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892|回复: 0

枫叶君:实事求是的“是”,为何最后都成了“不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7 15:2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梦谁先觉,好马也能瘸。都瘸了,还算好马吗?这就涉及到实事求是的问题。

  千百年来,中国人的最大向往,既不是大同世界,也不是共产主义,而是实事求是。做不到实事求是,就像画个楼梯要踩着上二楼,你上个试试?如果你能上去,王之涣都得拜你为大哥,《登鹳雀楼》的著作权也可以让给你。

  改革开放以来,有一个思想最重要,那就是实事求是。因为,所有事业的立足点和出发点,都应该建立在这上面:是乍回事,就是咋回事,而不应是乍回事,偏不说是咋回事。

  承认金子比土坷垃贵重,这就叫实事求是。可是,万一某些人要把金子据为己有,想让你抱着一堆土坷垃内心却有如获至宝的感觉,你怎么办?实事求是在这里遭遇了重大危机。于是,你面临两个选择,要么抱着土坷垃载歌载舞,假装幸福,要么坚持说金子贵重,而自己最终变成土坷垃。

  在现实中,你几乎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选择前者。于是,土坷垃取得了荣耀地位,所有人见面后都说,土坷垃真是好东西,金子算个什么玩意儿啊。

  实事求是就这样破产了,破产得比一个空壳上市公司还彻底,但是看起来却波澜不惊。

  当然,还有比上市公司破产得更彻底的,多少年都翻不过身,比如为国为民做出大贡献的彭德怀。

  1958年12月,中央在武昌开会。在会上,彭德怀对粮食产量谈了自己的看法,他的老乡周小舟告诉他,因为湖南领导不同意把当年的粮食产量估计得那么多,也不同意把次年的粮食产量指标定得那么高,结果总挨批评,还被拔了“白旗”。可后来,出现了插“红旗”的省向拔“白旗”的省借粮的怪事。

  彭德怀到老家考察,看粮食生产到底是个什么样。他对干部说:“我最近看过不少地方,有的讲亩产几千斤,上万斤,吹得很厉害。老实说,我是有怀疑的。我们当干部的,办事一定要实事求是,不能搞浮夸。”

  带着看到的和了解到的,彭德怀在会上坚持自己的意见。可是有人说他保守,更有人说,“粮食要多少有多少”。这不是胡扯吗?粮食是种出来的,怎么能要多少有多少?彭德怀不同意,说,追加数字,我们主动,如果开始报多了,后来不够,那就被动了。

  彭德怀的道理很简单,不实事求是,到时候会很被动。

  干群关系也是如此。怎么叫实事求是?干部到底怎样对待群众?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可是和粮食生产一样,还是不能“保守”。要带着赞美和欣喜的目光去看待干群关系,因为在我们的一贯宣传中,干部和群众一条心,是给群众拉车的牛嘛。

  可是,有整天拿角顶牛老板的人牛吗?

  在家乡考察时,许多乡亲们向彭德怀反映,由于上边给的任务又重又急,基层干部的领导作风也就越来越坏。不讲民主,强迫命令,随便打人、骂人、捆绑人的现象,相当普遍,而且愈来愈严重。彭德怀听了十分痛心。

  眼见为实,彭德怀相信自己看到了真实的“大跃进”,于是,他决定实事求是一把,在庐山会议把自己的真实观点亮出来。后来的结果众所周知,彭德怀没有求到“是”,却弄了一身“不是”,最终把自己葬送了进去。

  在电视剧《风筝》中,郑耀先有这么一句台词:“再这么下去,即使我不暴露,我也会被自己人干掉。”其实,很多时候,当你要实事求是时,你就已经暴露了,被“干掉”也就顺理成章。

  对现实不能不做到实事求是,对历史就更无法做到,因为历史可以用来为今天“服务”。

  太平天国,曾经被拔到很高的高度,戴着“反封建反对帝国主义”的桂冠,以一班起初装神弄鬼、后期腐败残暴的政治投机分子为首的神权集团,之所以干了比清政府还坏的坏事,却还能被后来的需要者涂脂抹粉,就因为他们反了清廷,而反清廷成了他们政治正确的唯一理由。

  其实,这些被我们在历史教材中赞美、画在小人书上教育孩子的人究竟是些什么样的人呢?

  他们是腐败分子。太平天国领导者们号召大家艰苦奋斗,而他们自己在定都天京后却极尽奢华。天王府以原两江总督署为基础,向外扩展十里,每天征用万余民工,拆毁民房万余间。宫中金碧辉煌,内藏奇珍异宝,据记载,连洪秀全的夜壶都是黄金打造。各王王府同样富丽堂皇。

  即使到后期,忠王李秀成的王府在苏州破城前还在修建。李鸿章算是眼界开阔的吧?可是,进入被拿下的忠王府后也是惊得目瞪口呆,连声惊叹“真如神仙窟”、“平生所未见之境也”。

  相比之下,群众的生活惨不忍睹。因为彻底废除私有制,家也就不存在了,所有人按照性别编入男馆、女馆、男营、女营,夫妻也不得同居。人们在监管下参加集体劳动,生产者除按定额分配的吃、穿外也别无报酬,产品全部归“圣库”,因为“天下人人不受私,物物归上主”。

  但是,“圣库”归谁使用呢?洪秀全、杨秀清等人的王府和穷奢极欲已经作了最好注解。

  他们是不平等的极致追求者。洞察古往今来,生活在太平天国的人是最有“分寸”者,因为这“分寸”是保命的,否则,稍有差池就会掉了脑袋。

  在天京城里,你穿什么衣,坐什么车,甚至穿什么趿拉板,都有严格规定。如,官员朝见天王时须下跪三呼万岁,见各王则要下跪三呼千岁。天王出行乘64人抬大轿,东王乘48人大轿,连基层小官两司马也乘4人抬轿。诸王出行有盛大仪仗,所有官民都必须跪道两旁,倘有继续步行者则斩无赦。

  他们是滥施酷刑的暴虐者。太平天国酷刑很多,几乎是历朝历代各种酷刑的集大成者,杀人对他们不是事儿,而怎样让被杀者死得更痛苦才是件事儿。

  他们还是淫棍色鬼。他们不让别的夫妻同住,互相探视时要高声说话,让别人也要听到,而天王洪秀全和其余各王却有众多女人,而且可以随意占有年轻貌美的处女。洪秀全的儿子、幼天王洪天贵福在天京失陷后出逃,在江西被俘后曾给清军写交代材料,称,“我现年16岁,老天王是我父亲。我88个母后,我是第二个赖氏所生,我9岁时就给我4个妻子。”

  其实,洪秀全岂止88个老婆?“粮食要多少有多少”肯定做不到,但是,洪秀全想要的女人却没有要不到,因此女人对他来说也就不值一提,他给嫔妃们立了很多规矩,总之,稍微不顺天王的意,就要责打,如果过错大了,那就是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对于这样一个太平天国,我们的历史学者能做到实事求是吗?

  当年孙中山为了反清,曾过度拔高太平天国,这一做法造成了后来国共两党肯定太平天国的思维定势。1949年以后,新中国把金田起义的人物定为英雄人物、正面人物,只能歌颂,不得批评。这也就是为什么很长时间以来,洪秀全十分正面、高大,活脱脱一个为革命奋斗,为百姓谋福利的农会主席的形象。

  在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碑座上的八组主题浮雕中,就有一组是描述1851年的"金田起义",在这幅浮雕上,一群起义的汉、壮族人民的儿女正风起云涌地从山坡冲下,旌旗迎风飘扬。这样的场面,能让你从太平天国领导集团的腐败、思想控制、酷刑中去实事求是吗?

  历史学家并非不清楚。冯友兰讲:“假如太平天国统一了中国,那么中国的历史将倒退到黑暗时期。”钱穆说:“若太平天国成功了,便是全部中国历史的失败了。”可是,“实事”终究比不过“屋檐”坚硬,因此也就注定求不来什么“是”。

  太平天国,仅仅是一个实例,和彭德怀的稻穗是一个道理。现在人们可以较为轻松地谈论这段历史,可是,这并不能带来什么根本性的改变。

  环顾四周,有多少正在发生的实事就在眼前,但是你就是无法去求得“是”。很多时候,没等求得,就已经周身“不是”。于是,久而久之,人们就算没喝酒也装作酩酊大醉,一副“谁爱求是谁求是,我自温饱向天笑”的架势。世事悲哀,莫过于此。

  这样一来,生活便成了练杂技:要把握分寸,话少了说你傲,话多了说你浪,即便多少适中,也要恰到好处,就如挠痒痒正好挠在最痒处。这不是练杂技的又是什么呢?

  杂技团好找,哪儿的说话者总在钢丝上,杂技团就在哪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19-12-15 13:32 , Processed in 0.123912 second(s), 16 queries .

外汇交易平台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11-2017 dacankao.com 广告QQ:3037457936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方言915 十二生肖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