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313|回复: 0

公安机关的处警记录及处警结果属于政府信息,应当依法予以公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31 17: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公安机关的处警记录及处警结果属于政府信息,
而非"内部信息""过程性信息",应当依法予以公开

  司法观点提炼

  一审法院:

  根据公安机关110接处警工作规范,公安机关在接到警情后应及时处置,处置结束后应做好处警记录,该处警记录作为处警结果的书面记载应当客观存在、一般不会再发生新的变化且直接影响原告权利保护,属于政府信息。处警记录反映了公安机关处置警情的相关记录及处理结果,并非公安机关履行内部管理职责所产生的信息,更不需要讨论、研究,不宜以内部信息、过程性信息为由而不予公开。此外,处警结果形成于报案阶段,无论报案内容是否包含刑事犯罪因素,因处置结果尚未进入刑事立案阶段,不能认定为刑事信息。综上,公安机关以不属于政府信息为由,拒绝公开的,属于认定事实不清、法律适用错误。

  二审法院:

  依法行政是行政机关行使职权、履行职责所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公安机关已对报警情况进行了调查处理,并形成了处理结论。作为相关报案中的被侵害人及报案人,要求获取处理结果的信息。申请人的申请虽不能指向某一特定信息,但限于当事人不掌握案件办理的进展状况,不应予以苛求。公安机关作为办案单位,其理应知晓案件的办理进度及处理结果。现公安机关以“申请人未明确指向具体信息为由,认为系咨询,不符合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要求”,不再作出答复。违背了《规定》确立的公开原则和便民原则,其所作答复不当。至于公安机关在上诉审中提出其未曾接受过报案,应认定被上诉人提出的申请为“非职责”或“非申请”,既与案件中的客观证据不符,也与其所作被诉答复相悖,故依法不能成立。

上海铁路运输法院行政判决书
——(2017)沪7101行初337号

  正文

  原告任宇剑,女,1969年5月10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静安区。

  被告某局某分局,住所地上海市静安区。

  法定代表人潘子罕。

  委托代理人刘晓飞,男。

  原告任宇剑不服被告某局某分局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于2017年4月2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立案后,于法定期限内向被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和举证通知书,被告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证据和依据。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5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任宇剑,被告某局某分局的委托代理人刘晓飞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于2017年2月22日作出沪公静[2017]006号告知书,认定原告提交的材料属于咨询,不符合《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的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要求,不适用于《规定》,被告不再按照《规定》作出答复。(编者按:即不属于《规定》第二条所指政府信息)

  原告诉称,原告于2017年1月26日向被告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申请公开被告对编号为XXXXXXXXXXXXXXXXXXX6、XXXXXXXXXXXXXXXXXXX0接警单的处理结果,被告于2017年2月22日作出沪公静[2017]006号告知书,认为原告提交的材料属于咨询,不符合《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的申请要求,不适用于该规定,被告不再按照该规定作出答复。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告知,适用法律错误,未尽信息公开义务,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沪公静[2017]006号告知书。

  被告辩称,被告曾收到原告要求公开诉称的两个接警单处理结果的申请。经审查,被告认为该申请所要求的公开接警单处理结果不明确,要求其补正。被告接到补正申请书后,认为原告申请的内容不明确且该信息被告只向上级公安机关反馈,具有过程性和刑事司法性,不属于政府信息,故告知原告该申请属于咨询,不再按照《规定》的规定予以答复。被告答复行为程序合法、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法院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7年1月26日原告向被告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被告公开1、对接警单编号为XXXXXXXXXXXXXXXXXXX6的处理结果(附110接警登记表);2、对接警单编号为XXXXXXXXXXXXXXXXXXX0的处理结果(附110接警登记表)。2017年2月4日,被告向原告出具收件回执。2017年2月6日,被告作出补正告知书,要求原告于2017年2月13日前明确其所需政府信息的内容,包括能够据以指向特定政府信息的文件名称、文号或者其他特征描述。2017年2月13日,原告向被告补正,补正申请书写明了2016年8月24日,原告在家中被绑架,原告亲属于8月24日拨打110电话报警,同年9月7日原告拨打110电话报警的情况,原告要求被告公开两次接警以后的处理结果。被告审查后,于2017年2月22日作出被诉告知书,认定原告提交的材料属于咨询,不符合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要求,被告不再按照《规定》作出答复。原告不服,于法定期限内提起诉讼。

  另查明,主叫号码XXXXXXXXXXX于2016年8月24日拨打110报警台,称其表姐任宇剑在新闸路XXX弄XXX号家中被“绑架”,要求民警到场处理。主叫号码XXXXXXXXXXX于2016年9月7日拨打110报警台,称新闸路XXX弄XXX号门被撬坏,要求民警到场处理。

  以上事实,除当事人陈述,有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110接警登记表及邮寄凭证、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收件回执、补正告知书、补正申请书、告知书及邮件回执等证据予以证明。

  本院认为,被告具有受理和处理向其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职责。本案原告申请公开的110接处警处理结果,涉及原告的人身权、财产权,与原告的生活需要有关。原告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系为特定编号接警单的处理结果,结合补正申请书中所描述的案发情况及报警情况,特征描述准确,能够指向特定的信息,故该申请内容明确。

  根据公安机关110接处警工作规范,公安机关在接到警情后应及时处置,处置结束后应做好处警记录,该处警记录作为处警结果的书面记载应当客观存在、一般不会再发生新的变化且直接影响原告权利保护,属于政府信息。处警记录反映了公安机关处置警情的相关记录及处理结果,并非公安机关履行内部管理职责所产生的信息,更不需要讨论、研究,不宜以内部信息、过程性信息为由而不予公开。此外,处警结果形成于报案阶段,无论报案内容是否包含刑事犯罪因素,因处置结果尚未进入刑事立案阶段,不能认定为刑事信息。综上,被告作出的告知,认定事实不清、法律适用错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被告某局某分局作出的沪公静[2017]006号告知书。

  二、被告某局某分局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个工作日内向原告任宇剑重新作出政府信息公开答复。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被告某局某分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宋皓东
人民陪审员 范丽蓉
人民陪审员 胡官友
书  记  员 金黄海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十日

  附:二审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书

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2017)沪03行终617号

  正文

  上诉人(原审被告)某局某分局,住所地上海市静安区。

  法定代表人潘子罕。

  委托代理人钱锋。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任宇剑,女,1969年5月10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静安区。

  上诉人某局某分局(以下简称“某分局”)因政府信息公开一案,不服上海铁路运输法院(2017)沪7101行初337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8月1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2017年1月26日任宇剑向某分局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某分局公开1、对接警单编号为XXXXXXXXXXXXXXXXXXX6的处理结果(附110接警登记表);2、对接警单编号为XXXXXXXXXXXXXXXXXXX0的处理结果(附110接警登记表)。2017年2月4日,某分局向任宇剑出具收件回执。2017年2月6日,某分局作出补正告知书,要求任宇剑于2017年2月13日前明确其所需政府信息的内容,包括能够据以指向特定政府信息的文件名称、文号或者其他特征描述。2017年2月13日,任宇剑向某分局补正,补正申请书写明了2016年8月24日,任宇剑在家中被绑架,任宇剑亲属于8月24日拨打110电话报警,同年9月7日任宇剑拨打110电话报警的情况,任宇剑要求某分局公开两次接警以后的处理结果。某分局审查后,于2017年2月22日作出沪公静[2017]006号告知书,认定任宇剑提交的材料属于咨询,不符合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要求,某分局不再按照《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以下简称“《规定》”)作出答复。(编者按:即不属于《规定》第二条所指政府信息)任宇剑不服,于法定期限内提起诉讼。

  原审另查明,主叫号码XXXXXXXXXXX于2016年8月24日拨打110报警台,称其表姐任宇剑在新闸路XXX弄XXX号家中被“绑架”,要求民警到场处理。主叫号码XXXXXXXXXXX于2016年9月7日拨打110报警台,称新闸路XXX弄XXX号门被撬坏,要求民警到场处理。

  原审认为:某分局具有受理和处理向其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职责。本案任宇剑申请公开的110接处警处理结果,涉及任宇剑的人身权、财产权,与任宇剑的生活需要有关。任宇剑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系为特定编号接警单的处理结果,结合补正申请书中所描述的案发情况及报警情况,特征描述准确,能够指向特定的信息,故该申请内容明确。

  根据公安机关110接处警工作规范,公安机关在接到警情后应及时处置,处置结束后应做好处警记录,该处警记录作为处警结果的书面记载应当客观存在、一般不会再发生新的变化且直接影响任宇剑权利保护,属于政府信息。处警记录反映了公安机关处置警情的相关记录及处理结果,并非公安机关履行内部管理职责所产生的信息,更不需要讨论、研究,不宜以内部信息、过程性信息为由而不予公开。此外,处警结果形成于报案阶段,无论报案内容是否包含刑事犯罪因素,因处置结果尚未进入刑事立案阶段,不能认定为刑事信息。综上,某分局作出的告知,认定事实不清、法律适用错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1、撤销某分局作出的沪公静[2017]006号告知书;2、某分局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个工作日内向任宇剑重新作出政府信息公开答复。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某分局负担。判决后,某分局不服,上诉于本院。

  上诉人某分局上诉称:任宇剑持某局公开的《110接警登记表》至某分局处申请他人拨打“110”处理结果信息。某分局及下属石门二路派出所均未接到过任宇剑有关本案的报案和指控。原审判决未认定“非职责”与“非申请”,再判决上诉人重新答复,与事实不符自相矛盾。且上诉人也无法执行。故原审法院所作判决错误,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任宇剑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另查明,接警单编号XXXXXXXXXXXXXXXXXXX6及接警单编号XXXXXXXXXXXXXXXXXXX0的《110接警登记表》均注明处警单位为某分局。

  本院认为:依法行政是行政机关行使职权、履行职责所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2016年8月及9月,某分局作为处警单位接受110的指令出警至任宇剑2017年1月26日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时,按一般常理,公安机关应已对报警情况进行了调查处理,并形成了处理结论。任宇剑作为相关报案中的被侵害人及报案人,要求获取处理结果的信息。其申请虽不能指向某一特定信息,但限于当事人不掌握案件办理的进展状况,不应予以苛求。而某分局作为办案单位,其理应知晓案件的办理进度及处理结果。现其以任宇剑未明确指向具体信息为由,认为任宇剑系咨询,不符合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要求,不再作出答复。违背了《规定》确立的公开原则和便民原则,其所作答复不当。至于上诉人在上诉审中提出其未曾接受过报案,应认定被上诉人提出的申请为“非职责”或“非申请”,既与案件中的客观证据不符,也与其所作被诉答复相悖,故依法不能成立。

  综上,原审判决撤销某分局所作被诉答复并判令其限期重作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某局某分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瑜庭
审  判  员 徐  静
审  判  员 朱晓婕
书  记  员 朱小艳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二日

  文章来源:行政执法案例研究

更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驰牛配资

QQ|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18-12-10 20:02 , Processed in 0.111484 second(s), 21 queries .

期货配资 八字算命 期货配资 比特币 微商如何做 配资 大数据培训机构 外汇开户
手机查询网 广州白癜风医院 拆迁网 拆迁补偿 布谷飞 27报

Powered by 大参考 X3.2 © 2011-2017 dacankao.com 广告QQ: 3037457936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代理记账 pk10开奖记录 北京离婚律师 P2P理财 贷款计算器 厌氧胶 配资 配资 股票配资
广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广州好的白癜风医院 西安白癜风医院 南宁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