团控制地主和工商业资产阶级,而不是地主和工商业资产阶级控制官僚集团。

  辩证唯物史观现有分析框架,“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似乎并不足以解释这段历史。李晓鹏博士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战略史观的分析框架,能够更好地解释了这段漫长的历史。他将生产力、生产关系这两个概念整合起来,表现为生产能力。对生产能力最具掌控力的是生产组织者,或者说就是生产关系中占据优势地位的阶级。在这个层面这不难理解。

  再看“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句话。在生产关系中占据优势地位的阶级,有的时候可以决定政治决策,但并不总是如此。中国古代的帝国政治,就是典型的官僚集团控制地主和工商业资产阶级,而不是地主和工商业资产阶级控制官僚集团。

  “官僚集团的权力从哪里来?他们的权力来自于皇帝的授权。整个政府组织的权威和合法性,都来自于皇帝制度。皇帝的权威又从哪里来?君权来自军权,帝国的开创者,都是掌握了最强军事暴力的人物。

  上层建筑并不是单一的由经济基础决定,它同时还由暴力基础决定。或者说,上层建筑是由生产组织和暴力组织共同决定的。在这个框架中,暴力组织并不一定为在生产中居于优势地位的阶级服务。暴力组织和生产组织都具有自己的独立性。暴力组织和生产组织各自独立的影响着上层建筑。政府以暴力为后盾,强制从生产活动中获得税收,用于支持军队等各种公共服务;又以税收为支撑,对军队加以制约和控制。但是,从根本上讲,经济资源对军队只有制约性,没有控制力。

  政府并不能控制军队,只有意识形态才能控制军队。在军队的力量面前,政府根本就不堪一击,一个几十人的军事小组就能冲进中央政府将所有官员干掉或者逮捕。军队之所以会服从政府,是因为军人们认可某种意识形态。因此,在政府组织中,需要有一个高于行政机构的意识形态象征。在古代,这种象征一般会是有具体形象的个人,比如皇帝,或者领袖人物;现代,则是一套体制机制,包括党派或者党派控制的立法机构,及其制定的宪法框架。中国一直强调党指挥枪,也就是坚持意识形态领导军队的意思。党在本质上是一个意识形态组织。”(《论文明史观与战略史观》李晓鹏)

  那么我们再看看,资本主义社会是怎么样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无代表,不纳税。什么意思,就是生产能力与强制能力的契约化、规则化的利益交换。具体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