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588|回复: 3

巨龙:疯狂的新钱 ! —— 三十年名与利 & 罪与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5 15:2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提纲)

  前一阵子,我对“老钱”和“新钱”做了一段时间的比较和研究。有很多感想,联系中美贸易战中,美国硅谷被美国政府强行绑在战车上,作为与中国华为对抗的急先锋,这个思考开始变得清晰而又有预见性。

  从本质上来说,硅谷这些大公司,被顶到一线成为炮弹,自然是心不甘情不愿。如我所料,他们正在动用金钱和其他方面的影响力,企图游说美国政府方面网开一面 —— 毕竟中国的“不可靠名单”,不是闹着玩的。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硅谷这些巨头,再大的牢骚,也不敢明着和美国政府对抗,枪杆子不在手上,再多的钱再多的舆论话语权,也不得不低头让步。

  由此想到全球这三十年来,财富在急剧增长。在金融衍生品领域,更是通过杠杆乘杠杆,产生了天量的流动性。除此之外,资本还把诸多的国家,很多的个人,统统变成了负债者。

  这几十年,全球创造了无数的财富,特别是中国大陆地区创造的物质财富。如果真的有什么三体人发射的智子在监察地球的话,它一定会报告东亚某个地区的飞速发展。几十年就干了很多国家工业革命数百年来的事情。

  然而,让很多人迷惑不解的是,当今世界大国,无一不深陷债务陷阱之中:

  —— 美国的国债,已经突破二十多万亿美元,而且除了国债,还有地方债务,公司债务,养老债务等等,加起来是可怕的天文数字。

  —— 中国的地方债,居民的各种房贷债务,加起来也是非常巨大的数字。如果不是国家进行的大量财政支付转移,很多地方政府连养活自己都够呛。而房地产的债务,也成为很多新“城里人”的三座大山之一。

  —— 不仅是中美这种大国,包括日本、德国、法国、英国在内,都有大量的债务。日本的国债规模,已经相当于GDP的两倍以上。

  —— 发展中国家、次级发达国家,债务也不少,像巴西、阿根廷、希腊这些老赖,还有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这些次一级的发达国家,都背负着相当沉重的债务负担。

  ……

  如果财富是按照公平合理的方式来分配,正常的情况下,每一个创造财富的人,都应该有财富积累。即使以中国改革开放以前为例,虽然国家整体贫困,人们也不富裕,但是真的是没有内债也没有外债,所以改革开放之后,整个国家得以轻装上阵。

  我写过《债务驱动》的系列文章,那篇文章的下篇,被和谐了。债务驱动的经济发展,本质上是资本主导经济,而金融家拿走了大部分的发展利润。我认为当时虽然有尖锐的思考,但是有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并没有触及到。

  从“老钱”、“新钱”的角度,来看当今世界是经济局面,很多形势看上去却变得明朗了不少。比如说,我前几天写的白袍巫师夜访系列,就明确了硅谷新钱与美国军工老钱之间的结构性矛盾。
老钱的标志物 —— 传承的城堡

  再仔细地思考了全球这三十年来的经济结构变动,贫富差距的扩大,“新自由主义”推行以来,全球创造的新贵阶层,以及这个新贵阶层的种种行径。我看到了疯狂无底线的“新钱”。

  马克思说过:“资本主义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以前我想到的,都是西方资本主义工业革命时期的残酷,比如贩卖黑奴、全球殖民地等等。

  而在思考这几十年的“新钱”,再品味马克思这句话,表面看上去这几十年的“新钱”,既没有全球大规模贩卖人口(地下很多),也没有世界大战。但是,表明上的“文明”,掩盖了这背后的肮脏和龌龊。或者说,在过往的时代,“仗剑经商”是主流的模式,财富和枪杆子紧密联系在一起,而在这三十年,财富却在另外的“智力”相关领域,恣意地“野蛮生长”。

  更仔细的思考,这三十年,“老钱”们实际上纷纷被边缘化,而以美国硅谷为代表的“新贵”们迅速崛起。在资本市场上,要流量有流量,要市值有市值,要名头有名头,要人才有人才,而且全世界藏匿财富,逃避各国政府的监管,顺便把税务逃得干干净净。
  “新陈代谢”是事物的客观发展规律,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但是短短30年,人类的账面财富,实际上比过去数百年的积累的总和还多。钱来得太多,太快,很多的新钱,甚至还没有经过一代人的沉淀和洗礼,就已经暴露出了“全球化”时代严重的问题。

  一言以蔽之,这三十年来很多的“新钱”,是拜“全球化”时代巨大的财富流动机会所赐。这些新资本,更加没有民族概念,没有祖国概念,甚至连人文关怀的观念都没有。在全球寻找最适合增值的地方,到全球税务最低的地方保管,利用全球化的缝隙,架空了民族和国家。 —— 并且买通文化界包装出“全球化”“无国界”的意识形态……

  是时候来还债了!曾经有过多少名和利,就要面对多少的罪与罚。不经过地狱一般的洗炼,有多少钱有资格变成“老钱”?看看今日的东方蜘蛛,有多少新钱新贵在那里聚集,惶惶不安地等待着时代转折的洗礼?

  这个系列文章,我构思了很久,计划以上中下三篇来写。唯一祈祷的是,能够准确把握好深度和广度,能够完整地写完。相信这个系列的文章,能够有助于大家重新审视当今世界的财富格局 ……  (敬请期待……)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6 10:38: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上)

  什么是老钱?什么是新钱?实际上,两者之间并没有太明显的分水岭。有新钱,有老钱,也有混杂的钱,财富领域新陈代谢,时间总会改变很多东西。

  在这个系列的文章里,我借用了“老钱”、“新钱”的概念,但是与传统意义上定义有所区分。1980年代,在英美国家的领导人里根、撒切尔夫人的鼓吹和倡导下,“新自由主义”思潮开始兴起。私有化、少监管、“小政府、大市场”、金融放松管制、资本和投资全球化等理念,开始在全球蔓延。

  传统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开始瓦解,最典型的现象,就是在1980后以后成长起来的美国一代人,传统的“清教徒”精神全面沦陷,取而代之的是比较放任的自由主义。

  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三十年正好是一代人从婴儿成长为社会栋梁支柱的时间。以三十年的时间维度,解读这个世界的经济走势,很多有意思的思考角度就出来了。

  放大镜下的“老钱”-“新钱”

  在钱的味道上,“新自由主义”旗帜下迅速膨胀起来的财富,与传统工业社会几十年甚至几代人才积累起来的财富相比,有着明显的区别。

  在这里,我列出“新自由主义”时代生长的“新钱”,与传统方式积累的“老钱”的一些重要区别:

  —— 所处行业,“老钱”多半从事传统行业,比如军工产业、制造业、运输业、建筑业、采矿业等等,“新钱”多半从事新兴行业,比如信息产业、互联网产业、新媒体产业、金融产业(特别是风险投资)……有意思的是,房地产这个行业,由于中国这几十年的房地产暴涨,居然是全球“新钱”诞生极多的地方。

  —— “老钱”多半都扎根国家,即使是以合资方式往外投资,业务也是原本的业务自然延伸;而“新钱”具有更强的流动性,全球布局,到处寻找投资洼地,到处寻找税务低地。

  —— “老钱”有着较深厚的民族主义气质,而新钱更喜欢强调“无国界”、“世界是平的”,没有多少民族情结,没有多少国家情结,甚至也严重缺乏人文关怀精神。这突出表现在“新钱”喜欢在海外避税,拒绝承担更多的国家民族责任。

  —— “老钱”较为稳重保守,财富增长主要来自于传统的制造-交易模式,靠产品和服务赚钱。而“新钱”更喜欢冒险,很多金融衍生品,也是新钱得以膨胀的温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新钱”很多来自于制造泡沫和“财富效应”。“智商税”和“割韭菜”,是“新钱”增长最快的模式之一,另外全球的地下金融和灰色黑色财富,也是“新钱”迅速膨胀的温床。(后文会说到暗网和地下经济)

  —— “老钱”比较抗泡沫和金融危机,受到经济周期影响比较小。而“新钱”杠杆率极高,严重依赖于债务和信心,每次金融危机,都有很多纸面财富直接清零,并且制造出极严重的社会后果。

  —— 在舆论领域,“老钱”主要掌握的是传统的媒体领域,比如报纸和电视台,相对比较专业和严肃。而新钱几乎控制了互联网,这导致在舆论领域,“老钱”几乎完全不是“新钱”的对手。据我个人估算,以好莱坞和互联网为主的舆论阵地,“新钱”控制了舆论流量的80%-90%以上。最典型的例子,可以看到美国的新媒体,几乎一边倒地反对特朗普,老特发声的通道,似乎只剩下个人的“推特”。

  —— 在意识形态上,“老钱”恪守比较传统的道德价值观,对于传统的民族观、文明观,看得比较重,也注重仪式和文化传承。而“新钱”在价值观体系上特别注重“多元化”,各种奇葩的“自由”价值体系,也在大行其道,比如LGBT、白左圣母、xidu合法化等等,某种程度上,“新钱”是在削弱人类的智商,以方便他们收取更多“智商税”。

  —— 在人才争夺上,“新钱”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如今全世界的名牌大学生,特别是中美的名牌大学生,智商最高的一个群体,往往都很容易被吸引到金融、IT等领域,而传统行业往往并不容易吸引到最优秀的人才。这突出表现在美国的传统行业制造水平的大滑坡。

  —— 在失去人才、资金、舆论优势以后,“老钱”明显敌不过“新钱”的势力,在美国,通用电气、通用汽车、福特汽车、波音飞机这些传统型的企业,远远干不过硅谷的新贵;而在中国,情况虽然没有那么严重,但是以市值估算,互联网企业的估值,也远远高于传统企业。

  ……

  简而言之,“新自由主义”盛行的这30年来,是金融冒险家的“黄金时代”,是IT聪明人“知本主义”的好时光,是国际资本全球自由流荡的三十年,是传统行业被打入“夕阳产业”的没落岁月,也是民族主义淡化、传统文化精神被打压的岁月,不独在中国,全球亦如是。

  要讲述这三十年的来龙去脉,“新自由主义”的兴起,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

  “新钱”的起点 —— “新自由主义”

  在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上台以后,西方的精英们看到了“冷战变局”的曙光。

  如何在前苏联倒台以后,瓜分冷战期间全球积累的巨量财富,包括企业、资源、科技、人才还有未来的金融控制权,成了这些敏锐的精英们的思考方向。

  与此同时,前苏联摇摇欲坠的局势,也让西方的大大小小资产阶级们松了一口气 —— 从此不必用高福利来讨好自己国民,也不必以善意对待劳动者,以显示自己国家制度的优越性。也就是说,只要冷战结束,收割韭菜的机器,要同时对外对内开动。

  他们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当然行动之前,理论要走在前面,那就是“新自由主义”的出台 —— 新自由主义认为一切跟“国家”、“政府”、“公有”相关的部门都缺乏效率、干涉自由、导致腐败,只有市场、私人企业才具有最高的合理性。(怎么听起来如此似曾相识?)

  新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是美国的里根总统和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而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在学术上,比较有代表性的定义包括两个:

  —— 诺姆·乔姆斯基:新自由主义是一个包含一系列有关全球秩序和主张贸易自由化、价格市场化、私有化观点的理论和思想体系。

  —— 罗伯特·迈克杰尼斯:新自由主义指这样一些政策和过程:相当一批私有者能得以控制尽可能多的社会层面,从而获得最大的个人利益。

  就其本质而言,新自由主义,乃是英美代表的西方资本家,在强大的对手消失以后,为新兴的资本主义权贵量身定做的“财富方案”。其中特别明显的财富方案包括:对富人减税,削减财政支出,公共设施和社会安全福利机制退化,或者移交给私营资本,允许资本在全球自由流动。

  有意思的是,被“新自由主义”坑得最惨的,居然是英美国家;而某东方大国,居然是西方“新自由主义”倡导的全球化时代的最大赢家。(这在后面会仔细阐述……)

  英美是如何受害的?简单举一个例子,英国撒切尔夫人执政期间,把英国铁路私有化。然而其结果就是,私有化后的英国铁路只是为了赚钱,对应该维护的设备没有及时维修,导致了严重的事故。而且英国的铁路和机车技术,逐渐变得落后,以至于后来完全丧失了高速铁路的建设能力。还有一个例子,

  美国很多传统的本土企业,本来就是和美国国家“身土不二”,堪称美国的“央企”。比如说当年美国艾森豪威尔总统,请通用汽车董事长威尔逊担任国防部长,参议员提出利益冲突的质疑,威尔逊的回答很简单:凡是有利于美国的,就有利于通用公司,反过来说,凡是有利于通用公司的,就有利于美国。也就是说,通用汽车的命运和美国的国家命运,其实是一体的。这就是典型的美国“老钱”。

  然而命运仿佛开了巨大的玩笑,美国玩“新自由主义”不过二十多年,2008年通用汽车就不得不破产重组。到了如今,通用汽车的“半条命”已经放在了中国。如果不是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还可观的话,通用汽车早就沦为二流厂家。

  全盘否定“新自由主义”并不是这篇文章的主旨。实际上,在“新自由主义”旗帜下,在冷战结束以后,美国迅速在信息产业领域崛起,一大批的产业巨头,在资本的辅助下,在全球化的浪潮中,在美国官方的技术解密(互联网起源于军方项目 ARPANET、CDMA通讯技术、数据库部分技术来自CIA、Xspace技术来自NASA)支持下,迅速崛起。而IT技术与金融进行融合,又发明了巨大的金融衍生品(在传统的计算条件下,几乎无法计算复杂的金融衍生品交易)。开启了全球“割韭菜”模式,下刀之狠,收割区域之广,2008年甚至搞翻了“雷曼兄弟”这种百余年的“老钱”。

  2008年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虽然“新钱”也受伤,但是“老钱”很多几乎被打得奄奄一息,很多“老钱”几乎断子绝孙。凭借奥巴马这一类“新钱”操控的民主党人接手华府,“新钱”继续一路高歌猛进,甚至在“金融危机”之后,大吃人血馒头,把更多的拯救款项,变成自身的财富。 —— 最典型的就是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财富更进一步集中,硅谷新贵们继续财富狂欢……

  这三十年来的国外的“新钱”,大半都和信息化有关。中国虽然卷入了这个浪潮,但是由于中国传统的观念,更多的财富沉淀在房地产行业,顺便带动了建筑、建材、运输、金融、城市化的发展,受到的“新自由主义”危害,反而相对要小一些。

  顺便说一下,中国的改革开放,其实是受益于“新自由主义”带来的全球化。既然资本没有民族性,也不认自己的祖国,为了利益最大化在全球流动,自然会来到产业链配套齐全、劳动力丰富、对外资友好、内需市场巨大……的中国,这成就了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所以,虽然“新自由主义”弊病多多,中国官方却不怎么批判,仍然致力于打造一个对全球资本友好的环境。

  正如世间没有绝对的黑与白,也不能简单地用好与坏的标签,定义或者评价一个时代。在历史的车轮,滚动到今天的时候,西方国家的“老钱”们,终于绝望地看到了“新自由主义”已经成长为癌细胞。

  要么被癌细胞吞噬,要么奋起改变现实,在这样的状况之下,不被互联网看好的特朗普总统,在“沉默”的传统势力支持下,走到了美国的zhengzi舞台上,而这一位致力于“让制造业回归美国”的总统,面对掌控了舆论、金钱、全球化的“新钱”,很显然这是一场艰苦的战争 ……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8 11: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中)

  既然这个系列文章里提到的“新钱”,主要是这三十多年来“新自由主义”崛起之后膨胀的财富,那么这些钱实际上主要是在冷战结束的1990年代膨胀起来,与很多“老钱”相比,并没有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

  比如说中国著名的“老钱”的代表“华润”公司,创始于1938年,前身是中共为抗日战争在香港建立的地下交通站。1948年改组更名为华润公司,1983年,改组成立华润(集团)有限公司。 —— 所以说,不要说中国没有“老钱”,中国只是基本没有那种家族性质的“老钱”而已,中国的老钱大部分属于整个国家,是国家社会稳定的基础。

  西方的很多著名品牌,都是从工业革命以后,一脉相承地传承发展过来的。很多品牌都有深厚的历史底蕴,特别是经过战争的洗礼,目前世界上主要老汽车品牌,都有战争时期从事军工产业的历史。他们实际上深度地融合了民族国家,“老钱”的地位名至实归。

  黑格尔说过:和平是最大的腐蚀剂。而冷战结束这三十来年,“新钱”的膨胀历史,很好地诠释了这句话。可以说,很多新钱除了创造新的产业以外,也充分利用了“和平年代”的腐败和“自由主义”的“为所欲为”。

  法律的松绑

  怎么去赚大钱?最简单的答案就是:所有赚钱的方法都在刑法里写着。所以,新自由主义追求的“自由”,就是法律不要挡在老子发财的道路上。

  因为1929-1933年的全球金融大萧条,加上历史上出现过的很多恶性通货膨胀(比如德国一战以后),西方国家在很长时间里,对金融的管理监察比较严格。

  新自由主义崛起,自然而然,第一步就是推动法律的改变。

  由于美国引领全世界金融之牛耳,美元又是国际货币,因此“新自由主义”时代,最重要的标志就是美国银行业的变革。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也称作《1933年银行法》。是美国金融行业的“防火墙”,诞生于1930年代大危机,它的核心内容,就是投资银行业务和商业银行业务严格地划分开,保证商业银行避免证券业的风险。按照这个法案,禁止银行包销和经营公司证券,只能购买由美联储批准的债券。

  “新自由主义”时代的到来,传统的银行业务的低利润(主要吃存款-贷款利息差额),对比兴风作浪获得高额回报的投资银行(比如风险投资、投资银行)。心态发生了变化,于是暗地里向投资银行渗透,变相搞了很多投资银行部门。

  —— 1988年,第一次尝试废除《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未成功。

  —— 1991年,老布什政府经过研究,推出了监管改革绿皮书(Green Book 等于放松管制)。

  —— 1998年,花旗银行和旅行者集团合并为标志,“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名存实亡。

  —— 1999年,克林顿政府提交由1991年老布什政府推出的监管改革绿皮书(Green Book),并经国会通过,形成了《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Financial Services Modernization Act) ,亦称《格雷姆-里奇-比利雷法案》 (Gramm-Leach-Bliley Act),废除了1933年制定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有关条款,从法律上消除了银行、证券、保险机构在业务范围上的边界,结束了美国长达66年之久的金融分业经营的历史。

  媒体们当然要热烈吹捧克林顿,称之为“最伟大”的总统之一,而克林顿下台以后。四处受邀演讲出书,拿的都是天价出场费和稿费。后来的“克林顿基金会”,还接受了很多全球的各种资金,包括沙特和中国内地的都有。(后来奥巴马也拿了一些,但是远不如克林顿。)当然,这是西方的潜规则之一,不多表述。

  美国“带头大哥”这么干,全世界其他地方的,自然都会跟进,英国甚至比美国走得还快:

  —— 1986年,英国开始金融体制改革,将金融监管机构合并为一个机构,金融机构业务可以混业经营。

  —— 1996年日本效仿英国,提出了日本版本的金融体制改革,其中也包括混业经营的改革。

  2001年,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国内金融市场与国际金融市场通过或明或暗的管道,进行了接轨。实际上,在此之前,改革开放伊始,中国就开始了“思想解放”,早期的很多被列入犯罪的经济活动,例如投机倒把、集资等等,逐渐松绑。人们越来越认同“猫论” —— 以结果反证方法的合理性。

  经济上的“思想解放”,其实是双刃剑,一方面带来了巨大的活力和创造性,另一方面也带来了经济行为中的“竞底”(比谁没有底线)。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正面的作用在下降,负面的作用越来越上升,而且“自由派”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保守的“老钱”们,面对这帮“新贵”,几无还手之力。

  从全球的形势看,严格监管的时代,再也回不去了,也就是说,就贫富差距的公平性而言,全球最公平的时代,乃是在二战结束直到前苏联解体,未来一百年西方社会特别是美国,都不可能再现那样的公平性(某大国会改良……)。

  眼下来看,全球的“新钱”已经做大,而且捆绑了很多东西,变得“大而不能倒(Too Big to Fail)”。即使是对其有斗争,也不可能对其伤筋动骨。比如,夜色深深灯火闪亮,月儿弯弯的海港。

  堕落中的“新钱”狂欢

  既然全球的监管者,还有各国政府,都对“新钱”们放松监管,资本主义开启了“金融时代”的“自由狂欢”。

  法律的惩罚,对经济犯罪已经是越来越轻。比如制造2008年金融海啸的华尔街银行家,几乎没有一个受到哪怕一天的牢狱之灾。高盛也只是交了一些罚款,就轻松过关 —— 罚款额度和利润相比,简直像是罚酒三杯。

  只有不读书的混混才去犯罪,去贩毒去抢劫。真正玩大的抢劫,应该去搞金融和法律,这是“新自由主义”时代,全世界最聪明的群体的共识。

  在法律层面上解决“合法性”问题之后,“新自由主义”要想利益最大化,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全球的舆论洗脑。最聪明的人 + 海量的资金 + IT技术和新媒体辅助,加上新自由主义发源地英美国家的话语权,简直是全球洗脑的“黄金组合”。

  “新自由主义”对全球的舆论控制,包括学术立场、舆论引导、影视、意si形态、选举操控、大数据操控、个人隐私操控……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如果你在中国以外的地方上到互联网,你可以惊讶于人类在信息时代的“无底线”。 ——  某种程度上而言,只要有利于赚钱,只要有利于资本增值,就不要考虑“节操”问题。

  洗了别人的脑袋,就是方便把手伸进去别人的口袋。俗话说,不管你处于哪个阶层,总有一款骗术(忽悠术)适合你。从金融理财到海景房,从比特币到各种收藏品,从保健品到电信诈骗……

  大家熟悉的“割韭菜”,那还算是轻的。暗网,还有各种更加黑色的交易,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而到了区块链和币圈这个级别,更是超越了普通的传销 —— 要自己发行数字货币了。虽然其中良莠不齐骗局居多,但是其中不少用于洗钱和地下交易。

  当然,很多新钱是没有安全感的。拥有大把新自由主义的“新钱”新贵们,最喜欢的就是移民。去年全球超过10万富豪移民。澳大利亚成为全球富豪最喜欢移民的地方,高达1.2万名富豪移入。

  很多人“移民”,并没有放弃在原来的“母国”继续赚钱。身在祖国,钱和子女在他乡,成了很多富豪们的标配。在希腊,超过600万的精英阶层,拥有双重国籍 —— 你相信这样的国家能够搞好吗?

  总而言之,在冷战结束以后。在西方精英们的引领下,全球的资产阶级开始了大联合,形成了层次分明的金字塔。而买办们也获得了巨大的生存空间,成为这几十年来,活得非常舒服的一个群体,以至于在很多后进的发展中国家,经济附庸越强,“买办阶层”越多,而且拥有了世界顶级名校的大量毕业生。

  这三十年人类创造的巨额财富,加上“新自由主义”的财富分配体系,无疑是全球资产阶级的“黄金时代”。从奢侈品的发展,就可见一斑。名车豪宅游艇私人飞机等等,为私人富豪准备的大量奢侈品,三十年间可以用“飞速发展”来形容。

  只不过,世间没有不散的盛筵……当全球的老钱,特别是掌握着枪杆子的美国“老钱”们,发现这个世界已经变天,全球的“新钱”、“老钱”的矛盾,以特朗普总统的上台为标志事件,摆到了明面上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9 16: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下)

  钱如流水一般流动,它从来不会安心呆在不够聪明,没有力量,不肯努力的人手里,很多一无所有的人,偶然中了彩票大奖,绝大多数都Hold不住这种巨额财富,用不了多久,这种意外横财就会挥霍一空,甚至还会欠下更多的债务。

  很多“老钱”的最大问题,在于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不够聪明;与此同时,很多老钱的后续继承人,不如前辈的能力和努力,也导致投资屡屡失利,或者很多利益被“新贵”们掠走。这也是“进化论”的一部分 ——适者生存。

  道德批判从来不是我写文章的主题。尽量实事求是地去记录,尽量真实地预测趋势,才是我写作的初衷。关于新钱老钱,很多时候,恰如一个问题:“这两根黄金,你说哪一根更高尚?”

  无论是新钱还是老钱,简单的道德批判都很肤浅。比如华为公司,成立不过30来年,从时间上看,属于典型的“新钱”,但是从社会责任,投资未来,国家民族责任,利益公平分配等等诸多方面,却比很多“老钱”更有担当; 而“为老不尊”的“老钱”,实际上也可以举出很多很多的例子,比如很多犹太人的“老钱”,被拿出来搞乱欧洲和全世界,比如在次贷危机中,倒闭的一堆美国“老钱”公司。

  实际上,在“老钱时代”向“新钱时代”过渡的时期,颇有一批老钱同样获利丰厚。这其中的典型,就是美国的巴菲特和中国香港的李家城。

  老钱-新钱的过渡地带

  巴菲特和李家城,几乎都崛起于1990年代,冷战结束以后。而且他们的财富积累,都与所在国家的“历史进程”同步。

  巴菲特的价值投资,早些年“滚雪球”虽然稳健,但是在1990年代以前,他的雪球并没有滚得太大。以至于在整个1990年代以前,他的投资公司并不怎么出名。

  而在1990年代以前,香港的李家城虽然也名列富豪行列,但是在几大家族的对比中,并不算特别醒目,财富也并非遥遥领先。

  他们的财富,最早的积累,都是在1980年代以前。但是急剧膨胀也是在这30年,因为这三十年金融自由化以后,大量的钱被发行出来。他们正好是“老钱”体系里特别聪明和进取的一类,而且政商关系也很厉害,能够拿到很多别人难以获得的资源。

  无论是李家城,还是巴菲特,都没有看懂“新经济”,更不愿意大规模投资看不懂的互联网等新兴产业。比如巴菲特一直认为,数字货币是大坑,比老鼠药还毒。但是互联网新贵,比如拍下今年的巴菲特午餐的那位90后玩家,玩的就是数字货币。 —— 这简直类似于新贵对老钱们的无情嘲讽,你不是看不懂吗?我拿钱去给老钱讪脸。

  李家城的儿子旗下的“盈科数码”,曾经拥有腾讯的很大比例股份,但是赚得差不多就抛了,理念当然也很简单“不赚最后一个铜板”。最终,盈科数码还是走房地产赚钱的老路子。—— 如果不抛售腾讯,仅凭腾讯的市值,李家财富甚至还会翻倍还多。

  华人世界和白人世界这两位著名的富豪,主要投资于传统行业,坚守的是相对老式的投资理念。但是他们获得资金,很大一部分是“新自由主义”时代,金融放松管制出来的钱,包括替他们最终“接盘”的很多钱,基于他们的名声帮他们哄抬股价的钱,包括他们从金融机构获得的大笔流动资金,都来自于“金融监管放松”后充足的流动性。

  然而,不管巴菲特或者李家城如何厉害,最终他们还是落伍于新时代的科技新贵。两位都年近90的老人,在老钱向新钱的过渡时代成就非凡,但是也是新老交替时代的绝响。等这两位离开,老钱们连“偶像”都会消失。

  疯狂的庞氏骗局

  新钱时代,最重要的金融敛财手段之一,就是庞氏骗局,或者叫金字塔骗局。在信息化到来以前,传销其实充满了野蛮和暴力,特别是要把人禁闭起来洗脑,费神费力不说,一不小心就是犯重罪。

  信息化时代,数字化时代,玩“割韭菜”的把戏,就要简单得多,网络化的便利,只要掌控了舆论洗脑能力,连咪蒙这种在传统媒体时代不太入流的作者,也能够凭借“有毒鸡汤”大肆盈利。

  基于互联网时代的信息传播,加上互联网金融的成交便利性,进而大规模的全球“割韭菜”。是新自由主义时代金融快速膨胀的土壤。

  在1980年代以前,英美的金融资本主义,有着极高的“信用度”。欺诈行为并不普遍。但是在90年代以后,不仅骗局越玩越大,而且是很多名人和大公司参与。比如麦道夫骗局,主谋居然是Nasdaq前主席;后来陆续爆出来的安然破产,世界通讯公司破产,次贷危机雷曼兄弟破产 …… 其实,当事人早就知道,这套把戏的后果,但是既然监管如此无能,犯罪成本又这么低,谁会在乎?

  21世纪初,因为一个项目的关系,我接触到了美国华尔街的一位基金经理。他到大陆来指导一家公司到美国上市,以专业的财务手法,教网络公司如何短期内把业绩“合法”地提高上去 —— 也就是如何做“假账”,才能够顺利提升业绩,拿到美国金融市场去捞取更大估值。

  据我所知,那些到海外上市的公司。在如此严厉的监管条件之下,大部分也参与了这个“游戏”。股票承销商可以获得更多利益,评级机构拿钱也会给个高估的评价,前期的风险投资商,也可以高位套现退出,最终的高股价留给散户或者最终接盘的机构 —— 因为中国高速成长的市场,上市以后很多公司得以扩张,不少公司居然把这坑给填平了,这个把戏得以玩了很长时间。

  我当时就在想,华尔街的金融精英们,如此明目张胆地造假,早晚会报应的。实际上,包装中国的公司上市,还算是比较好的了,其时美国次贷危机的种子,已经在这帮子金融精英们手里播种下去。

  2008年金融海啸发生的时候,我并没有特别惊讶。所有的金融金字塔骗局,早晚都会有坍塌的时候。“借新债还老债”这种把戏,拆东墙补西墙的游戏,怎么可能长时间玩下去?

  实际上,如今的美国国债,也走到了越来越危险的境地。每年巨额的利息,已经渐渐成为不可承受之重。本质上,越来越接近不可持续的庞氏骗局。一旦军力国力科技力持续下降,这个骗局就很难持续下去。

  不过,新自由主义的私有资本们,并不在乎世界的“洪水滔天”。老子发财过好日子,世界都是我的家,哪里安全舒服就哪里去。民族、国家、道德、担当……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十年来,新钱们虽然积累良多,但是鲜少有“老钱”那样的社会责任感。像美国立国早期的很多富豪,身后留下大学、图书馆、博物馆无数……香港的邵逸夫、霍英东、田家炳等很多老一代财富家,也给内地留下了数不清的教学楼、体育馆和中小学。

  道理很简单,靠劳动创造的财富,和靠掠夺起家的财富,它们有着本质上的味道不同,也决定了他们的最终归属不会一样。

  “新钱们”罪与罚的时代

  任何国穷民富的时代,注定不可持续。 —— 很可笑的是,互联网上很多歌颂“国穷民富”的文章。

  国家作为社会最高组织,几乎是“无限责任”。包括领土完整、社会安定、基础设施建设、扶贫救灾、科教文卫、经济发展、财富平衡……等等诸多的责任。

  “国穷民富”意味着在国家层面,能力会大打折扣。不得不削减各种开支预算,不得不降低未来的投资。这意味着整个国家都会走下坡路,美国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形 —— 富豪越来越多,国家却负债越来越重。

  拥有枪杆子的国家和有着民族家国根基的“老钱”,为了救赎,为了可持续发展,一定会对“新钱”动手的,这毫无疑问,区别在于形式和力度。

  从这一点来说,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聪明的“新钱”们已经预感到了危机,富豪们的全球移民,成了一股巨大的潮流 (数据显示去年全球10多万富豪移民,中国的数量大概是一万五千多,相当于全球的七分之一。)不仅是中国,美国和欧洲也有大量的富豪们,移居海外,去往环境好、监管松、几乎没有遗产税的国家。

  东方蜘蛛侠,就是因为想搞有罪引渡,居然掀起轩然大波。可见“新钱”们,也并非坐以待毙,他们也成长了自己的很多灰色力量,甚至能够干预地区的选举和政策制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掌握了一些国家和地区,让这些地方成为他们金钱的避风港,继续控制世界的基地。

  然而,历史的教训却是相当的无情。小规模的力量,即使得逞于一时,必定会引发更大的警惕 —— 原来新贵们,居然有了如此厉害的要挟手段。不好好收拾他们,将来还得了?

  如果仅仅是要钱,问题还不是那么致命。当新自由主义的钱,已经膨胀到了要控制世界,实际上很多“新钱”已经走到了人民的对立面。

  读懂这一切,也许就明白“伟大的斗争”,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面对的最大敌人,并不一定是彼此,而是这些扒在大国身上的吸血鬼们……有多少德不配位的“名和利”,终究还得面对与此相对的“罪与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19-10-22 23:19 , Processed in 0.148508 second(s), 17 queries .

外汇交易平台 广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广州好的白癜风医院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11-2017 dacankao.com 广告QQ:3037457936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南宁白癜风治疗医院 方言91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