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660|回复: 0

枫叶君:老虎前赴后继,武松累倒在景阳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3 08: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全国谁最忙?武松。忙什么?打虎。

  为避嫌,避免审核失败,避免瞎耽误工夫,以下称某社,称某部。9月20日,某社报道,某部副部长张某最近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中央某委立案审查。

  违纪违法详情,和以前的贪腐官员类似,符合标准模式。财字有,色字有,另有诸多扩展项。

  定性和一般贪腐官员类似,义正言辞,结束语为:性质恶劣,情节严重,应予严肃处理。某籍没了,某职丢了,下一步公堂上见。

  张某今年五一假日过后即出事。网上曾曝出未经证实的贪财数目。有人惊呼:真的假的?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有群众反映,武松近半年很疲惫。某部的三个某级领导,折腾了他三回,其中就包括上面的张某。王某,张某,莫某,均在某部工作,又同为某级官员,先后出事,说明某问题之严重。

  按规定,莫某身为监督,却和张某一样,共同贪腐。其状如司机酒驾,交警也酒驾,这场面得有多乱?

  景阳岗上才不过一只虎,可某部自己就先后跳出三只,武松体格虽好,但也难免招架不住。

  说到打虎,主流诸媒均气宇轩昂。可是,如果仔细琢磨,难道不能嗅到一丝异味?打是打了,可为什么常打常有?

  我们不妨回忆一下明朝,明太祖朱元璋在打虎这方面绝不比我们差,那劲头甚至胜过今天。

  朱元璋是苦出身,从小看到的是贪官污吏,听到的是敲诈勒索,父母及兄长都死于盘剥和疾病。朱元璋参加义军后发誓,自己将来坐了天下,要杀尽世间贪官。

  可是,朱元璋没想到,他能坐上皇位,却杀不尽贪官。他杀了很多贪官,而且手段残酷,可是,贪官们就像雨后春笋一般,迎着血雨腥风长得愈加欢实。等到自己快要挂了,朱元璋终于承认,贪官是杀不完的,留下一句让后人感慨万千的话:“ 如何贪官此锁,不足以为杀,早杀晚生。”

  早上杀了一批,晚上又来一批,可见明太祖灰心到何等地步。

  打虎,朱元璋毫无含糊,为此他搞了《大明律》,一来普法,二来重刑,希望用教育和惩治相结合的手段教育和震慑贪官。尽管他用剥皮来吓唬官员,官吏们贪污的手却从没停下来。朱元璋死后,打虎也不了了之。

  从古到今,百姓对贪腐只是看和听,其实,只有坐到官位上,才能真切感受到什么叫各种腐蚀扑面而来,因为你手中有权,别人腐蚀你可以得到加倍的好处。

  近期,金融圈打虎行动持续不断,某吴某项某赖先后因集资诈骗,职务侵占、受贿、严重违纪违法,被判刑,被审理,被调查。

  这样的情况说明什么?那些赫赫有名的大型金融机构,原来就掌握在这样一些人手中。在这些人的袖口里,藏了多少不义之财?

  其实,岂止这些高位上的金融官员?省里呢?市里呢?县里呢?如果按照金字塔结构原理,就砖而言,上面烂一块,下面烂一堆。

  再想想普通人。中国现在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二,可是我们的人均收入还很靠后,如果把这些大小贪官一网打尽,把贪的巨额财富吐出来,我们在世界的名次会不会往前挪一些呢?会,前面还需加两字:一定。

  如果把一国的财富比喻成一条河,各级贪官就是上游中游无数的水坝,他们层层截流,等到了百姓这里,只剩下涓涓细流。

  朱元璋大开杀戒时,以为自己找到了镇贪反腐的法宝,可因为体制不变,官员们再受所谓的震慑,手中不受制约的权力还会让他们日夜手痒,只要想,他们就可以攫取无尽的财富。而百姓对于他们,根本谈不上监督。有人比喻说,朱元璋不懂这个道理,“硬是要在自己制造的黑匣子里面找到一条通向光明的路,难怪杀得血流成河,还是没能寻到光明”。

  朱元璋晚年的醒世名言,对于今天仍具有启迪意义,值得执政者深思。

  贪官络绎不绝,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贪腐的”性价比“高。百姓看到的是死缓、无期,其实过几年就以各种理由出狱的时有耳闻。里面待遇不错,和外面比就是少点活动自由。其实,普通低收入百姓,一年往外跑的机会有几次?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被查出的钱财或许只是一部分,出来后靠着从前的丰富“积累”,那日子过得也是相当滋润。

  更何况被抓出的贪官也算是倒霉,那些没抓到的不还是虎踞龙盘,报上有字,电台里有声,电视上有影?

  这也就是为什么武松为什么会忙成现在这样。仅就去年年末至今的工作日志,我们大致可以想想这样一幅场景:

  一日,武松加班回家,疲惫之下,思索着这大半年来为何如此忙碌。打开工作日志,看着那一个个经手的案件,一个个曾经跺跺脚,墙皮都要掉两层的熟悉的虎名:

  2017年11月,某副省长,副部级;某副部长(正部级)。

  2017年12月,某副主任、副部级。

  2018年1月,某副省长,副部级;某参谋长,上将;某副省长,副部级;某副省长,副部级。

  2018年2月,某书记、委员、秘书长,副国级;某副主席,副部级。

  2018年4月,某副主席,副部级;某副省长,副部级。

  2018年5月,某副部长,副部级;某副省长,副部级。

  2018年6月,某副书记、总经理,副部级。

  2018年7月,某副主席,副部级;某部长,副部级。

  2018年8月,某副主席,副部级;某副主任,副部级; 某副局长,副部级;某副市长,副部级;

  2018年9月,某副主席,副部级;某副主席,副部级;某副主任,某局长,正部级。

  ……

  今年最后的排班表尚未列出,但武松已觉胸口阵痛,眼前发黑,忽然一股闷气涌上心头,大叫一声:“可恶的老虎,生生要累煞俺也!” 话音未落,便一头栽了下去。

  次日,阳谷县机关医院开出诊断书:武二郎先生劳累过度,心疲抑郁,需静养三个月,元旦前不宜再度操劳。

更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驰牛配资

QQ|Archiver|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18-10-23 05:59 , Processed in 0.108119 second(s), 21 queries .

八字算命  期货配资  比特币  大鹏教育  微商如何做  配资  大数据培训机构  外汇开户
时时彩网站  大鹏教育  广州白癜风医院  拆迁网  拆迁补偿  布谷飞  27报

Powered by 大参考 X3.2 © 2011-2017 dacankao.com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3328号

  豫ICP备17029791号-1

代理记账  pk10开奖记录  北京离婚律师  P2P理财  贷款计算器  胶水
广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广州好的白癜风医院  西安白癜风医院  南宁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